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2 2024年4月21日 星期日

南中国海行为准则首轮谈判落幕 分析: 中国与东盟海上主权争议难平息


美国印太司令部2023年1月公布的照片显示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经过南中国海
美国印太司令部2023年1月公布的照片显示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经过南中国海

中国与东盟举行的“南中国海行为准则”(COC)首轮谈判于3月10日落幕,印尼官员称各方已承诺加强协商、未与会的美国则持续支持南中国海的海空航行自由,以及和平解决争端。

2020年8月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和远处的尼米兹号航空母舰在南中国海一起编队航行
2020年8月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和远处的尼米兹号航空母舰在南中国海一起编队航行

然而,数名观察人士均不认为,中国和东盟在此次谈判中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达成重大共识,海上冲突恐难缓解,身为东盟今年轮值主席国的印尼,也必须积极做出更多实质作为,才有可能成功斡旋南中国海冲突。

在中国和东盟官员甫结束为期三天于印尼首都雅加达的“南中国海行为准则”(COC)谈判后,新加坡《海峡时报》周五(3月10日)报道,印度尼西亚外交部东盟合作主任苏约迪普罗(Sidharto R. Suryodipuro)表示,谈判持续取得进展,各方都承诺加强协商。尽管苏约迪普罗并未透露会议议程,不过他表示,并不希望“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只是一份文件”,必须具备 “有效性和实质性”。

此外,并未参与此次会议的美国也持续关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进展。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J. Kritenbrink)于3月8日访问雅加达时表示,美国期待各方在南中国海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行为准则,维持海上和空中的航行自由、保证通行无阻的合法贸易,和平解决南中国海争议,他还说,该区域的争端应根据国际法解决。

《海峡时报》指出,于3月8日至10日进行的谈判中,包含多场工作组会议和各级官方会议,以协商“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此次谈判是针对这项准则的首轮谈判。

尽管外界目前仍不清楚这次的谈判细节,然而数名观察人士不约而同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和东盟不太可能仅藉由这次谈判,就能针对“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达成重大共识,短时间内也难缓解南中国海的主权问题。

学者:准则仍未具法律约束力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海事安全科博士候选人、新加坡智库东南亚研究所 (照片提供:阮世方)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海事安全科博士候选人、新加坡智库东南亚研究所 (照片提供:阮世方)

越南国防和海上安全专家阮世方(Nguyen Phuong)告诉美国之音:“当中国决定与东盟国家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进行谈判时,它实际上只是想争取时间,因为当时中国一直在南中国海的数个人工岛礁上升级设备,它想借此在南中国海加强防御,以为他们未来在此区域壮大军事力量作准备。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看到中国在谈判过程中实际提供什么样的条件。”

“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最重要的一点是,它需要具有法律约束力,以有效地处理争议,但在 2014 年草案文本中,我们没有看到具有法律约束力或任何类似的条款。 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越南和其他东南亚国家需要确保行为准则谈判进程能迫使中国在准则文本中发表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声明。 如果没有,那就是失败的。 我们要拭目以待。但基本上,我不是那么乐观,我认为谈判过程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真正进入正题。”

南中国海除了蕴藏丰富的天然资源,也是国际重要航道,除了中国宣称对南中国海几乎所有海域拥有主权外,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台湾、文莱及印尼也是此片海域的主权声索国。

尽管中国和东盟十国于2002年就达成不具约束力的“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DOC),并为推进和落实宣言于2017年启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文本内容磋商,但至今仍进展牛步,此片海域近年来冲突也持续不断,菲律宾甚至于2013年向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仲裁法院,就与中国在南中国海上的争议提起诉讼,法院的仲裁庭于2016年公布仲裁结果,支持菲国在此案问题上的几乎全部诉求。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员黄宗鼎 (照片提供: 黄宗鼎)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员黄宗鼎 (照片提供: 黄宗鼎)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员、东南亚事务专家黄宗鼎也说,中国和东盟目前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制定上仍现分歧,其中跟北京始终不愿准则包含争端解决机制,以及纳入2016年的南中国海仲裁案裁决结果有关。

黄宗鼎告诉美国之音:“对东协(东盟)来说,当然会希望中国能够同意在‘南海(南中国海)行为准则’上面,纳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那特别是这个《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它里面有牵涉到争端解决的机制,事实上也最能够彰显东协中心性的方式。事实上,中国也是《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签署国,但是对中国来说,它是万万不想要被法律所束缚。

“另外一个卡关的问题,就是说(2016年)南海仲裁案的结果,是不是要纳入‘南海行为准则’里面去?我们知道仲裁案的结果,事实上是对中国不利的,对菲律宾以及其他南海周边的东协国家来说是有利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面,双方也没有办法达成一致。如果南海仲裁案的这个判决,没有办法相当程度落实到‘南海行为准则’里面的话,对于东协的国家的保障来说是很有限的。”

谈判恐避点名中国 难缓解南中国海冲突

美国太平洋论坛WSD-Handa非驻地研究员、越南胡志明市国家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大学国际关系讲师及台湾世代智库研究员黄心光 (照片提供: 黄心光)
美国太平洋论坛WSD-Handa非驻地研究员、越南胡志明市国家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大学国际关系讲师及台湾世代智库研究员黄心光 (照片提供: 黄心光)

越南胡志明市国家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大学国际关系讲师黄心光(Huynh Tam Sang)也同意观察人士的说法,并认为在中国与东盟官员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谈判之际,菲律宾指控中国船舰接近其一座在南中国海控制的岛屿,这显现北京无意与东盟积极推进“南中国海行为准则”。

黄心光告诉美国之音:“我们看到中国船只在菲律宾控制的岛屿附近出现,所以我不认为中国领导人在讨论今年可能完成‘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时,有展现出真诚态度。所以,我认为区域国家要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达成共识,希望不大。”

菲律宾海警队稍早的一篇报告指出,他们在菲律宾巴拉望省的希望岛(Pag-Asa,中国称“中业岛”)附近海域发现了约四十多艘中国军舰。菲律宾海警队强调,中国军舰的行为已经公然侵犯菲国的领土完整。

菲律宾海警队公布2023年2月6日中国海警船向菲律宾补给船照射“军用级”激光的照片。
菲律宾海警队公布2023年2月6日中国海警船向菲律宾补给船照射“军用级”激光的照片。

此外,今年2月初,马尼拉还指控中国海警船在南中国海对一艘菲律宾巡逻艇使用军用级激光,菲国总统小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并因此召见中国驻菲大使黄溪连,对激光行为表达“严重关切”。种种迹象显示,近期菲中两国在南中国海的冲突有所升温。

对此,东南亚事务专家黄宗鼎认为,菲律宾必然会在这次的“南中国海行为准则”(COC)谈判中,提及菲中近期在南中国海上的冲突,希望与其他东盟成员一同讨论未来的因应策略,不过即便相关事件纳入谈判议程,也恐难遏止菲国或东南亚其他国家与中国未来的海上争端。

黄宗鼎说:“这一次开会,东协(东盟)特别是菲律宾,一定会把激光、或者是说中业岛附近的一些包围行为拿出来抗议,(但)会有帮助的可能性极为低,我们按照每一次的类似事件,(东盟声明)看起来都是不具名的蜻蜓点水式地讲一下说,希望各方能够避免南海(南中国海)问题的复杂化,这种不痛不痒的说法,事实上并没有办法直指问题核心,也没有办法让中国觉得说,有来自于东协团结对它施压的一个问题。”

印尼能发挥更多贡献吗?

对于中国与东盟、甚至华府和北京在南中国海的角力,印尼媒体《雅加达时报》3月7日发表一篇社论指出,随着美中将竞争转移到此片海域,南中国海情势已经不断升高。此篇社论进一步建议,这需要第三方迅速采取外交手段来缓和紧张局势,而直接受到冲击的东南亚国家就应该介入,像是印尼就能成为少数扮演协调者的国家之一,“必须运用其所有外交技巧和经验,来促进该区域的和平与稳定”。

对此,越南胡志明市国家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大学国际关系讲师黄心光表示,印尼自去年成功举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后,国际地位确实一直在提高,此外印尼也是中等强国,这使得该国在北京和华盛顿都具有影响力。

黄心光说,中国和美国都认为印尼应被视为东盟事实上的领导者,这也对雅加达有利,因为随着影响力的增加,印尼将可为东盟带来更多利益,并可聚集区域内中等强国,一同进行协商和对话。

不过,黄心光认为,目前来看,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主要仍聚焦在国内事务上,对于减缓美中在东盟的竞争力度,或是南中国海的主权争端带来的实质成效有限,因此身为东盟今年轮值主席国的印尼,若希望担任区域内的斡旋者角色,必须更积极做出更多实质作为,才有可能藉由自身力量,让南中国海趋于平静。

黄心光说:“我们可以看到,印度尼西亚确实在倡导东盟应该坚持的原则,比如它说东盟应该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发挥斡旋者的作用,包括南中国海问题,缅甸问题。 但是对于印尼的发展状况,存在一些争议,因为佐科总统一直忙于处理国内问题,比如印尼的贫困问题、公共卫生体系的不完善,这些问题长期困扰着印尼。 因此,如果印度尼西亚真的想为该地区的稳定做出贡献,它就应该为在该地区扮演斡旋者的承诺做出更多实际贡献。”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