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20年4月9日 星期四

危机化商机?中国医疗物资涌入全球疫区


2020年3月25日,西班牙巴伦西亚拉菲(La Fe)医院,医务人员在休息后回到工作岗位

欧洲新冠病毒疫情正烈之时,捷克与西班牙纷纷发现中国制造的测试剂盒存在缺陷;与此同时,一些中国商家抬高医疗用品物资价格,有报道说,紧缺医疗器材的价格上涨高达十倍。

危机化商机?中国医疗物资涌入全球疫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04 0:00

峰回路转 疫情变财源

西班牙财政大臣、政府发言人玛丽亚·赫苏斯·蒙特(Maria Jesus Montero)星期四在接受西班牙第五电视台采访时说:“为了获得呼吸机、口罩和快速检测剂,我们正在进行一场真正的战争。”

她说:“所有国家都在努力确保国内生产,也在努力从中国获得物资。”

西班牙外交部门的一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一些中国公司把医疗物资的价格提高了10倍,并要求提前付款。路透社还援引西班牙卫生部门的一位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一些机场的运货飞机排起了长队,但买家常常受到中间商的蒙骗。

报道没有指明这些行为不端的公司的名字,但这些官员表示,这些通常是规模较小的私人公司,因此西班牙正在寻求与信誉良好的公司达成长期交易。

西班牙卫生部星期三宣布,西班牙和中国签署4.32亿欧元(约合4.714亿美元)医疗用品采购大单,主要用于购买口罩、手套和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并向北约组织中的合作伙伴购买防护装备和呼吸机。

西班牙、捷克:中国测试剂错误率高

据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3月26日报道,西班牙多家主要医院发现,最近从中国购买的新冠病毒快速测试剂盒准确率过低。报道援引一名参与这批测试剂盒试验的消息人士的话说:“它们无法像我们之前预期的那样检测出阳性病例。这名消息人士说,这批测试剂盒的检测灵敏度(检验出病毒的正确率)只有30%,而他们的标准是80%。

西班牙紧急卫生事务协调中心负责人费尔南多·西蒙(Fernando Simón)星期四表示,西班牙对这批测试盒中的9000个进行了抽查,由于检测结果不稳定,决定将其退回。

据报道,这批测试剂盒来自中国深圳的易瑞生物(Bioeasy),西班牙政府共购买了34万个。

中国驻西班牙使馆星期四在推特上发表解释声明说,中方向西班牙提供了一份供货商名录,深圳易瑞生物并不在这份正式名单上。声明还说,深圳易瑞生物没有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医疗产品许可。

无独有偶,捷克新闻网站iROZHLAS早些时候报道说,捷克从中国购买的病毒快速测试剂盒中,80%为不合格产品。

据捷克新闻通讯社此前报道,捷克卫生部从中国购买了10万个测试剂盒,共支付了1400万捷克克朗(合56.9万美元),捷克内政部向中方购买了另外的5万盒,捷克国防部派专机到中国深圳,3月17日运载这批测试剂盒,次日抵达布拉格—卡巴里军用机场。

这批测试剂原定将被用于在一个已实施封城的地区对居民进行检测,也将用于为当地的警察、军人、消防员和大医院工作人员的检测。

据格鲁吉亚英文媒体《今日格鲁吉亚》(Georgia Today)报道,该国也以每盒5.5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深圳易瑞生物的约21万5千份病毒检验测试剂盒。

是捐还是卖?官方宣传模糊

而在爆出质量问题之前,外国媒体已经开始质疑中国官方媒体中广为宣传的对外国疫区的“援助”行动。批评者指出,一些中国捐助的物资是对等回应对方之前对中国的捐赠,而另一些“送物资”则是纯粹的商业行为。

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20日一篇题为“捷克再次收到中国紧急医疗物资援助”报道中也提到了前文所述的这批“出包”的快速检测试剂。央视新闻另一篇有关捷克总统感谢中国“提供医疗物资援助”的报道中,也提及了这批试剂,但都没有点明这批物资是捷克政府出钱购买的。

研究中国经济与社会问题的学者何清涟说,中国官方宣传中将商业行为和人道救援混淆的例子还有很多。

“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我认为它(中国)能从危机中看到机遇,这是中国自己的眼光……中国能够迅速转产,供应全世界这本来是一件好事。” 何清涟对美国之音说:“但我认为宣传、和中国暴露的过于急切的那种功利、和改写武汉肺炎传播史——源头找两个地方,一方面找美国,一方面找意大利……现在这种想改变武汉肺炎灾难史、传播源头和传播史的做法,几乎抵消了中国在疫情中起到的好作用。”

中国医疗物资产能何处来

北京一家贸易中介公司的海外部客户经理向美国之音透露,有意购买医疗防护器具的外国买家这个星期明显增多,洗手凝胶、口罩、新冠病毒核酸快速检验试剂盒都是抢手商品。

许多中国企业看准商机,纷纷转产。北京这家贸易公司经理说,一些纺织厂、五金厂都改成了口罩厂。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自由社会未来”中心副总监迈克·沃森(Mike Watson)认为,中国工厂迅速调整国外需求,也是受到国内复工受阻时不得已的反应。

沃森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正在试图恢复自己的公众形象,也在努力将自己的公众形象提升到他们希望的程度。很重要的一点是,当他们关闭武汉和所有的制造业中心时,他们的经济受到了多么严重的打击。”

他说:“所以我完全理解,如果你是一家中国制造商,你已经停业两个月了,工厂里能开灯就不错了。突然之间,你可以制造出全世界最需要的东西,我认为对很多企业来说,让他们的员工重新工作、向世界各地销售急需用品是合理的。”

何清涟指出,中国本来就已经垄断了N95口罩生产的一半以上、抗生素生产的80%,美国的很多制药原料依靠中国和印度。

“这里本来就形成的垄断,再加上这次疫情早期中国获得了大批国际赠送,另外,中国在全世界抢购,这种垄断既有长期以来形成的生产优势,又有短期的人为因素,所以在疫情突发期间,它突然具有无法比拟的优势。”她对美国之音说。

她提到香港端传媒3月2日发表的一篇调查报告。这份报告称,中国国内医疗前线的物资主要有三个来源:国内工厂生产、出口转内销和海外采购,政府在三个方面都起到绝对的主导作用。

报道说,在内部生产力不足的情况下,中国政府授意外资医药企业的中国生产商“出口转内销”,同时发起了巨额全球采购,甚至导致民间团体想捐物资却买不到。报道说:“许多国家不约而同地断货,因为几乎都被中国政府买空。”

“政府囤积是有用的,”何清涟说,“其他国家疫情发作的时候,中国这点不厚道,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抢购才导致人家的库存告急。”

美议员指责中国加剧国际卫生危机

哈德逊研究所的沃森说,西方国家目前自顾不暇,在提高自身产能时面临疫情带来的疾病风险。

他对美国之音说:“问题是,在大约20到30年的时间里,美国及其欧洲伙伴和盟国在许多制造业需求上过于依赖中国。医疗用品当然是其中之一。很明显,在疫情爆发期间,很难对工厂进行重组。”

美国特朗普行政当局表示,正在准备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将医疗供应链从海外移回美国本土,以解决美国对外国医疗供应依赖的问题。这一想法得到了许多国会共和党籍议员的呼应。

与此同时,一些美国议员也注意到了中国向外销售的医疗产品爆出的质量问题。

美国国会众议院代表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籍议员迈克尓·麦考尔(Michael McCaul)星期四发表声明说:“在中国需要的时候,全世界向中国捐赠了大量的医疗设备。然而,在中国共产党放任这种病毒在其境内和全世界传播之后,他们现在向那些有需要的国家销售有缺陷的医疗设备并收取费用,加剧了这场卫生危机。这太可耻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