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38 2024年7月25日 星期四

北京取消军事交流机制 专家:无论有无沟通线路,中国都会我行我素


中国东部战区发布的照片显示中国海军在参加针对台湾的军演。(2022年8月8日)
中国东部战区发布的照片显示中国海军在参加针对台湾的军演。(2022年8月8日)

作为对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访问台湾的回应,中国宣布取消与美国在军事方面的多项对话和工作会晤。有军事专家指出,由于中国缺乏兴趣和诚意,美中军方沟通机制向来鲜有成效,未来也很难重新开拓有效渠道,从而会增加军事误判和冲突升级的风险。但无论是否保持沟通机制,中共试图颠覆自由世界秩序的野心和挑衅行径才是导致冲突的根本原因。

中国外交部上周五(8月5日)宣布,由于佩洛西访台,中国宣布“三项取消、五项暂停”共八项反制措施,包括取消安排中美两军战区指挥官通话、取消中美国防部工作会晤、取消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北京同时还决定暂停中美包括非法移民遣返、刑事司法协助、打击跨国犯罪、禁毒以及气候变化商谈在内的双边合作。

长期为美国国会提供政策分析的前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亚洲安全事务研究员、全球台湾研究中心(Global Taiwan Institute) 顾问简淑贤(Shirley Kan)告诉美国之音,“这些合作领域,尤其是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并不是在帮美国的忙。如果中国承认这种合作符合其利益,它可以合作。显然,即使中国自己会从中受益,我们也不能再信任中国会致力于国际合作。”

美中军方沟通渠道还剩什么?

据美国媒体Politico引述消息称,中国军方高层上周数度未回应美方的致电。8月8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对此回应称,当前台海形势紧张局面完全是美方主动挑衅、一手制造,中国的八项反制措施完全合理,“底线不容突破,沟通需要诚意。”

简淑贤对此表示,中国在危机时刻切断通讯是不负责任、不合理和鲁莽的行为,“中国没有宣布拒绝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或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联系。然而,他们在解放军(PLA)的同行魏凤和和李作成将军在这场危机中拒绝沟通。”

“不幸的是,这是解放军在关键时刻拒绝对话的一种可预见的典型行为,因为实力较弱的解放军必须服从控制对外交往的中共总书记,但解放军仍然应该成熟到可以在危机中使用与五角大楼的开放沟通渠道。”

关于中国此次取消的三项军事交流机制,简淑贤表示,美中本来就没有定期的、有效的战区指挥官通话。美中国防部工作会晤(DPCT)开始于2005年,上一次会面是在2021年9月举行,解放军违反了在上次会晤中保持开放沟通渠道的协议,“(美国)不能相信解放军能够理解美中需要对话以避免误判,或者能够真诚地遵守协议。”

至于1998年签署的中美海上军事磋商协定(MMCA),旨在推进促进海空相遇安全、避免海上事故,但并未减少中国在有争议海域的挑衅行为。

简淑贤指出,“在使用 MMCA 维护海上和空中安全方面,解放军并不是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就在6月,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表示,解放军舰艇和飞机在海上的不安全空中拦截和对抗‘令人担忧地增加’。”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沟通协调员约翰·科比(John Kirby)5日表示,中国在紧张局势升高之时切断两军对话并不罕见,但是并不是两国军方领导人之间的“所有对话渠道”都已经被切断,美方会持续确保与北京的沟通管道畅通。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re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印太安全研究员贾科布·斯托克斯(Jacob Stokes)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取消的是较低级别的军事对话,通常更脚本化,可能有助于在长期范围内促进相互理解,而不是降低实时风险和危机管理。

“正如柯比所说,并非所有军方对军方的通讯都被切断。剩下的都是高层对话。据我统计,拜登与习近平、杰克·沙利文与杨洁篪、奥斯汀与魏凤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上将与解放军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将军之间的沟通渠道,可能都还在运作。此外,据新闻报道,美国驻北京大使和中国驻华盛顿大使仍与东道国政府保持联系。”

中国拒绝对话,美中会否落入意外的战争?

中国在8月4日开始的环台军演中发射多枚导弹穿越台湾上空,并将军舰和飞机布置在台湾周围。美国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卡尔(Colin Kahl)8日表示,北京试图人为制造一场危机,美国未来几周将继续和过去一样派遣军舰穿越台湾海峡。

斯托克斯指出,保持外交和军事沟通渠道,对于避免误判和确保事故不会将局势升级到失控的程度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中国的行动显然是为了增加风险,引发台北、华盛顿和其他相关首都的担忧。中国制造了一场危机,作为对佩洛西议长访台、惩罚台湾和美国的手段。释放出中国将确保此类访问具有风险的信号,是北京的一个关键目标。”

台湾军队在屏东枫港举行重炮实弹射击演练。(2022年8月9日)
台湾军队在屏东枫港举行重炮实弹射击演练。(2022年8月9日)

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中国问题资深分析师萧嫣然(Amanda Hsiao)告诉美国之音,美中双方看待和管控风险的方式不同,北京以刻意模糊的姿态和讯号试图减少美国在台海区域的军事存在。

“对北京来说,通过参与其中的一些危机管理机制和对话,几乎就像在告诉美国:风险是有限的。如果告知美国风险的限度,美国会在军事行动或选择中尽其所能;但如果不告知限度,中国就能对美国的行为产生更强的威慑作用。”

她说,“通过让风险保持未知和不确定,中国更有可能威慑美国,影响美国的计算、让其三思而后行,比如是否向该地区派遣更多的飞机或海军舰艇。”

萧嫣然同时指出,随着美中关系的日益恶化,中国也会为切断沟通渠道付出成本,而且未来很难建立新的护栏。

“双边关系处于特别紧张的时刻,彼此会有敌意的倾向,误判和误读彼此行为的可能性很高。因此,在这种政治环境下,意外冲突升级的可能性很高……我认为现有机制仍有改进的余地,但(中国)没有任何创造新护栏的兴趣。我认为北京方面的兴趣不如华盛顿。 ”

她补充道,一旦意外事件发生,中国的国内舆论也可能会让决策者减少妥协或适应的空间。“现在有许多因素在起作用,即使决策者愿意,也很难在事件发生时掌握控制权。”

华盛顿智库德国马绍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发推文呼吁称,美中需要更多的对话,以及清楚地了解彼此的意图和红线,切断军事对话和其他降低风险的渠道是无济于事的。

然而,简淑贤认为,危机是否爆发,不在于美中双方无法理解彼此的意图,美国很清楚来自中国共产党及解放军的挑战。“问题是一个不同的、更根本的问题。尽管美国几十年来一直支持中国人民及其发展,自70年代以来帮助中国融入国际社会,但中共对美国是敌意的。中共力图取代美国主导、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

她举例说,中共谋求改变现状、攻打并吞并台湾,与台湾人民几十年来继续享有和平、自由、民主、繁荣的生活方式的愿望背道而驰;中共寻求控制其在印度、南中国海、黄海和东海声索的领土主权;中共还具有全球野心(而非区域野心),寻求将其控制范围扩大到太平洋岛国和世界的其他地区。

“简而言之,中共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道不同不相为谋,除了控制本国人民,无论会对其他国家人民的和平、繁荣与稳定造成何种后果,中共都会为所欲为。”

简淑贤指出,切断两军会谈也是典型的中共剧本,“解放军还没有学会成熟和专业的沟通以避免误有多么重要。解放军还表明,在寻找缓和紧张局势的方法上,它与美国以及其他国家不一致。解放军追求不同的目标,即恐吓、威胁、强迫和使用武力、霸凌他人。

中国军队本周二(8月9日)继续在台湾周边进行高强度军事演习。据路透社报道,大约20艘中国和台湾海军舰艇继续靠近台湾海峡中线,一些中国舰艇试图“压入”非官方缓冲区。

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5日在该组织举办的媒体简报会上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的军演还未透露出充分的攻台战略信息,不过可以继续观察东部战区如何组织地面部队和火箭军部队,接下来可能会有包括海岸警卫队在内的中国海军定期在台湾以东地区开展行动,更多地越过海峡中线并在台湾南北方向行动,以及跨过日本专属经济区(EEZ)。

成斌认为,北京的八项反制展现出居高临下的帝国主义观念(imperial outlook),美中存在这样一种不对称的双边关系:中国认为仅仅是坐在一起对谈就是在帮美国的忙;美国倘若遵从中国的意愿,则是理所应当。

“不幸的是,鉴于我们看到的中国的行为,即使有这些沟通渠道,一切都没有真正改变。中国人还是要在空中玩游戏……现在风险上升了吗?一点点,但真正的风险在于,中国一直在围绕飞机、水面舰艇所做的危险之事,无论是否有这些沟通线路,中国都会我行我素。”成斌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