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7 2021年12月5日 星期日

赔了夫人又折兵?《中国日报》在美砸重金 合作伙伴却不断减少


北京民众走过一处陈列着《中国日报》的报摊 (美联社 2015年9月23日)

中国“外宣军”近年在海外大量投资,但是其在美国的阵地却不断缩小。过去6个月里,《中国日报》海外版在美国的大牌合作伙伴不断减少。观察人士称,这是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外宣的政策起到很大作用的一个例证。

从2018年起,美国政府陆续将包括新华社、《中国日报》等在内的15家中国媒体定为“外国代理人”,这些媒体必须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相关要求每半年向美国国务院提交在美工作人员的姓名、个人资料及人事变动决定,并登记在美租赁或持有的房产清单。在租赁或购买新的房产前,他们还必须获得事先批准。这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阻止中国宣传机构在美国和全世界传播错误信息的努力。

根据《中国日报》11月按照FARA要求提交的最新信息,在今年5月到10月之间,该报在美国的印刷和广告投入仅约160万美元。

报告中详细列出了过去6个月《中国日报》向多家西方媒体支付的款项,其中,《洛杉矶时报》收取了超过45万美元的印刷费和广告费,《华尔街日报》收取了8万5千多美元的广告费,《外交政策》杂志收取了10万美元的广告费。在美国之外,英国的《金融时报》和加拿大的《环球邮报》分别收取了《中国日报》大约22万美元和13万美元的广告费。

美国主流媒体老客户与《中国日报》断交

《中国日报》过去十多年来,在美国媒体以插页的形式投放冠以《中国观察》名称的广告,以看起来像新闻报道的内容来宣传中国政府的政策,美化中国和中共形象。

这次的FARA报告中,没有出现《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身影,这与从2016年年底到2020年4月间,《中国日报》分别向《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支付460多万美元和5万美元广告费用形成鲜明对比。

《纽约时报》今年6月底下架并删除所有《中国日报》付费广告。发言人艾琳·墨菲(Eileen Murphy)在早前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说:“我们今年年初做出决定,停止接受国家媒体的品牌广告(那些新闻形式的广告),包括《中国日报》。”

伦敦的《每日电讯报》也不再刊登来自《中国日报》的广告。

《华尔街日报》今年5月和6月间向《中国日报》收取了8万5千多美元的广告费,但7月至10月则没有收取任何费用,这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底收取《中国日报》的63万多美元相差巨大。

《华尔街日报》从7月开始停止刊登来自《中国观察》的新内容,其《中国观察》网站页面已经不展示任何内容。美国之音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华尔街日报》确认其是否已终止与《中国日报》的广告合作,但到截稿时还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另外,这六个月里《中国日报》总部向海外版投资的将近450万美元,和只有不到13万美元的订阅和广告收入非常不相称。

《改变中国》网站主编曹雅学说,在特朗普政府将几家中国媒体定为“外国代理人”之后,美国主流媒体纷纷退出与中国官媒的合作,使中国在美国的大外宣大幅缩水,合作伙伴和宣传金额都大幅减少。

她说,“公众舆论说了这么多年没起到作用,但特朗普的政策开展之后,主流媒体面子上就挂不住了。他们拿中国政府那么多钱替中国宣传,太不像话了。”

曹雅学表示,她希望拜登上台后这样的政策会继续下去。

《中国日报》寻找新合伙人

不过记者也观察到,《中国日报》也在开发新的广告合作伙伴。6月28日的《洛杉矶时报》周日版首次刊登了8页由《中国日报》提供的广告内容。截至10月底,《中国日报》向《洛杉矶时报》支付了超过34万美元的广告费用。

《外交政策》杂志去年年底也开始与《中国日报》进行广告合作,到今年10月底,一年的时间里接受了22万美元的广告费。

曹雅学说,《外交政策》作为双月刊,并非像《纽约时报》那样每天一期,所以22万一年的广告费是非常大的数字。

《中国日报》英文版自2016年11月以来,向美国媒体支付2000多万美元印刷费和广告费。

《中国日报》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所有。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将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描述为“监督国家对外宣传,指导多个与外交事务相关的政府部门的对外宣传活动。”

今年6月22日,美国助理国务卿史达伟称《中国日报》为“外国宣传媒体”,同日,美国国务院将《中国日报》指定为“外国使团”,称它“基本由中国拥有或有效控制”。

早在2018年,特朗普就点名了《中国日报》的“广告”,原因是《中国日报》在美国中期选举期间在艾奥瓦州《得梅因纪事报》上刊登四个页面的广告,其中赞扬了美中贸易,批评特朗普针对中国的关税政策,意在激起艾奥瓦州农民对特朗普政府的不满情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