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2 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范长龙疑云,友人辟“谣”,国防部发言人让记者看报纸


2011年8月6日,中国济南军区司令员范长龙(左)在山东潍坊给军事技能大赛的优胜者发奖。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在回答关于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是否被调查的问题时,提到解放军报的一篇文章作为回答。那篇文章里正面提到范长龙。率先报道范长龙被查的香港《星岛日报》后来也报道了范长龙友人否认他被调查的说法。

在中国国防部星期四(1月2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询问范长龙是否在接受调查。按照路透社的英文报道,国防部新闻局局长、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说:“至于这个……( rumor ),我建议你看看1月18日解放军报文章《用练兵热潮作答胜战之问》”。

吴谦推荐的这篇文章有句话:“2016年6月26日解放军报报道,全军实战化军事训练座谈会在京召开,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出席并讲话,会议集中探讨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的重大问题,研究制定锲而不舍抓实战化军事训练的硬性措施。”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解放军92858部队的李宣良。有些人对此的解读是,辟谣了,范长龙没事了。而另一些人不以为然。

自称“军史作家。铁原大血战名将蔡长元之子”的蔡小心1月21日在新浪微博上写道:“不少人把官号转发一年多前的旧新闻解读为是闻接(间接)辟谣,从逻辑上讲也是没有错,但不是完全肯定性的。我注意到了昨天(20日)各大门户网几乎都发同一条内容的文,是说郭父子的事,注意,这个时候提郭,是有特殊意义,都是副主席,或许是新闻预热?大家等看吧。”

路透社英文报道的标题是《中国否认前高官被调查》。

发言人用词很关键,原话是什么?

中国国防部网站上的《2018年1月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文字实录》和“实况录播”,都没有有关范长龙的问答。所以一时难以了解在上述引文中发言人吴谦所用的,被翻译成“rumor”的那个词到底是“谣言”“流言”还是“传言”“说法”。如果是“谣言”,比较严谨的译法是“false rumor”。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在记者会上(2017年7月24日)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在记者会上(2017年7月24日)

星岛日报两个消息来源的对立说法

香港《星岛日报》1月14日报道:“消息人士对本报称,房峰辉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后,「牵出他(范长龙)不少事」,中央决定把范长龙拿下。”“ 70岁的范长龙被视为徐才厚的嫡系,两人既是辽宁同乡也是上下级。范在徐的根据地、原沈阳军区第十六集团军任职逾30年,十八大获徐才厚破格引荐,由军区司令员直升军委副主席。”

但星岛日报1月23日又发表貌似转向的报道《范长龙海南过冬 战友贴近照辟谣》。文章说:“上周六网传多张范长龙写书法以及同妻子游玩的照片,其战友刘文善公开撰文驳斥‘调查’一说,并指‘谣言目标是挑拨军队与党的关系,妄图搞乱部队。’刘文善昨天对本报澄清,范长龙正在海南过冬,也通过‘身边的人’表达自己安好。”

上述两个信息来源,一个不具名,一个实名;一个比较早,一个比较新。两种说法都是有人信,有人不信。

“范长龙战友”发表博客图文力挺

1月20日,新浪博客账户“子弦夜谈”发表署名为师子弦的博文说: “战友范长龙上将酷爱书法,……今天收到战友发来的范长龙上将昨天(2018.1.19)书写的‘精气神’三个大字……”

作者还发表了范长龙夫妇的6幅照片,显示范长龙正在享受退休生活,挥毫泼墨写书法,还与夫人一同出游。 一张照片上写着“2018年1月”,另一张上写着“2018年元旦”。不过有些人认为这未必是近照。

师子弦1月19日也发表博文说:“我与刚刚卸任的这位军委副主席是同年入伍的战友。我们同在一个新兵连、又同在一个政治处和部队工作多年,我和他的直系亲属也一直保持联系。……这位军委副主席的儿子根本就不在外资银行工作,儿媳也活的好好的。尤其说这位副主席已被调查,更是无稽之谈。”

中国国防部的网站依然有范长龙的资料和消息,他仍被列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排名第一的副主席,有关消息中最近的一条,说的是去年10月19日范长龙在中共十九大解放军代表团小组讨论会上发言。相比之下,张阳上将和房峰辉上将就连十九大代表都不是。

中国国防部网站截图
中国国防部网站截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