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37 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政府大力扶持之下美厂商或有望开始与大疆竞争


中国大疆创新DJI生产的无人机已被美国联邦政府限用(路透社2019年11月13日)

鉴于中国无人机对美国国家安全所构成的潜在的巨大风险,美国联邦政府从本月开始正式停止采购中国产的小型无人机。

负责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和军方采购的联邦总务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GSA)在最近的一项声明中说,无人机对政府机构构成监视、盗窃情报和从事破坏活动等独特的挑战和安全风险,除了美国国防部认定的可以信赖的无人机厂商以外,取消其他所有无人机的采购合同。

此外,美国内政部也在上个月底宣布,鉴于无人机潜在的安全风险及有必要扶持美国本土制造商,内政部决定正式开始执行去年10月暂时停飞该部拥有的大疆无人机的决定。 除了经批准的特殊紧急情况外,内政部所有的800架无人机全部停飞。

美国对大疆无人机的安全顾虑由来已久。美国陆军在2017年8月曾发布备忘录,命令下属单位停用大疆的无人机及相关产品。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一个部门也曾在同一时期提醒大疆的无人机可能会为中国收集情报。

尽管如此,由于无奈于大疆的市场垄断地位,从军方到政府部门此后仍在购买大疆产品。美国海军和空军通过五角大楼采购与维护办公室批准的特别豁免为一些最敏感、保密的作战部队采购这些无人机。

据美国之音看到的美国总务署采购单,美国海军和空军在2018年为包括空军唯一的特种战术联队和俗称“海豹”(SEAL)的海军海陆空突击队采购过大疆无人机。

此外,公开的采购记录还显示,直到去年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和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还曾购买过大疆无人机。

为了打破中国公司对美国市场近乎垄断的地位,美国国防部从2018年开始以陆军研发预算扶持被认定为可以信赖的5家企业开发中国大疆无人机的替代产品,并在去年9月起将这4家美国公司和1家法国公司纳入“蓝色小型无人机系统”(Blue sUAS)计划,鼓励联邦政府部门通过美国总务署从这几家公司购买无人机。

在政府近年来一系列扶持措施之下,有迹象显示,美国本土无人机厂商有望开始至少在联邦政府采购中跟主导全球无人机市场的中国大疆创新公司竞争。

美国国防部清单内的美国无人机公司Skydio称,公司近年来的业务呈爆发式增长。该法务与政策事务主任布兰登·格罗韦斯(Brendan Groves)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们有幸每月生产数千架无人机。实际上,我们的最大麻烦是我们的生产不够快。为了满足美国及来自世界其他国家客户对我们产品越来越大的需求,我们一直大规模扩大我们在美国的生产能力。”

曾经担任美国司法部助理副部长的格罗韦斯说,随着无人机被越来越多地广泛应用于很多领域,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客户十分渴望购买可以充分信赖的无人机。

美国无人机制造商和运营云解决方案提供商“阿奎琳无人机”(Aquiline Drones)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巴里·亚历山大(Barry Alexander)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公司近年来的发展也呈指数级增长。他说,在美国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他对美国本土公司的市场前景十分乐观:“有很多来自政府的支持。2019和2020 《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都认识到了无人机产业的严重倾斜问题。美国更加健康的制造业生态关系到美国的国家利益。有迹象显示,各地公司将会得到他们所需的来自政府的支持。”

参议院一个由两党议员组成的小组上月底在新一届国会中再次提出了目前尚未通过的《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American Security Drone Act),该法案将禁止联邦机构从任何被认为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购买无人机。

大疆的安全风险

美国和法国的网络安全公司在去年各自分别进行的有关大疆安全性的研究中都得出了一个同样的结论,指出谷歌安卓操作系统上的大疆Go 4应用软件存在多个安全漏洞。 法国的Synacktiv和美国的GRIMM在他们研究报告中指出,这款应用不仅能从手机收集个人信息,而且大疆还违反谷歌服务条款、不经谷歌审查就对其进行更新。

GRIMM公司的软件应用安全总工程师亚当·尼科尔斯(Adam Nichols)对美国之音说,在大疆的安全风险被曝光之后,根据他们对大疆后续更新的观察,他们认为这不是大疆疏忽所导致的安全风险。他说:“他们知道他们不应该这样做。在被抓住、被曝光之后,他们试图消掉那一功能那些并装作并没有发生。”

Synacktiv和GRIMM的两份报告显示,大疆无人机Go 4安卓应用程序会收集诸如手机SIM卡序列号,以及用于移动网络互通的国际移动用户识别码IMSI等数据。

Synacktiv的工程师提菲恩·罗曼德-拉塔皮(Tiphaine Romand-Latapie)对美国之音说,其他应用软件也可能会收集这些信息,但是大疆没有对使用者明确说明,他们的软件会收集范围如此广泛的信息。她说:“这里最大的不同是,使用者不知道。"

Synacktiv的报告说,有了这么多的信息,大疆几乎可以完全控制使用者的手机。

两家公司都通过逆向工程的方式发现大疆这款应用中的一个名为“Weibo"的开发工具包文件收集用户的私人信息然后传送到Weibo的服务器。

大疆北美地区传播总监亚当·利斯伯格没有直接回答美国之音的有关联邦政府禁令的问题,但在回复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指出,大疆以前已经就有关安全风险议题发表声明。大疆去年十月在官网上的一份声明说,,所有大疆产品都可以在没有网络连接的情况下使用,大疆政府版的无人机也关闭了向大疆发布任何数据的功能。大疆去年十月在官网上的一份声明说,其产品也通过了数家网络咨询公司以及美国联邦政府部门的安全审查。

大疆目前仍主导美国市场

从普通商业公司、到联邦政府及军方,美国近年来对无人机的需求大幅增加。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FAA)的最新数据显示,在该机构注册的各类无人机多达近90万。FAA本月初在公布这一数据时说:“仅仅几年前,无人机还仅仅限于“科幻或未来”的概念领域,但是“今天,无人飞机系统或无人机或迅速成为美国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无人机航拍服务公司“Philly by Air”上个月的一项调查显示,将近四分之一(24%)的美国男性拥有无人机。

德国无人机研究机构DRONEII针对2020年全球无人机服务提供商的一份研究报告说,大疆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占到了76.8%。而且,紧随大疆之后的全球第二大无人机公司也是一家中国公司。这家总部设在中国苏州的名为的昊翔公司的官网称,该公司在美国洛杉矶设有分部,每年生产超过100万台产品。

依仗其对市场的强大控制力,面对前特朗普政府在2019年美中贸易战中针对大疆产品征收关税的决定,大疆随即宣布涨价,直接将关税成本转嫁给美国消费买家。

前总统特朗普在即将离任前曾下令联邦政府各部门评估并准备停止使用“敌对国家”制造的无人机。此前,美国商务部还将大疆列入一项实体名单,限制该公司采购关键的美国产品及技术。

美利坚大学的网络和国家安全法教授、政策研究机构R Street Institute 的资深研究员加里·康恩说,个人和联邦政府使用中国造无人机都有国家安全方面的风险,但是风险的性质和程度不同。此外,禁止个人和地方政府使用在法律程序方面也有一定的难度。他说,政府有管理外国和州与州之间商务的宪法赋予的权力,但是权力有限:“联邦政府要州和市政府做什么、不做什么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根据宪法成立联邦政府的权力有限。联邦政府虽然有管理州与州之间商务的权力,但是目前从法律上来说,在联邦政府之内颁布禁令容易得多。“

美国无人机行业咨询公司的分析师戴维•贝诺维茨(David Benowitz)说,美国本土无人机公司虽然在迅速崛起,人们在下了订单后往往要等一个多月才能拿到产品,但是大疆仍然在美国市场上占有主导地位。

曾经担任大疆营销企划副董事的贝诺维茨说:“从纯粹产能的角度来说,美国制造商们还没有达到取代大疆的地步。从未来的角度来说,我们看到美国公司越来越有力的竞争,越来越多的创新,但是没有人能有大疆产品选择范围或组合目录。大疆在创新和发布新产品方面还是稍快一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