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1 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

中国将禁止外国教材进入中小学课堂


2019年12月9日拍摄的这张电脑屏幕照片显示,复旦大学章程中已经将“思想自由”删除,同时加入"党的领导"和"坚持马克思主义"。

中国教育部官方网站1月7日刊登有关文件显示,中国正在对全国各类学校的教材进行整顿,名为“全国教材建设规划和四个教材管理办法”的文件,是由中国国家教材委员会和教育部联合印发的。

上述文件说,中国的学校教材“缺乏专门管理办法”,管理职责不清晰,编审标准和程序不明确,中小学教材管理不够细,职业院校教材管理比较松,高校教材管理比较弱。

文件提出,中国学校教育应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把牢政治方向”,始终贯穿习近平的教材建设重要论述。学校教育要为“为学生打好中国底色,厚植红色基因”。

夏明是美国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针对的外国教科书,显然是指社会人文科学类教材:“中国政府教育部陷入了一个陷阱。人文科学、社会科学也是科学的领域,如果中国共产党用它的路线方针,或者一党的利益, 来衡量(境外)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的价值,或者它的正确与否,那是荒谬的,是唐吉珂德式做法。”

夏明说,同自然科学的“大数量”研究不同,社会人文科学研究往往是“小数量”研究。全世界数量有限的西方国家500年民主、自由、法治方面的先行经验非常宝贵,如果被中共因威胁其领导和政治安全而禁止,中国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研究将走上绝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香港中国问题学者林和立的话说:“中国对国外教材的禁令,是中共大力控制中国人思想头脑,使其不受外部影响努力的最新例证。禁止外国教材未经审查进入课堂,是中国思想控制机器的组成部分。出台时间正值香港反送中抗议者,以及台湾总统蔡英文大选前公开抨击共产党的价值观。”

国际媒体报道这一动态时,突出中国的中小学义务教育将“禁止”国外教材。报道援引中国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的话说,“义务教育学校不得选用境外教材”。除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批准开设的普通高中境外课程项目外,“普通高中不得选用境外教材”。目前中国的现状是,“境外教材选用管理缺位”,“管理责任和要求不明确”。

不过,中国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说,在境内教材确实无法满足教学需要时,可选用境外教材,但是“鼓励选用我国出版社翻译出版、影印出版的国外优秀教材”。选用境外教材,要坚持“凡编必审”“凡选必审”“管建结合”。

对此,夏明教授认为,编审和批准使用境外教材的过程由什么人掌握很重要。但是情况往往是,代表党的所谓专业人员,或者纯粹的政工干部,肯定在决策过程中,对送审的境外教材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

对于中国教育部强化教科书使用,禁止国外教材,夏明说,信息时代禁绝国外资讯是不可能的。然而,正如有学者犀利刻画的那样,中国现在是由一帮骗子在统治,被统治的是一帮傻子,另外,还有一帮人是不愿表达的哑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