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0 2021年2月26日 星期五

过去一年外交受挫之后 中国准备与拜登政府打交道


资料照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握手合影。(2013年12月4日)

中国正在加紧准备与新的美国行政当局打交道。过去一年来,由于新冠病毒疫情、贸易战和人权问题,中国在外交上遭遇了一系列挫折。人们普遍在问的一个问题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乔·拜登总统的关系是否会比他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关系要好呢?

多数分析人士说,拜登不会急于废除特朗普政府在中国问题上做出的许多决定,但是他更有可能聚焦人权和战略问题,而不是想方设法让中国公司的日子更加难过。

巴克内尔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朱志群(Zhiqun Zhu)说:“华盛顿有两党共识要对中国强硬。”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特朗普政府在执政的最后几个月里,针对中国宣布了一阵风式的限制和惩罚措施,这让新政府在政治上或技术上很难收回成命。

被拜登提名为国务卿的安东尼·布林肯已表示,他同意他的前任麦克·蓬佩奥的立场,也就是有必要对中国强硬。

他说:“我认为,我们应当注意确保我们不从新疆进口强迫劳动产品……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不出口有可能用来扩大他们的镇压的技术和工具。这是一个起点。”

还有其它关键议题有可能影响到美中关系。

按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分析人士的说法,中国领导人不愿意在敏感与“核心问题”上被看成是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转,这些问题包括台湾、新疆、西藏和人权等议题。布林肯的表态显示,新一届行政当局中的民主党人有可能强调这些问题,从而导致与北京的某些摩擦。

虽然在政治上很难撤回针对中国的措施,拜登政府无法回避现实的评估,也就是三年多的贸易战对中国的贸易并没有造成多大损害,却有可能给美国消费者带来了问题。

特朗普政府结束时,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大约为3千亿美元,与巴拉克·奥巴马政府结束时大致一样。

甘思德说:“多数仍然有效的301条款关税的全面负担一直是由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而不是中国出口商承受的。”他指的是一项允许政府对外国实施贸易限制的法律条款。

两国有可能在某些领域弥合关系。

甘思德说:“我预计拜登政府有可能愿意放松某些方面的限制措施,比如关税或记者,但条件必须是中国拿出对等措施并处理一开始造成了这些问题的问题。”

朱志群提到了某些“低垂的果实”,比如恢复在中国和香港的富布赖特项目、对中国学生学者采取更为欢迎的政策、和平队重返中国以及重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和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

中国则会试图避免与美国重大对抗,因为2020年中国在外交领域遭受了一些严重挫折。

朱志群说:“新冠病毒疫情真的是伤害了中国的形象。很多国家责怪中国不透明,在遏制病毒扩散方面做得不够及时。”与此同时,他说,中国也取得了一些外交成功,比如与欧盟签署了一项贸易协议并且加入了涉及15个国家的贸易条约《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甘思德认为,美国和中国的声誉2020年都蒙受了损失。

他说:“中国遭受了挫折,这是因为大流行病、在新疆和香港不断升级的打压、战狼式外交风格。我的感觉是,中国的行为,而非外部批评,是中国2020年所遇问题的核心原因。”

中国目前正试图通过向几个有需要的国家出口新冠病毒疫苗来弥补一些声誉损失。然而,中国公司制造的疫苗还没有在全世界范围得到普遍接受,这影响了北京分发疫苗的努力。

甘思德说:“考虑到中国疫苗的有效率明显较低,一个大问题是:不仅在全世界,就是在中国境内,它的需求到底能有多大?”

朱志群说:“显然中国希望改善它的国际形象。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和其它医疗支持将帮助加强北京的全球声誉。”

VOA卫视最新视频

VOA连线(张蓉湘): 美国国务院致力于多元化和包容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3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