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 2024年6月22日 星期六

把中共踢出好莱坞,可行?不可行?


未被允许进入中国影院的好莱坞大片《壮志凌云:独行侠》海报
未被允许进入中国影院的好莱坞大片《壮志凌云:独行侠》海报

2023年第一季度,中国的电影院在清零政策过去后火爆起来。这让疫情三年都被挡在门外的好莱坞看到一线商机,希望重新打入中国市场。

然而美国国会议员最近的一个新提案给好莱坞泼了一头冷水。

3月8日来自田纳西州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马克·格林(Mark Green)重新提出了《立即阻止共产党政权参与进行编辑法案》(Stopping Communist Regimes from Engaging in Edits Now Act, SCREEN),简称《屏幕法案》(SCREEN Act)。这项法案旨在阻止好莱坞屈服于北京的审查制度,格林曾在上一届国会提出这项法案但未获通过。

在美国,许多电影和电视节目依靠美国政府的帮助进行拍摄和技术援助,通常是为电影提供军事装备或是技术咨询。2022年汤姆·克鲁斯的大片《壮志凌云:独行侠》就是一例。

如果法案得以实施,一旦这些电影公司向北京屈服,它们就会失去政府援助。

“美国的电影公司不应该制造中共的宣传品,如果它们选择这样做,他们不应该得到美国政府的帮助,”格林众议员在声明中写道。

“如果好莱坞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并根据北京的要求修改一部全球电影,美国纳税人不应该为此承担责任,(应该)让中国提供这些资源,”好莱坞制片人、曾连续17年担任传媒集团DMG美国公司高管的克里斯·芬顿(Chris Fenton)对这项议案表示支持。

他补充道,这将成为好莱坞决定是否与中国的电影制片厂合作的又一考量。“当好莱坞向北京(的审查)屈服时,它需要好好估算来自全球消费者的潜在反弹,”芬顿对美国之音说。他著有《投喂中国龙,置身于好莱坞、NBA和美企面临的万亿美元难题》(Feeding the Dragon: Inside the Trillion Dollar Dilemma Facing Hollywood, the NBA, & American Business)一书。

中国电影与媒体问题专家、《好莱坞在中国——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背后》(Hollywood in China: Behind the Scenes of the World's Largest Movie Market)一书的作者朱影认为,即使提案通过,也无法终止中国与好莱坞的合作。

“这将阻止(好莱坞)制片厂公然地投入与中国合作。但是有规则,也有绕过规则的手段。就像华尔街一样,好莱坞将找到创新的方式来绕过法规,减轻新法规的影响,”她在邮件中对美国之音说。她认为如果法案通过,只会使合作交易以更加低调的方式进行。

中国市场筑起高墙

中国在2020年和2021年两年超过北美,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电影票房市场,然而这段期间大部分好莱坞电影却无缘进入中国市场。

《尚气》的主演、华裔加拿大人刘思慕被指过去采访中有“辱华”言论
《尚气》的主演、华裔加拿大人刘思慕被指过去采访中有“辱华”言论

迪士尼出产的大片、尤其是漫威影业的超级英雄大片曾经在中国票房成绩优越,但是这些片子在过去几年都无法打入中国市场。《奇异博士2:疯狂多元宇宙》因为影片中出现《大纪元时报》的镜头而被封杀。《永恒族》导演赵婷被指曾发表“不爱国”的言论;《尚气》的主演、华裔加拿大演员刘思慕也因过去的采访被指“辱华”。这两部漫威大片都没能进入中国市场。

观察人士认为,不断下滑的美中关系也让情况更加棘手。

今年2月中国外交部发表一篇名为《美国的霸权霸道霸凌及其危害》的文章,其中第五条说,美国真正的武器是“好莱坞的电影业、麦迪逊大街的形象设计厂和马特尔公司、可口可乐公司的生产线。”

“美国推行文化霸权的形式多种多样,占据世界70%以上份额的美国电影是主渠道之一。美国电影善于利用多元文化背景,创造对各族裔吸引力。随着好莱坞电影在全世界不断发行,美国将价值观裹挟其中,大加渲染,”中国外交部的文章说。

然而2023年开局,中国电影审查机构似乎对好莱坞的态度温和了一些。漫威大作《黑豹2》、《蚁人3》,华纳的《雷霆沙赞!众神之怒》都被允许在中国市场上映。

“我想双方的关系会慢慢回到‘一切照旧’的状态,”中国电影与媒体问题专家朱影对美国之音说,“双方会恢复在既有配额和合作下的谈判。中国市场对好莱坞来说仍然是有利可图的,而中国需要好莱坞大片来维持其不断增长的市场。”

与此同时,朱影说,为了绕过美中双方政府的压力,好莱坞和中国可能会寻找一个与中共无关的“独立中间人”来协商双方的合作。“交易将会以更加低调的方式进行。尽管有政治干预,繁荣和萧条的循环是电影业的常态,而中国和好莱坞的错综复杂的历史证明了这层有韧性的关系,”她对美国之音说。

好莱坞的转变

好莱坞在25年前就将目光对准了中国市场。早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以《泰坦尼克号》为代表登陆中国市场,开启了好莱坞在中国的黄金时代。在2011年到2019年,好莱坞在中国的盈利逐年增加。《好莱坞报道》说,从2008年开始,好莱坞电影公司在中国市场的收入每年都在增长,占中国票房总收入的30%到50%之间。

为了占有这个巨大的票房市场,好莱坞制片人在选题和编辑的时候开始注重“文化敏感性”。

2020年美国笔会的一份报告指出,好莱坞制片厂为了避免失去进入中国利润丰厚的票房市场,长期以来对制作的电影内容进行审查。

这些自我审查的方式包括改变供国际观众(包括美国观众)观看的电影内容;同意提供在中国放映的电影删节版;在某些情况下直接邀请中国政府审查人员进入拍摄现场,听从他们的建议来避免触碰北京的红线,通常包括台湾、西藏、新疆、人权等议题。

港区中国全国政协委员甄子丹2023年3月12日出席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一些活动人士反对他支持北京的言论。
港区中国全国政协委员甄子丹2023年3月12日出席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一些活动人士反对他支持北京的言论。

2017年,好莱坞制片人在电影《异形:契约》中剪掉了两个男性机器人之间的吻戏。2015年的科幻电影《像素》在删除了外星人在长城上炸开一个洞的场景后得以进入中国。2012年,《红色黎明》的脚本本来包括中国军队入侵美国。在被指“妖魔化中国”之后,编剧将中国军队改成了朝鲜军队。

“北京的电影审批制度在提醒着好莱坞,必须保持合规的方式,否则他们将永远被拒之门外,”制片人芬顿对美国之音说。

不过最近几年,在美中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大环境下,好莱坞对北京的态度已有所转变。

近年来有几部好莱坞电影都拒绝了中国电影总局的审查要求。《壮志凌云》被要求取消主人公衣服上的台湾国旗遭到拒绝,中国公司腾讯退出投资方,该片后来被中国当局以“含有不宜展示的内容且故事情节不符合国内市场”为由,无法通过审查。

2021年,中国要求索尼剪掉《蜘蛛侠:英雄无归》片中自由女神像的片段,遭索尼拒绝,此片无缘中国市场。

与此同时,中国把市场留给本土的主旋律大片,也就是富含爱国主义的电影。在刚过去的2023年春节档期,张艺谋导演的《满江红》和刘德华主演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2》票房收入都超过了5亿美元。

中国政府还通过各种法规限制境外电影。2017年通过的《电影产业促进法》规定,境外电影要进入中国,在内容上有很多方面的限制,例如不允许扰乱社会秩序等等。这与以自由创造主打的好莱坞精神格格不入。

“中国市场已经不像原来那样渴望好莱坞的内容了。本土电影成了好莱坞最大的竞争者,而且他们(在中国)占了上风,”芬顿建议,“与其在中国举步维艰,好莱坞应当去寻找更加有前途的市场。”

芬顿认为,好莱坞应当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事,即创造那些引起全人类共鸣的精彩故事,而不是去迎合中国的审查。

“这些以一流水平描绘的、精彩的、具有普世意义的故事将在中国找到观众,如果北京允许的话,”他说。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