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2 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央行大举注入流动性创史上单日最高


北京的中国人民银行总部大楼(2018年9月28日)

中国央行星期三向市场注入创纪录的流动性,引发强刺激措施的议论。许多分析强调季节性因素。尽管承认有经济下行压力,但是中国决策者在承诺采取措施支持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一再说要避免“大水漫灌”。这次央行在农历新年前向市场提供大量流动性还有维稳的目标。

中国央行1月16日连续三个工作日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在公开市场进行逆回购操作,单日净投放规模达到830亿美元(5,600亿元人民币)。

周三,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3.1%以下,为两年来最低。国债价格上涨,收益率则下跌。收益率下跌通常是经济增长放缓预期的表现。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加剧放缓,中国央行的这种大手笔引人瞩目。一些报道和分析试图将其视为中国准备投入巨量信贷的前奏。

不过,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并非央行为遏制经济急剧放缓而抛出的应对措施。研究机构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资深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说:“中国金融系统的实际规模在增长,从而也要求更大的储备量。大约每一两年都会向市场注入,通常都发生在春节前夕,因为这段时间现金需求量会增大。”

在此之前,中国央行单日注入量的记录在两年前的春节前夕创下。央行当时没有解释为何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

不过中国央行对这次注入流动性做了说明。央行公告称,目前仍处于税期高峰,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下行较快,为维护银行流动性合理充裕,人民银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逆回购操作,当日实现净投放830亿美元(5,600亿元人民币)。

中国央行此前宣布,1月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这已经是央行一年内第五次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此次是在15日和25日各下调0.5个百分点。15日首批降准释放资金约7500亿元人民币。

中国媒体援引业内人士的话说,此次降准的目的主要是缓解春节前后市场流动性需要,以缓解月末资金面周期性紧张,以及春节现金需求增大等因素对市场流动性带来的冲击。

中国央行表示,进入1月份的税收高峰期,预计未来几日银行体系的流动性总量下降较快,降准净释放的资金量无法对冲税期因素的影响,因此央行需要通过其他操作填补缺口。

此前,中国总理李克强曾经表示:“今年发展环境更复杂,困难挑战更多,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要统筹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工作,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力争第一季度起好步。

1月15日,中国央行副行长朱鹤新在国务院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央行一方面要把握好总量,为实体经济提供足够的金融支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应与名义你GDP增速大体匹配。但是,他说,同时也不能搞“大水漫灌”,要做好定向调控和“精准滴灌”,特别是加大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等方面的支持力度。

同时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和财政部部长助理许宏才。连维良在回答有关发改部门审批项目的规模和进度时,也强调在投资的关键作用重在形成精准投资、有效投资,坚决不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

路透社报道,12月出口和制造业活动的意外收缩引发有关北京是否采取强刺激措施的猜想。但是大多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担心这样的举措会推高债务风险并导致人民币币值缩水。

中国发改委、财政部和央行的官员都表示,政府已经做好准备,应对不断增高的压力。

周二发布的金融数据显示信贷增长仍然很弱。但即便在政策宽松几个月后,几项主要指标还是徘徊在记录地位。

ING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进一步经济刺激措施将是需要的。当局看起来并不急于推出这方面措施,或许是因为仍对金融危机期间刺激措施过度而心有余悸。”

路透社的报道说,一些分析认为中国将会拿出近3千亿美元(2万亿元人民币)用于减税降费,并允许地方政府再发行近3千亿美元的用于资助重要项目的特殊债券。

2018年,政府发起一场削减堆积如山的债务和打击风险贷款的运动,导致借贷成本升高,浇灭了投资信心,并伤及国内需求。去年与美国间的贸易战升级,对出口造成打击,加深了全球范围金融市场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

中国政府打击影子银行的运动对民营经济造成很大伤害。民营企业因为无法从国有银行贷到款,影子银行成了他们主要的融资来源。

当北京当局意识到其发起的运动严重伤害到民营经济时,开始齐声挺民企,但是在挺国企的基础上支持民企。

习近平执政后大力强化国有企业,导致国进民退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水平。

民营企业企业的困境反过来可能成为不安定的根源,进而对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形成威胁。中共在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了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支持。

中国过去一年时间5次降低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以刺激信贷,尤其是小微企业的贷款。北京当局还采取了减税降费以及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等措施支持经济。

但中国政府希望给处于挣扎中的民营经济输入资金的努力并不顺利。路透社报道提及这方面的障碍,指出银行在经过长时间的整顿后,担心会有更多的坏账;而许多小微商业面对销量直坠根本没有心情做进一步投资。

民营经济在中国是最大的雇主。中国官媒去年报道,民营部门提供中国90%的新增就业机会,在经济增长中所占比例超过60%。

但是,到去年第四季度,该部门雇人数量比前一个季度骤然减少。

研究机构中国褐皮书对3300多家中国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去年第四季度中国几乎每个主要的产业门类,包括零售和服务等“新经济”的就业增长都显现出严重的恶化。该机构的首席执行长勒蓝·米勒对CNBC说:“称之为全方位都算轻的:在我们调查的地区中,除了东北,都出现就业增长放慢的情况。”

特朗普总统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也导致中国制造业部门失去大量就业机会。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在其周一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我们认为近期最大的风险在于春节前后失业率的上升。”

对于中共当局而言,春节期间广泛出现失业人群将会是场噩梦。而中国央行的大手笔或可被视为注入市场的春节维稳流动性。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