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2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专访美南方司令部司令:中俄威胁到拉美地区和平与繁荣


美国南方司令部司令法勒海军上将2019年8月19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会见记者。

美国南方司令部司令表示,中国与俄罗斯直接威胁到拉美新兴民主国家的和平、繁荣与民主。他并指出,委内瑞拉政府的资金很大一部分来自非法的毒品走私。

美国南方司令部司令克雷格·法勒(Craig Faller)海军上将在接受美国之音独家采访时做如上表述。他说,“如果你是贩毒集团的头目,你现在发现可以通过委内瑞拉轻松进行毒品的商业海运和空运,马杜罗和他领导的非法政权从中分流一部分”。

法勒并说,经过委内瑞拉的非法毒品走私现在增加了美国与盟国对非法毒品进行侦查、监督和拦截的能力。

美国南方司令部去年帮助截获280公吨的非法毒品,导致美国毒品致亡率下降了5%,实现25年来的首次下降。

法勒说,“我们2019财政年度成绩非常亮丽,但永远都需要继续努力。我们必须能够拦截更多的毒品”。

以下是采访全文:

美国南方司令部司令法勒海军上将:我们在毒品拦截方面正在取得重要和良好的进展。很多归功于我们合作伙伴的协助,而最佳合作伙伴就是萨尔瓦多。萨尔瓦多正积极参与保卫美国国土的安全,帮助我们阻断非法毒品的流通。

美国之音记者巴布:如果我们失去萨尔瓦多合作伙伴提供的便利,会产生什么影响?我们在太平洋地区的缉毒战役是否会因此而失去耳目?

法勒:我们在萨尔瓦多确保这种便利以及我们在这里的配属和获得的信息十分关键。我们从这里派出的海事巡逻飞机对缉毒作战发挥了绝对关键的作用。我们会失去耳目吗?不会的,但我们可能会丧失一些观察能力。这会影响到毒品拦截的行动,后者会对美国人的生命产生影响。我们在2019财政年度表现十分亮丽,但永远都需要继续努力。我们必须能够拦截更多的毒品。我们必须能够向供应方施加更大的压力,诸如哥伦比亚等我们真正优秀的伙伴国家已经加紧这方面的努力。我参加了哥伦比亚国防军铲除古柯作物的行动。他们十分努力,因此他们知道这对美国有多么的重要。

美国之音:2019年是否会是毒品搜剿最多的一年?

法勒:我们正在分析统计数字。我们取得了成功。我们产生了影响。我们知道我们拯救了生命。现在估计毒品搜剿数字还为时过早,可团队都很努力,因为他们知道这项任务的重要性。我们与合作伙伴都很努力。这很重要。被拦截的毒品有40%到50%都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哥伦比亚等合作伙伴的功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单独维护这个我们所在的西半球地区的安全。这是我们的社区,我们的邻国。我们都是美洲人。我们取得的一个真正的进展就是建立了如此之多的伙伴国家,后者都十分努力。他们知道穿越萨尔瓦多的毒品流通同样影响到他们的安全。

美国之音:所以我们谈论影响力问题时,美国的毒品致亡率25年来出现了首次下降。你如何看待这点?

法勒:这是政府的通盘努力。我将此归功于我们南方司令部的团队努力。美国海岸警卫队也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他们的努力真的应该让每一位美国人感到自豪。美国海军还提供了P/8型海上巡逻机等关键设备。所以说,这个团队正与伙伴国家通力合作。我们还与萨尔瓦多开展了安全合作计划。这些是我们能够信任的专业人员。他们不会向腐败低头,会做正确的事情。他们与我们合作,因为这对我们两个国家来说都很重要。

美国之音:你提到本月早些时候委内瑞拉的毒品走私上升了大约一半。这对美国的缉毒作战有什么影响?

法勒:马杜罗非法政权不顾民众的安危,导致各种非法活动都有增加。这令人伤心。这包括毒品流通,恐怖主义和非法开矿。毒品走私是这些非法活动的一部分。如果你是贩毒集团的头目,你现在发现可以通过委内瑞拉轻松进行毒品的商业海运和空运,马杜罗和他领导的非法政权从中分流一部分。马杜罗为了维护其团队的政权,会不惜做任何事情。非法的毒品走私利润就是政权财政的主要来源。

美国之音:这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

法勒:这影响到我们拦截毒品的能力,因为毒品可能会隐藏在一艘商业渔船、商业货船或者一架商业客机或者一架飞机的货舱里面离开委内瑞拉。这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的侦查、监督和拦截的能力。这只能让马杜罗从中获利。

美国之音:你最近还说,委内瑞拉导致拉美地区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法勒:从移民角度看,现在将近五百万移民让西半球的社会服务资源几乎枯竭。这就是原因。当然现在穿越委内瑞拉的非法毒品走私也增加了我们侦查、监督和拦截的难度。这是另外一个原因。这就涉及到古巴、俄罗斯、伊朗。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涉及到中国。这些国家努力扶植委内瑞拉的非法政权,对一个非民主国家提供支持。我们的主要回应,就是一年两次派出美国海军“舒适号”医疗舰,为急需帮助的人带去了希望,为受到危机和社会体制影响的人带去了希望。不幸的是,这艘医疗舰还没有到达最需要帮助的委内瑞拉,因为这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舒适号”无法抵达委内瑞拉。我们希望“舒适号”有朝一日能够前往。

美国之音:你提到了两次部署。美国军方对此还能做些什么?我的意思是,真是一场真正的危机。民众在挨饿,无家可归。我相信委内瑞拉难民数量到2020年将会超过叙利亚的难民。难民数量预计将会达到这个水平。军方还能做些什么?

法勒: 我随“舒适号”在当地航行了几次,亲眼看见民众的表情和妻离子散。我们快要过感恩节了,我们给他们带去了希望。所以我们的军方正与政府通盘合作,为民众带去希望。我们支持委内瑞拉的人民。我认为这意味深远。

除此以外,我们正在制定一系列的应急方案。这是我们的职责。这是我们的指挥系统赋予我们的任务,让我们做好准备。我不会透露更多的细节。浩劫终将过去。合法政府终会成立。委内瑞拉人民不会很快等到这一天。这很不幸。这一天来临时,他们必须恢复马杜罗领导的无能、腐败和非法的政权所毁坏的社会服务、排污、供水和供电系统等。这些都有待建立。这不是一项军事任务,但我们会提供军方能够提供的帮助,包括策划和某些空运等。

美国之音:你提到希望。这让我想到另外一场危机,那就是洪都拉斯也有民众试图前往美国。你对洪都拉斯记者谈到了这点。这些国家对此正试图采取什么措施去缓解这个问题呢?

法勒:今年早些时候,我们有机会进入萨尔瓦多与洪都拉斯的某些社区,与参加过移民大军的一些年轻人进行了交谈。这些人一路走到了墨西哥,又一路被送了回来。你问他们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国家?回答是没有希望,不安全,没有吃的,也没有工作。问他们知道这样做很威胁吗?回答是知道。可你一无所有时,就会离家出走。问他们为什么又回来了?回答是那条移民路线的危险比预想的要多。他们得到了帮助,找到了工作,产生了某些希望。所以这涉及一系列的复杂因素。我与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等国的军人见面时,他们都支持他们的政府。他们都尽力向民众解释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可说服一无所有的人很难。但我们取得了进展,移民的人数有所下降。美国军方和南方司令部正为此与伙伴国家开展合作,重要是分享信息,监督移民与其他非法活动合流的可能性。所以有跨国犯罪集团、贩毒集团等非法团伙的牵连。他们为了利润不顾一切。如果与非法移民合作能够获利的话,他们就会这样做。

美国之音:我们有人在盯这些罪犯吗?

法勒:我们与美国使馆的合作伙伴分享信息,分享情报。我们还共同建立情报和监控网络,为这个国家提供支持。这些都是协助。

美国之音:我们因该还要做些什麽?我们是否应该分享更多的情报?

法勒:我认为我们正在做应该做的事情。这主要涉及这些伙伴或边境国家的执法努力。他们的军方大部分也在提供帮助。我认为我们不该积极参与其中。就拿萨尔瓦多来说,当地的武装部队非常有能力。他们在伊拉克与我们并肩作战,在阿富汗与我们并肩作战。他们目前还向马里派遣了一个直升机连队参加联合国的维和任务。他们的主要军事力量现在集中为警察提供协助。他们真正明白他们能够在地区和地区以外发挥作用。这归功于我们提供的训练和协助。

美国之音:我们看到中国正在拉拢萨尔瓦多,试图在这里设置一个港口。你是否担心中国能够在离美国如此近的地方插足?

法勒:我们不质疑伙伴国家做出的选择。可我们提倡价值观念,提倡民主、人权和法制等。我们拥有同样的价值观。这些军官和新兵都在美国学校接受过培训。我们信奉这些基本的原则。我当然会转而说,“中国可能会带着一些很有吸引力的建议到这里来。可不要忘了他们在民主法治和财产尊重等所有这些原则上所持有的立场”。

美国之音:地区当前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对玻利维亚日趋升高的暴力存在哪些担忧?你是否担心那里的抗议会引发更大的行动?

法勒:有一个恶性循环的威胁正在影响美国的安全,破坏我们拉美社区的和平、繁荣和民主。这个恶性循环的威胁正在影响当地年轻的政府。这些年轻的民主国家一直发生内战。他们的政府机构还年轻,还处于新生阶段,可他们是我们民主的力量所在,就像美军一样。这些年轻的机构易受腐败的影响,易受跨国犯罪集团的影响,后者是腐败的温床,为了金钱与权力不顾一切。这些犯罪集团的财力通常比他们面对的安全机构更加充实。中国俄罗斯等外部势力也是依据这些同样的条件而发展。这是个威胁。

脸书论坛

网上问卷

美国国会众议院12月3日压倒性通过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谴责发生在新疆的人权危机。中国政府谴责美国国会接连通过香港与新疆人权法案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您同意中方的说法吗?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