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0 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

马云的身份和国进民退困境下的中国私营经济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资料照片)

马云是共产党员!当西方媒体从中共党媒上发现这位中国最富有的民营企业家原来也是政治精英俱乐部的一员时,多少感觉有点诧异。共产党从意识形态上应当是代表工人阶级等无产者利益,而马云的财富表明他应当处在对立阶级的金字塔顶端。

中国媒体或许认为外媒大惊小怪,不过谈起这个话题也是津津乐道。他的大学同窗被这个关于马云是党员的消息把他一下子拉回到青葱岁月。原来,马云在杭州师范学院就读时,就是该校学生会主席,而且是杭州文革后恢复学联第一届主席。

阿里巴巴内部已经有着一个庞大的共产党系统。

马云的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次年公司就成立了党支部。到2008年,该公司党支部升格为集团党委,下辖3个二级党委、1个总支、2个直属支部,共有党员2,094。中国媒体援引的这些数据显示,到2017年底,阿里巴巴已经有中共党员6,051名。

阿里巴巴的党建系统

相比之下,百度和腾讯到2011年才成立党委,比阿里巴巴落后3年。

中国媒体称“马云是个好同志”,并透露5年前当中国总理李克强和企业家座谈时,就直呼马云“同志”。据说,并非谁都能被总理当作“同志”。

马云的党员身份是在中共党报11月26日发表的《关于改革开放杰出贡献拟表彰对象的公示》中被列出后,被媒体传遍全球的。

同被列为表彰候选人的还有另两位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腾讯的马化腾和百度的李彦宏。但他们都是无党派人士。

马云是个值得信赖的好同志

中国媒体说,马云没有刻意隐瞒过其党员身份,只是人们也从来没有留意过。

纽约时报报道则说,他的党员身份曝光之所以引人关注,也是因为他曾经试图和政府保持距离。当他在公开场合被问及如何处理和政府的关系时,他说过“爱政府,但不要和政府结婚。”

但是,中国媒体报道显然将自称“风清扬”深藏不露的马云作为一面旗帜树立起来。多家媒体披露马云是在共产党的革命圣地延安苦思冥想做出建立淘宝这个今天看起来了不起和成功的决定。

马云曾三度赴延安。后来,马化腾和刘强东也穿着红军军装走了一遍圣地。

马云还在中共另一个革命圣地古田开了两次会。他在2007年支付宝最困难、监管压力最大的时候,还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支付宝,我想都不会想,会在1秒钟内把这个公司全部送给国家。”

深藏不露的“风清扬”

外界惊讶于低调谈论与政府之间关系的马云,其实在他的企业中已经做足了党建工作。一些读者在相关文章后发帖,称赞马云“值得信赖。”但有人质疑,阿里巴巴党支部都金庸武侠式招牌,是否符合党章。

中共党员占中国人口比例近7%,马云并非唯一有亿万身家的中共党员。其他巨富共产党员还有万达集团的王健林,和房地产开发商恒大集团的许家印等。

中国人对富豪和共产党员这样奇妙的结合已经见怪不怪。外界其实已经看到中共虽然仍然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但在经济上则务实地拥抱资本主义。民营企业之所以能够表现出其活力和创造性,或许也得益于政府对意识形态的淡化。

江泽民在其任内甚至为资本家和共产党的结合建立理论上的支持。朱镕基担任总理时,中国的国有企业规模大幅缩减。许多过剩和效能低下的工厂关门或被兼并。

民营企业是中国经济的活力源泉

但是,习近平主政后,又大力推动国有企业,并喊出将国企做优、做强、做大,将“国进民退”推向新的高度,甚至出现“私营经济离场”的论调。

中国财经界人士吴小平9月在《今日头条》发表文章,称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国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以便能将散沙聚成拳头,更好地应对贸易战等外部挑战。这样的论调引发强大的争议,也令外界担心中国是否会停止改革,逆转道路。

生存条件恶化的私营企业因难以从国有大银行贷款,开始用股权质押的手段融资。但是它也成为一道经济暗流,成为经济的一个巨大的债务隐患。随着股市下跌,用作抵押的股权也在缩水,进而引发震荡。中国股市从年初到10月已经蒸发了4分之一的市值。

国庆长假过后,中国股市接着暴跌。投资者对宏观经前景感到悲观。中共高层显然意识到问题已经严重的可能威胁稳定,罕有地齐声喊话,力挺民企。

民企境况恶化威胁稳定 高层罕有齐声力挺

副总理刘鹤强调民营经济对整体经济的贡献和意义,称其“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贡献50%以上的 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

习近平也强调民营经济对整体经济的重要作用。但他同时仍然强调了国企的重要性。

高层齐声救市效果并不好,分析认为,投资者听到的只是口号,看不到具体行动,很难令他们信服。

马云等民营企业家被列为杰出贡献表彰候选人,显示出当局在继续挺民企,虽热仍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在这种荣誉表彰的宣传手段上。

中共之所以用这样的方式去鼓动热情,而非就结构性问题进行改革,就是大家都相信这样做是有效果的。

在北京的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前排右侧) (2009年12月6日, 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在北京的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前排右侧) (2009年12月6日, 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北京独立学者、近代史学家章立凡说,自现任领导人(习近平)上任以来,将党置于领导一切的至高地位,民营企业家要生存,当然愿意去表现忠诚。

民营企业家入党为求生存

谈及马云党员身份引发的关注,他说,这在中国民营企业中已经成为一个趋势。他说:“但是现在看呢,民营企业家要戴红顶子,这个可能倒是一个趋势。这样会多一层保险。这么多年来,民营企业家热衷于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好像也包括入党。”

就在不久前,马云宣布将提前退休的消息同样也引起全球关注。他在事业如日中天时突然宣布退休,引发外界对他何以退下做出了各种猜测。多数人认为这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如果马云都可能失去信心,是否意味着中国经济潜在的巨大问题即将显现?或者是马云对国进民退下的中国私营经济的前景已经不抱有信心了?

马云试图淡化导致他决定提前退休的原因。但他所说的难以令外界信服。他现在又被推向前台,以往未受关注的党员马云,被刻画为一个忠诚的党员形象。

纽约时报报道这样看待马云党员身份被曝光:事实上,此事揭示出一个渴望将自己与资本主义成功故事联系起来以证明自己合法性的政党。

资本主义成功有利于中国证明自身合法性?

近代史学家章立凡认为,在吴小平的“私营经济离场”论调的文章发表后,接下来就有马云要退休的新闻,“我想这些都不是没有关联的。”

他认为中共前一段时间却有这样的打算,他说:“现在党国缺钱啦,吃掉民营企业的这种欲望也是有的。”

近几年,中共一直在强调混合所有制模式。章立凡说,混合所有制其实和毛泽东1950年代时候搞的公私合营异曲同工。他写过一篇文章,强调了清末以来的三次国进民退的教训。

章立凡说:“这三次国进民退,其中有两次都导致了政权更迭:一次就是大清末年;一次就是民国政府被共产党推翻。其实都是跟经济上的国进民退有非常大的关系。”

章立凡:近代中国三次国进民退的教训

该文在中共体制内被广泛传阅。这样的历史教训,会引起上层的注意。大约在同一段时期,中共开始重点关注民企问题。章立凡说:“它排出了一个时间表。后来就是做出了一个急转弯,正式表态支持民企。”他认为着可能是从“经济50人论坛”开始,体制内有很强声音要求抱住民营企业。

章立凡说:“关系到政权的存亡的时候 ,他们才真正触动了。”

但是,外界对中共支持民企的承诺抱持保留态度,因为还看不到北京在这方面有任何实质性的举措或计划。

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在新加坡的资深中国经济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考虑到政治方面的原因,几乎没见过他们真正想要解决什么问题。他们都是打嘴炮,每次都是拿出一些小动作,设立起这些基金,给私营部门供给更多资金。但没有一个是从根本上解决导致私营企业困境的根本问题。”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如果照着以往轨迹,那么根本问题仍然无从解决。或许他们在事情搞砸之前,终于认识到必须采取行动,更积极地加以解决。

中共挺民企是“嘴炮”?

中国的民营企业中,有很多其实有上层的利益,即章立凡所说那些在民营企业中有股份利益的红色权贵。他说,所谓“白手套”现象很普遍,常常看到那些出事的企业家,就是“白手套。”

至于一些背景比较强到现在还没有出事的企业家,章立凡说,仔细看它的股权结构,可以发现其实它背后还是有大量的红色权贵在其中。这事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就是民企只有挂上了权贵,它才能够生存和发展。而权贵自己不便到处出面,就要利用民企这个招牌来获取利益最大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