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7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人权组织:中国继续整肃维权律师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北京会见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等多名维权人士。余文生因公开要求罢免习近平结束极权专制而被捕。(推特图片)

中国湖南省有关当局吊销了两名维权律师的执照,使得这两人的名字列入最近几个月来在全国各地遭遇同样命运的越来越长的律师名单。

根据部分国际人权组织的统计,十几名律师和一些律师事务所已经失去了工作开业的权利,此举代表大约于三年前开始的对人权维护者的大抓捕进入新一波的打压浪浪潮。

很多维权律师表示,中国司法系统实行的行政处罚已经在当地维权者当中造成寒蝉效应,这些人不仅被剥夺了执业的权利,他们的生计也成了问题。

上个周末,湖南省司法厅举行了对文东海和杨金柱律师取消律师资格的处罚听证会。

湖南省司法厅没有公布对这些律师最终决定的完整说明,也没有回答美国之音记者任何有关问题,只是让记者去湖南省司法厅的官网查询。

律师被取消资格

湖南省司法厅网上公布的声明只对这些处理进行了简要的说明。湖南司法厅网站上的一份声明说,在周日举行的杨金柱的听证会上,这名律师以及调查人员都完全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另外一份声明说,在其周六的听证会前,文东海律师及其支持者与一名男子发生争执,该男子的身份不明。文东海后来报警,并被到当地所在辖区做笔录,事件导致他无法出席听证会。

湖南省司法厅在声明中决定,鉴于他“无正当理由缺席”,文东海的听证会被中止,而且不会再举行听证会来听取他的申辩。

文东海表示,尽管估计他的反对不会有任何用处,但是他还是提出了复议,要求推翻司法厅的决定。

恐吓律师

2015年7月,中国开始大规模打压维权律师,有300多名维权活动人士被捕、遭到殴打、骚扰或者被监控。

文东海表示:“这是延续709以来的做法,它的目的就是要让律师群体完全不敢作声、配合他们对其他群体的打压。”

文东海曾经是一名警官,他为三名广州促进非暴力抵抗和不合作主义的运动人士进行过辩护。他还代理过一些法轮功学员以及在2015年7月的打压行动初期被迫害的王宇的官司。

根据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过去8个月期间,至少有17名维权律师和三家律师事务所因为履行职责被吊销了执照或者证照被作废。

打压变本加厉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表示,“中国将这群律师视为极其严峻的威胁,挑战着其政权的合法性。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对这些律师进行个人和系统性的打压。我觉得那是非常蛮横无理的。”

何俊仁敦促国际社会继续发声。他还建议华盛顿对那些为制定整肃律师政策负责的高层官员实施制裁。

文东海表示,尽管遭到迫害,很多人权律师不会屈服。

文东海表示:“(律师对)这种采取类文革式的手法、打压民间,造成一些阻碍,所以他们要把律师消声。 ”

他还说:“通过709打压之后,没有达到他们预期的效果,所以,他们第二轮打压,第二轮打压主要是以司法机构的行政处罚为主,然后辅之于对律师的一些刑事抓捕,比如说,余文生和李昱函。。”

余文生是王全璋的辩护律师,王全璋自从2015年底以来一直不被允许和他人接触。余文生在去年中共5年一次的19大之前公开呼吁弹劾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并进行政治改革。

在那之后他被取消律师资格并在今年1月底被捕。今年4月19日他被控犯有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妨害公务罪”。

创伤的经历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他被捕后遭到骚扰和两次传唤。她说,这让她和他们13岁的儿子受到创伤。

许艳说:“孩子这次的受伤也比较大,他前两个月得整夜地开着灯,才能睡觉,现在回家就爱把门关上,也不太喜欢别人进他房间。”

她说:“我从母亲的角色来看,这次对孩子的伤害也比较大,因为几个非常残酷的事情[父亲被捕、母亲被传唤]都让孩子经历了。”

自从709大抓捕事件开始以来,国际社会一直强烈批评中国对待维权律师和他们家人的方式。上周在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会晤了许艳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以及王宇和其他人以示支持。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