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8 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

中国709抓捕案3年后仍迫害人权律师


被拘留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北京(2018年4月12日)。

7月9日星期一是中国当局对人权律师采取大规模镇压行动3周年的纪念日。人权律师王全璋依然被羁押不能与外界联络,也不准会见家人或律师。

至今仍有王全璋的案件没有得到审理。当年中国当局展开抓捕行动,有320多位人权活动人士被逮捕或骚扰。外界依然担忧在押的人权活动人士被虐待。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表示,她亲身目睹中国当局对她丈夫和所有受大抓捕影响的律师和公民的迫害。

她说:“他2017年2月14日被提起公诉。但过去一年没有一个人敢见我们谈案件。不管我到多少部门去申述,还是无法得知我丈夫的消息。整个抓捕是人为的司法不公,是虚假指控,是非法的。”

李文足一千多天来一直在申述和寻找丈夫。美国之音致电负责审查王全璋案件的天津检察院的媒体联络部门,但无人接听电话。

王全璋自被抓捕后一直没有消息,这令外界很多人担忧他是否还活着。

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星期天发起人权活动人士到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中联办的抗议,要求立即释放王全璋。他们还要求中国当局取消对十多位人权律师采取的吊销或注销律师证的行政惩戒。

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16位人权律师和3个律所被当局通知失去执业证和执照,他们多数与2015年的709抓捕案有关。

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说:“我认为,这同样是不公道和应受到谴责的。当局谋求剥夺这些律师生计和工作权利。当然,我们公开予以谴责。我认为这是镇压的继续。”

包括王全璋在内的仍被羁押的人的命运,一直让外界深感忧虑,尤其是那些获释的人披露受到酷刑的细节,包括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不让睡觉、殴打、口头及心理威胁等。

709大抓捕案最早被抓的王宇律师,上周告诉香港一家电视台,她在电视上的认罪是被迫胁的。这位47岁的律师表示,在当局威胁会伤害她的儿子后,她无奈地认罪。

2015年4月18日中国律师王宇在北京接受采访。
2015年4月18日中国律师王宇在北京接受采访。

王宇在电视采访中说:“当局说,如果我能按照他们事先准备的材料认罪,我就有可能同我儿子团聚。”

王宇表示,在审讯过程中,她被铐在一个铁椅子上长达5天,不让睡觉,被困在墙角,连伸腿的空间都没有。

王宇2016年晚些时候获得取保候审。今年早些时候得以将儿子送往海外读书。她抱怨说,当局扣押了她和丈夫的护照,而且对她恢复律师执业的请求不予答复。

王宇的辩护律师文东海表示,他不相信中国政府会纠正抓捕错误,也不会允许维权律师继续执业。

他说:“根据他们以往的记录,中国当局极少认错,改正错误的做法。比如,他们会改错,让我重新执业吗?我怀疑。目前的政治环境,不可能。”

文东海说,如果不是维权律师作为缓冲,中国当局将会面临更多的愤怒的上访者。

观察人士表示,中国对虐待囚犯的指控非常冷漠。狱中的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怀疑,江天勇的父亲最近探监时观察到,江天勇被强迫服药。

江天勇2017年晚些时候以“煽颠”被判刑两年,到明年2月才刑满。

金变玲说:“他说每天吃两次药。但他严重失忆,记不起太多事情,包括基本的情况,像女儿读几年级或者自家的号码。”

自2013年和女儿住在美国的金变玲表示,她6月底申请获得江天勇的服药记录,但是河南的监狱管理方没有回复。美国之音打给监狱管理当局的电话无人接听。

2012年5月2日,中国人权活动家蒋天勇对医院外的记者讲话。
2012年5月2日,中国人权活动家蒋天勇对医院外的记者讲话。

在这些强迫认罪和服药指控披露后,国际人权组织呼吁其他国家继续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结束对人权律师的迫害。

不过,何俊仁表示,尽管中国的人权纪录非常糟糕,但是西方民主国家仍将维持良好外交关系视为首要,这非常令人失望,也是短视的。

图集:李文足等709律师亲属维权及美国有关表态(30图)

评论 (18)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