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2 2020年8月8日 星期六

中国网络观察:当局抓走许教授


中国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 (推特照片)

7月6日,以大胆直言鼓吹中国应当加入文明国家行列实行宪政而著称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中国警方从家中抓走。在这位国际知名的法律学者被抓走之际,中国共产党当局对这一消息实行严密封锁。

许章润教授的支持者通过海外社交媒体发布消息说,“2020年7月6日上午八点多,二十多个警察包围许章润位于北京六环外的住处,十多个警察进入许章润住处搜查,拿走电脑等财物,带走了许章润。 许章润自从于2018年7月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后,曾被警方软禁于家多日,2019年3月,清华大学强制停止他给学生讲课,并且被中国当局限制出境。”

这一消息目前还没有得到中国官方的证实。与此同时,中共当局显然是对抓走许章润教授的消息相当重视,并采取了有力措施封锁、封杀有关消息和评论。

7月6日中国北京时间晚上10点,互联网用户在中国主要的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搜寻“许章润”会被告知,“抱歉,未找到相关结果”。与此同时,新浪微博搜索所推荐的显然是符合中共当局宣传需要的明星八卦消息或政治话题,其头七条是:

仝卓喊话郑云龙

鸡蛋价格半年降近3成

郑云龙方回应仝卓喊话

河神

黄子韬关注徐艺洋

河神2开播

港独分子周庭认罪

在许章润教授被抓走的消息传出之际,关心当下中国状况和消息、关心许章润教授安危的读者在言论控制相对稍微松一点的其他中国社交媒体网站上可以看到零星的有关许章润的消息,但那些消息/信息都是用户重新发表的有关许章润的旧闻,如:

——(书评:许章润著《政体与文明——立国,立宪,立教,立人》)本书内容围绕现代中国语境下,建构理想政治秩序,进求国民福祉与公民自由平等这一大是大非议题。作者在书中谈到的政治秩序,不是那种围绕着英明领袖及其政党的“献计献策”,更非奴隶式“听话出活”,而是要求有公民参与的开放政治,并认为一个不能提供普世之思的“文明”,不配伟大二字。

——“文明”这两个字,某些人不配

还有中国网民眼下以书评的名义介绍许章润其人,其言,并以此表达他们对他们眼中的这位正直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敬佩:

——《坐等天明》本书系一部散文和短论集,收集著名法学者许章润先生近年所作随笔百余篇,基本意象是在时间之维和乡土缅怀中展开思旅,将对于故土、校园的追想,有关人生和人心的感喟,面对世道人心的体味与品评,尽付于落日苍烟般的娓娓追述。

——学术为天下之公器,法意以明理为己任。人生不息,学无止境,在于一个讲理的过程。不讲理,也无理可讲,或者有理无处讲,人间便是地狱。

先前许章润教授公开发表文章,呼吁中国放弃一党独裁,加入世界文明潮流,实行宪政。他所任教的北京清华大学为此对他实行停职、停课的处罚。

今年3月,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随着中共当局的新闻封锁和误导性宣传而在中国大扩散并或祸害全世界之际,许章润在发表题为《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的文章,指出导致这次疫情大灾难的关键性问题是中国“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以及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

许教授在文章中特别指出,中国当今统治者在“疫疠猖獗当口,所谓‘亲自’云云,心口不一,无耻之尤。”

在当局强调舆论一律、严厉打击异议的当今中国,如此秉持学者的良心和学识大胆直言会有什么后果,许章润显然心里明白。他就此写道:“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但大疫当前,前有沟壑,则言责在身,不可推诿,无所逃遁”。

美国《纽约时报》7月6日星期一援引许章润的朋友耿潇男的话报道说:“‘邻居描述说来了大约10辆警车,20多名警察封锁并进入他家,把他带走了,’从事出版及影视的商人耿潇男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这一说法与另外两名匿名接受采访的友人描述一致。

“‘许章润说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会被带走。他家前门上一直挂着一个装有衣服和牙刷的包,就是为这一天做准备的,’耿潇男说。‘但真的发生了还是很让人震惊。’”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