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1 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美国战略东移,应警惕中国在中东乘虚而入


2016年1月23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在德黑兰见面。

美国新政府上任以来虽已表达了调整对伊朗的政策、重回伊朗核协议的意愿,但美伊两国关系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在另一方面,中国和伊朗的关系则仍在不断加深。美国政治观察人士警告说,中国在中东地区不断扩大影响力终将对美国构成威胁。

中东曾是美国二战之后投入战略资源最多的地区,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该地区在美国对外地缘政治中一直占有核心地位,但随着中国的迅速崛起和全球经济重心逐渐向亚太地区转移,美国从奥巴马总统时期开始积极调整国家战略,将国家安全战略重心从反恐逐渐由中东转向了亚太地区。

作为美国长期战略规划的一部分,奥巴马任内不但高调提出“重返亚洲”,而且开始从伊拉克撤军,终结了大规模军事介入中东的政策。在“美国优先”原则之下,特朗普总统时期驻伊拉克美军规模再次减少,并从叙利亚撤军。特朗普从竞选时就明确反对卷入中东地区“永无休止的战争”,反对为中东的“国家建构”花钱,与此同时大力推进“印太”战略的实施。

在美国中东战略呈收缩态势的同时,中国则大力提升与该地区国家的关系。中国目前已同伊朗、阿尔及利亚 、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4个国家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此外还同吉布提、伊拉克等8个阿拉伯国家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中东很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中国商务部网站上公布的最近的统计数字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额达1148.9亿美元,中国企业在阿拉伯国家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160多亿美元。

美国2003年出兵推翻萨达姆倒台后,伊拉克石油业得到迅猛发展,而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是其石油出口最大的客户。2020年中国原油进口来源国前三位依次是沙特阿拉伯、俄罗斯、伊拉克。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地缘政治专家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D. Kaplan)说,中东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布局中把欧亚大陆各国项目连接起来的关键一环。他对美国之音说:“为了把这些地方连接起来,中国正在积极兴建、援建、或资助港口、军事基地建设,并跟大中东地区国家建立起紧密的经济和战略伙伴关系。这些都是一带一路战略的一部分。”

卡普兰上星期(1月21)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付出了流血的代价和财力却一无所获。这篇题为“北京填补中东真空”的评论说,北京奉行的商业和帝国式的态度令其在中东不站在任何一方,与伊朗、以色列和沙特都拉关系。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的实力投射最终将对美国构成威胁。他说:“这是一个威胁,因为过去几年华盛顿大多谈论的是我们需要从中东撤出来,因为我们在那里卷入的是所谓的没完没了的战争。如果我们真的撤出中东、哪怕是部分地撤出来,都将会给中国一个巨大的机会。这也包括俄罗斯,但是主要是中国,因为中国在资金和工程技术方面有这个能力。”

伊朗 -- 中国在中东的“桥头堡”

中国目前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和石油买家,也是伊朗最大的非石油产品出口市场和重要的外资来源地。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19年双边贸易额为230亿美元左右。两国在2016年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纽约时报去年曾报道说,双方将签订一项长达25年的具体落实这一伙伴关系的协议,除了两国将大力加强经贸合作之外,协议还包括了在军事方面的深入合作。

中国中东问题的一份研究报告说,中伊贸易总额在1994年时仅为4亿多美元,在2000年时增加到24.8亿美元。 到2019年, 中国商务部在去年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指南中透露的数字显示,中伊双边贸易额已经达到230.3亿美元,增长近10倍。

在目前美国新政府对伊政策倍受关注之际,两国领导人最近再次强调要加强两国关系。伊朗官方的《今日帕尔斯》报道说,伊斯兰议会议长穆罕默德·卡利巴夫本星期在与中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举行视频会议时称,伊中关系在各个领域进入进行合作的“新时代”,“对国际和地区发展的共同看法使两国之间的关系得到加强。”

波兰雅盖隆大学教授米赫尼科(Wojciech Michnik)说,在中东有影响力的大国中,伊朗是中国必须争取的合作伙伴。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伊朗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大国,在2003年美国出兵伊拉克、萨达姆倒台之后,从地区相对强国的角度看,伊朗随之得益,在中东地区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在西利亚和也门都有代理势力。”

观察人士指出,由于中国大部分的进口石油都依赖位于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之间的马六甲海峡,是中国远洋战略软肋,而“一带一路”的目标之一被认为是通过管道直接将油气输送至中国,而在“一带一路”横跨亚洲、欧洲和非洲、以及海上的几条线路当中,伊朗几乎都是必经之路。

美国肯塔基大学国安全研究学者罗伯特-法雷(Robert Farley)说,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专家们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一直有一种看法,认为中东问题分散了美国的注意力,但是现在对这个问题开始完全改变了,人们开始重新定义美国的中东接触政策,意识到为了应对中国必须重视中东。

他对美国之音说:“是的,我们需要应对中国,但是也需要注意到中东,并不是因为恐怖主义,而是因为中国在伊朗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因为中国正在跟沙特等等国家发展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