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8 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分析:中国私营网络媒体为赢利而试探当局审查底线


在中国市场较受欢迎的一些智能手机应用程序

2018年3月,两名快手短视频主播为博取观看人数,在湖南益阳爬上警车上演“直播”,随即被逮捕并分别处以12天和15天的行政拘留。当局担心,这样的惩罚在新网络媒体环境下的经济利益吸引面前并不能形成有效震慑。

一名长期关注中国媒体的观察人士说,中国的私营传媒平台在利益驱使和新技术的帮助下正在默许这类挑战权威的言论和行为,正在以一种颇有创意的方式躲避和削弱当局的网络审查。

经济利益促使中国私营网络平台试探底线

独立研究学者蒋慧娜(Louisa Chiang)星期四(6月28日)在位于华盛顿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说:“我们看到更多的资金流入新媒体产业,来自股市和私募股权融资的私人资金一直在流入。所以不像以前,政府通过行政等手段对媒体有更紧密的控制。在新媒体中,现在情况非常不同。”

蒋慧娜在《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发表过文章,此前担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东亚项目专员和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商务专员。

她在“国际媒体援助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Media Assistance)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报告中说, 佣金和广告收入正在促使中国新兴媒体平台不断测试审查者的底线。

《2018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说,2017年中国网络广告市场规模超过3800亿人民币,网络广告、网络游戏、网络视频成为拉动传媒产业发展的三大动力,移动广告占网络广告市场规模的69.2%,超过了传统媒体广告市场总和。

以挑战权威“博取眼球”的做法显然已经引起了官方的注意。中国警察网的一篇文章说, 观众“打赏”、点击率可以直接转化为现金,这样的利益驱使视频直播者以反向营销的方式甘愿冒行政拘留的风险获取金钱利益。

文章还承认:“(网络)平台并不会主动监管,甚至还存在有意借机试探官方监管尺度之嫌,‘嘴上严控,私下放任’的两面姿态较为明显”。

中国社交媒体故意“纵容”敏感内容

当然,这类借挑战权威来进行“反向营销”的中国草根网络主播还是少数。大多数主播以娱乐、游戏、生活等不涉及政治的内容吸引观众。

不过,在中国网络防火墙内,社交媒体和新视频媒体利用敏感的社会新闻题材(例如上访、揭露腐败、曝光强拆等)赚取点击量、试探审查底线的做法由来已久。

监督世界各地自由民主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东亚事务高级研究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说,新浪微博的内部审查者几年前就透露,他们试图在官方下达禁令前尽量延长那些有关社会群体事件新闻的“寿命”,以提高网站点击率。

投资者有信心 公众号起死回生

独立研究员蒋慧娜还说,社交媒体上,一些极具影响力的“意见领袖”帐号和草根公众号因触及敏感议题被封,但微信和微博往往允许他们在不久后“转世”,这说明投资者对某些异见声音的市场号召力仍然抱有信心。

其中一个例子是,前《凤凰周刊》执行总编、媒体人黄章晋2013年创建的微信公众号”大象公会”2014年被禁。“大象公会”在三个月后又被解禁,并在2015年获得600万元人民币融资。

据黄章晋本人透露,被禁可能与该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有关新疆维吾尔族青年身份认同问题的文章有关,他的网络媒体内容被批评为煽动民族分裂。这名负责人说,今后将谨慎处理政治题材。

自由之家:戴着脚铐跳舞仍有别墙外自由

“自由之家”的库克仍然对中国的网络自由感到悲观。她说,要在中国获得真正的信息自由,仍然需要网络防火墙之外的信息,因为墙内外的信息价值水平仍然存在差异

她说:“中国的许多网民都想拥有更多的信息自由,想对政府的所作所为有更多的了解,并拥有一个自由的观点,但这与人们实际能够获得的具体信息还是不一样的。

库克说:“比如政府的其他形式、《纽约时报》有关中国高层政府腐败的报道、新疆的情况、法轮功受到迫害等等。你如果只在中国网络防火墙里面活动,是很难获得这类信息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