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6 2022年7月6日 星期三

高层喊中立,战狼推宣传:中国对俄乌战争的两手操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中国最高领导层拒绝明确选边,一再强调中国愿意发挥“建设性”作用,并呼吁国际社会帮助局势降温。然而,中国官媒和外交官却不断在国内外助推俄罗斯的战争宣传和虚假信息。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中国真的像其领导人说的那样中立,中国的网络上不会充斥着亲俄信息和阴谋论。

这些虚假信息覆盖范围广阔。不仅有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逃离首都基辅这样的假消息,也包括美国在乌克兰和全球的实验室内建造生物武器这种没有证据基础的阴谋论。随着俄罗斯官媒在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上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措施,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等中国官媒通过引述的方式,继续向世界各地的观众与读者散布来自俄方的虚假信息。而在网络“防火墙”内,中国通过审查措施,打造出了一个充满亲俄、反美反西方言论的舆论环境。

美国和欧洲依然在努力游说,希望北京帮助制止莫斯科的侵略。但中国官媒和外交官近来的一系列言行,让专家担心这只是西方的“一厢情愿”(wishful thinking)。

“我想人们低估了中国已经在多大程度上支持俄罗斯以及俄罗斯的信息传递。”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分析师爱迪恩·苏拉(Etienne Soula)告诉美国之音。“把中国想像成这场危机的中立调停者有些天真。”

中国高层坚持打造“中立”形象

战火爆发几周来,中国的最高领导层依然在话术上展现中立姿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尚未就此公开发言。但总理李克强在3月11日的一场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支持“俄乌双方克服困难、和平谈判”。

“中方愿为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发展繁荣作出自己建设性努力,” 他说。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3月7日的记者会上也使用了相同的语调:“解决复杂问题,需要的是冷静和理性,而不是火上浇油、激化矛盾。”

美中星期一(3月14日)在罗马举行了俄乌战争以来的首次高层对话。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中国负责外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据报进行了长达七个小时的“紧张”会谈。

中方新闻稿显示,杨洁篪在会上谈到乌克兰局势时,再次表示中方致力于劝和促谈。

“国际社会应共同支持俄乌和谈尽快取得实质性成果,推动局势尽快降温,” 新闻稿说。

中国官方账号在国际社媒平台展现亲俄姿态

但中国在信息领域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却与高层的“中立”、“有建设性”形象大相径庭。在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上,中国官媒和外交官们不断宣传俄罗斯的官方立场。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中国官媒和外交账号大多采用了俄官方用语“特别军事行动”(Special Military Operation)来描述这场战争。

美国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旗下的保卫民主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的最新报告显示,在其取样的部分中国官媒和政府推特账号发送的推文中,截至3月12日,“特别军事行动”或“特别行动”被使用了180次。而“入侵”仅有145次,其中有三分之一指的是美国对伊拉克等国的入侵。

报告还发现,这些中国账号在使用“特别军事行动”时常常不加引号,这意味着他们将该描述认作是客观事实,而非对俄罗斯话语的引述。

中国与北约的关系一向紧张,但报告发现,中国官媒在2月份之后开始大规模推广一种新的叙事模式,即“北约东扩”给俄罗斯带来了“合理的安全担忧”(legitimate security concerns)。和2021年一整年相比,中国官媒光是过去一个半月以来提到“北约东扩”的次数就增长了500%。中国的官媒和外交官们以此为理由,为俄罗斯的入侵提供辩护。而这种叙事模式最初同样来自俄罗斯官方。

另一个被中国官媒借用的叙事模式则是普京所称的“去纳粹化”。2014年后,俄罗斯积极将乌克兰渲染为“新纳粹国家”,并最终成为其入侵的理由之一。报告发现,过去几年里,中国几乎没有用“纳粹”描述过乌克兰。这样的话术直到今年2月以后,才大量出现在中国官媒和外交官的推文或转发的推文当中。

除了采纳俄罗斯的官方宣传,中国官媒几乎原封不动地转发俄罗斯官媒和政府给出的所有消息,包括假消息。

中国官媒多次转发消息称乌总统泽连斯基已经逃离基辅。报告发现,中国驻贝尔法斯特总领事张美芳曾转发一条来自自媒体的推文。这条推文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称泽连斯基已经逃到波兰,并指控泽连斯基的“纳粹化大屠杀军队”(nazified genocidal army)正在杀害乌克兰人。

3月3日,CGTN引用俄总统普京的话称,乌克兰“新纳粹”向中国学生开枪,致使两人受伤。该消息至今未得到证实,甚至引来了中国官方“辟谣”。《环球时报》3月4日引述中国驻乌克兰使馆的工作人员的话说,俄乌冲突中受伤的中国公民只有一位,受伤地点也与俄方所说不同。

保卫民主联盟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苏拉告诉美国之音, 他发现中国在采用俄方宣传上的程度,在战争开始后不断加深,目前已经从采用叙事模式进化到了采用阴谋论的阶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8日在记者会上宣称美国在乌克兰拥有生物实验室,称美国驻乌克兰使馆删除了涉及实验室的信息,并暗示美国在这些实验室当中研制生物武器。该言论受到了中国外交官们和官媒在推特上的广泛传播。

美国官方已驳斥这个来自俄罗斯军方的阴谋论,澄清仅和乌克兰实验室保持着合作关系,更没有研发生物武器。但赵立坚继续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要求美国自证清白,就算被媒体现场拆穿也不退让。

在3月14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名记者指出,赵立坚称美国驻乌克兰使馆删除实验室信息,但相关信息并没有被删除,依然存在于网站上。

对此,赵立坚仅回应称“我看到的信息跟你的不同”。在记者的追问下,他再次重复实验室信息被删除的不实说法,拒绝做出进一步解释。

借助审查 中国在国内打造阴谋论的温室

在推特和脸书这样开放的社媒平台上,俄罗斯与中国宣扬的阴谋论等不实信息常常受到独立媒体和新闻人的事实核查。但在中国的“防火墙”内,中国官方通过审查手段,严密控制信息流动,保证了“生物武器”等阴谋论的有效传播。

中国时间3月11日上午八点左右,在微博的热搜话题前50名中,有至少五个与该阴谋论有关,这些话题包括““美直接支付在乌生物武器研究的费用”、“乌生物实验室大量血清样本被转移”、“美在乌研究能从蝙蝠传播给人的病原体”等。部分话题呼应了赵立坚过去传播的另一个阴谋论:新冠病毒来自美国。

这些话题中,由《人民日报》主持的“俄公布美在乌实施军事生物计划材料”更是登上了热搜榜首,吸引了超过2.6亿次阅读和3万讨论。

在前微博审查员刘力朋看来,这样的话题登上榜首,背后必然有官方的支持。

“它能上热搜第一名,必须是有指令才能去办的,” 刘力朋说,“不是说能随便把一个这么敏感的时政话题推到热搜第一名的。(微博)平台是没有这个权限的。中国当局是很反感你自己去创造时政话题的。”

另外,他还发现,包括《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的三大央媒同时推广了这一话题。而一般只有“两会”这样的官方事件才会受到如此待遇。

除了亲俄反美的虚假信息被推广外,中国社媒平台还同时打压反俄反战言论。反战联名信被屏蔽,反战抗议视频被删除,就连美国使馆澄清阴谋论的声明也受到了同样待遇。

3月11日,美国驻华使馆在推特上表示,一条反击实验室阴谋论的相关微博被新浪管理员设置为“仅自己可见”,一篇相关的微信文章也被禁止分享。

“这是比较少见的现象,” 刘力朋说。“一般来讲美国使馆的微博不会被删,而是底下会跟一堆五毛去洗它的评论区。”

他说,美国在中国的民族主义语境下已经成为了“敌对势力”,无论说什么,中国官方都不会在意。但这次驻华使馆的文章受到审查,显示了中国“比较强烈的偏向”。

专家:官媒是中国官方态度的真正指标

美国和欧洲仍没有放弃联华制俄的努力,但观察人士对此并不看好。

保卫民主联盟在这份研究中国散布虚假信息的报告结尾写道:这份分析认为,中国外交官和官媒不仅放大亲俄信息,同时加强了对美国、欧洲、乌克兰的错误指控。对于那些希望北京能够和华盛顿、布鲁塞尔等一道追求共同利益的观察人士来说,这一现象令人深深担忧。

由佐治亚州立大学教授玛丽亚·莱普尼科娃博士(Maria Repnikova)和博士生温蒂·周(Wendy Zhou)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的研究显示,中国国内社交网络上的亲俄言论很大程度上存在于反美、反西方的框架之下。

“这种将亲俄评论作为挑战西方道德地位的一种方式,符合中国外交话术中不断增长的好斗性的模式,” 文章写道。

《外交政策》副编辑詹姆斯·帕尔默(James Palmer)早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认为,中国并不是真的在意帮助俄罗斯,而是希望借此次机会抹黑美国的声誉。他还认为,想要看出中国领导层的真正态度,与其看中国在国际场合说什么,不如观察中国的对内宣传。

研究员苏拉赞同这样的说法。他认为,如果中国真的像其领导人说的那样中立,中国的网络上不会充斥着亲俄信息和阴谋论。

“如果高层不想某件事发生的话,你不会看到下层对此如此执着的投入,” 他说。“当中国出现女权主义信息的时候,它们50分钟内就会被从网上删除。现在(开战)已经三周了,人们依然在赞美俄罗斯的战争机器。”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