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5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中国最高院发生档案失踪奇案


网上流传一段疑似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视频。(推特截图)

2018年即将结束之际,在官方大力宣传和强调法治的中国发生大案要案,案件发生在中国最高法院大楼内。当局先是辟谣,后来又表示要调查。

上个星期,中国社交媒体上有传闻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发生一起千亿元案件二审全部卷宗丢失案。中国官方媒体在12月26日辟谣说,所谓的卷宗丢失的传闻是“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的谣言。

然而,12月29日,中国多家媒体转载报道说,《华夏时报》深度调查部记者日前收到一段疑似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视频,王在视频中讲述,他曾作为陕西榆林凯奇莱公司诉西安地质勘察院案件承办人,在准备写判决书前发现原存在自己办公室的案卷离奇被盗。

在那段视频中,那个自称王林清的人说,“我想通过这个视频的目的,就是要给自己、为保护自己,免遭不测,留下一些证据。”他接着说,法院内他的办公室门口就有两个监控摄影机,但都神奇地坏了。“我一听就感觉这个事情非常蹊跷,监控怎么可能说坏就坏,而且是安装不久的监控,并且我的办公室门口有两个监控,坏一个也不可能两个都坏呀。”

与此同时,中国最高法院在微信上就卷宗丢失问题发表了一份措辞含混的声明称,“我们已经启动调查程序,欢迎(先前举报卷宗失踪问题的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教授等知情人向我们提供情况。如发现我们工作人员违反审判纪律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中国最高法院发布的声明没有否认或证实卷宗失踪的问题。

崔永元随后通过社交媒体发表声明说,“首先,最高院承认我披露的内容是真的,然后要追究违反审判纪律的人。那么,最高人民法院应该向我道歉,我没造谣,是你们造谣。第二,不知道你们审判纪律是什么?高法大楼里丢案卷不报案、内部监控能黑屏,这能保护当事人利益吗?这属于遵守纪律吗?这是渎职违法!”

中国共产党当局为了监控社会在中国各地装设了成千上万的监控摄像头。然而,每当发生大案要案需要调取证据的时候,那些摄像头往往会神秘地、协调一致地失灵、损坏。2016年5月,北京市民雷洋在执法人员手中神秘死亡,现场周围的监控摄像头全部失灵。2017年11月,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发生涉嫌虐待性侵儿童丑闻,幼儿园监控视频损坏。

目前中国最高人民法院还没有对外说明为什么法院楼内的监控录像的损坏究竟是怎么回事。

==================

我想通过这个视频的目的,就是要给自己、为保护自己,免遭不测,留下一些证据。

我想先说的第一个案件,就是在2018年2月份被中央电视台两次报道过的,陕西榆林凯奇莱公司和西安地质勘察院的合作勘查合同纠纷。

这个案件发生在2003年,当我写判决书的时候,我打开工作柜,准备拿出一审卷、二审卷的时候,要写判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厚厚一摞子的一审案卷都在,而二审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竟然不翼而飞了。这个案件多么的重大,如果这个案卷一丢,我可能就会被开除了。所以当时,我当时就懵了。我赶紧把办公室的边边角角、犄角旮旯全部找了好几遍,根本就没有见到这两本卷的下落。

我又赶紧跑去向程庭长报告,程庭长倒是表现得相当的镇静,说让我回去再好好找找。回来以后,我又找了办公室十几遍,还是没找到。我想到了我们院在我们的办公区的每一层都安装了若干个摄像头,而我办公室门口外正好有一个,在我办公室的走廊尽头还有一个监控,等于有两个监控。于是我赶紧找到程庭长,要求调取监控摄像,查看我丢卷的那几天到底有没有什么人到我办公室把卷宗拿走了。

程庭长让我和保卫处联系好了以后,程庭长中午就自己一个人去调取了监控录像,我就焦急地等在程庭长办公室门口。

下午2点多,程庭长调取监控回来以后,我赶紧问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线索。程庭长说,监控录像能够显示出我那天第三次汇报以后,带着卷宗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把卷宗放到办公室以后,一会我就空着手走出了办公室,进了一个同……第二天监控就坏了,我一听就感觉这个事情非常蹊跷,监控怎么可能说坏就坏,而且是安装不久的监控,并且我的办公室门口有两个监控,坏一个也不可能两个都坏呀。

评论 (174)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