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5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中国空军迅速崛起或已可打破美国空中优势?


吉林长春中国空军成立70周年航空开放活动中,表演的空军歼-16 战机,摄于2019年10月17日。

中国最近连续出动100多架次军机侵扰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无论从兵力规模还是兵力构成上看都创下了新的记录,显示了中国空军在争夺战场制空权、空中力量体系化和信息化等方面迅速扩张所取得的进展。

尽管中国空军总体而言被认为仍然远落后于美国,但美国军方一些高级官员最近的一系列公开讲话显示,中国军力的迅速崛起引起了美国新的高度警觉,空军几位高级将领接连对此发出严重警告。

美国新任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Frank Kendall)最近说,他自7月上任以来有机会更新了有关中国空军现代化规划的情报,他在美国空军官方网站上个月下旬的一篇文章透露说,说他了解到“中国加快了现代化的步伐,并朝着一些令人不安的方向发展。”

肯德尔上个月在谈到什么是他的首要事务时说:“我有三个答案:中国、中国,还是中国。”

在最近一次30分钟的公开发言里,肯德尔多达27次提到“中国”,而提到“俄罗斯”和“阿富汗”只有3次。他在接受美国《防务新闻》专访时表示,他将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空军总参谋长查尔斯•布朗(Charles Q. Brown)最近警告说,如果美国空军的变化不够快以跟上中国的步伐,那么将产生“灾难性”的影响。他说,中国已经“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建立了一支有太平洋地区最大的航空兵力量,拥有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常规导弹能力。这位美国空军的最高指挥官上个月底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让军人们了解与中国竞争 -- 这一步步紧逼的挑战意味着什么--“是空军的当务之急”。

美国空军副总参谋长克林特·希诺特(Clinton Hinote)最近坦言,就解放军追赶美军而言“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这位负责空军战略、整合和需求的空军中将在上月下旬美国空军协会召开的航空、空间和网络事务会议上说,他认为现在已经“闪起了红灯”。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过去我们在进行未来的兵棋推演时,在将兵棋推演设置为未来 5、10、15 年时遇到了麻烦。 那曾经是一个未来的问题。但是,自两年前我们上次坐在这栋楼里以来发生了很多变化,这不是未来的问题。 ……这是眼前的问题。”

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司令凯利(Mark D. Kelly)在上个月的空军协会年会上指出,美国空军发现一些老旧的战机已不足以对中国构成威胁。他说,美国空军30年前曾非常出色,成功地击败了前苏联,但“冷酷的现实”是,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空军没有居安思危,安于“宽松环境”,而中国则一心专注于“打一场高端战争,打我们”。

目前美、中、俄等大国已经开始就第六代战斗机进入概念提案研制阶段,新一代的战机大大加强化了隐形能力并配备诸多光电航电装置。负责美国空军组织、训练和装备事务的凯利中将说,如果中国先声夺下第六代战机,对美国的空中优势来说将“不会有好的结局”,“空中优势是获得银牌的可怕项目。”

他强调说,美国维持空中优势应得到“类似曼哈顿计划”级别的关注、资金和重视。

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今年8月底曾宣布说中国空军已经“历史性地跨入战略空军门槛”。中国最早在2018年提出了战略“跨越门槛”这个概念,力求转变为不仅能够为陆海军提供空中支援,而且能够独立解决战略任务,构建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战略空军。

凯利警告说,中国军力结构和体系的设计都是“旨在在前30个小时的战斗中造成的伤亡比我们过去30年来在中东所承受的伤亡还要大。”

中国空军副司令员王伟上个月底在回应美国空军部长肯德尔有关美国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战机这一说法时扬言说,最近,有一位外国同行,声称要让中国空军感到恐惧。“那好吧,只要你不害怕,就让我们到云端相见吧!”

从制空、制霸到空中优势

空军总参谋长查尔斯•布朗(Charles Q. Brown)上个月在国家记者俱乐部的一次公开讲话中提醒说,中国武装力量企图将在2035年实现全面现代化,2050年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布朗说,他认为中国有可能可以在2035年之前打破美国的空中优势。

有关美国或将逐渐失去空中优势的担忧可以至少追溯到国防部在2016年的一篇就这一议题的研究报告说。该报告虽然没有直接提到中国,但是指出,新兴的综合和网络化空对空、地对空、太空和网络空间威胁,加上美国机队的老化等都威胁到空军在2030年以及此后更长时间内维持空中优势的能力。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彼得•莱顿(Peter Layton)对美国之音说,这篇研究的结论十分清楚,那就是美国在远距离作战中可能会失去优势。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对手可以首先发起对关岛等地的空军基地的攻击,令美军战机甚至可能无法参战。他说:“美国空军制定有设备现代化计划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例如B-21隐形远程战略轰炸机和‘下一代空霸战斗机(Next Generation Air Dominance Fighter,NGAD)’,但这些计划在2030年之前不太可能产生真正的影响。”

目前美国空军的主力战机为第五代匿踪F-22猛禽战斗机和F-35多用途战术攻击战斗,而军事观察人士担心,这两种战斗机或不足以在对抗中国新型战机时占据上风,美国急需研制下一代战斗机。据美国《空军杂志》报道,空军将提议在未来几年的国防预算中削减F-35的采购计划,在2022财年申请48架,但从2023财年到2026财年每年只有43架。此外,F-22猛禽也计划于2030年开始退役。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访问学者、前美国国防部官员莱顿指出,美国对空战能力的评估可以从军方在不同年代所常用的术语中反应出来。莱顿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分析说,冷战之后,美军当时常用的说法是美军要维持“制空权(air dominance)”,随着美国后来看不到有什么可能的潜在对手,“制霸权(air supremacy)”逐渐流行起来。而现在,美国的目标是保持“空中优势(air superiority)”。他说,从术语使用的角度可以看到,美国空军对空中力量投送的思考方式已经从一个无法想象自己的飞机会被打下了的时期演变到一个希望将损失限制在可接受水平的时期。

美国空军部长肯德尔上个月20号在接受美国《空军时报》专访时说:“在到达距离中国约1000英里之前,我们是占制空权的军事力量,但进入这个范围内,情况就开始发生变化。”

麻省理工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MIT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员何理凯(Eric Heginbotham)说,中国空军整体上虽不能与美国相提并论,但是美国无法7天24小时维持在西太平洋空中力量,中国有能力在附近特定空域和特定时间段挑战美国。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可能在有限的时间段内、在有限的区域内取得空中优势,他们将有这个能力,至少是在冲突的第一阶段能够做到这一点。”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说, 中国空军的使命与美国空军不同。中国主要目的是打击潜在的地区对手,如台湾、日本、印度、越南等,无法像美国空军那样在全球范围内作战。

中国最近虽然称歼-20战机已经用上了国产发动机,但是何天睦指出,中国空军最大的缺点在于发动机。中国喷气式战机普遍动力不足,航程有限,仍然必须从俄罗斯购买。此外,中国飞行员的平均飞行时间只有美国飞行员的一小部分。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空军在技术能力和作战实力方面仍落后于美国空军。”

俄罗斯军事专家瓦西里·卡申最近在为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撰写的一篇评论中也对中国的实战能力提出质疑。他说,中国军事预算主要用于发展空军和海军,所以其能力的快速增长也就不足为奇。但是“技术装备的进步并不一定意味着空军作战能力同样会快速增长”。

美军每年都会举行针对中国的大规模作战兵棋推演,并常常发现结果美军损失惨重。防务专家何理凯说,有关这些推演的一些说法具有误导性。他说,他本人也曾经主持过这类研究,他要强调的是,这些推演往往假设的是5年、10年甚至20年之后的冲突,此外,在有疑问的时候也都是作出对中国最有利设想。

他说:“这些推演显示我们确实有问题,确实遭受了损失,但是我不认为它们显示了我们打了败仗。” 他说,如果中国也进行这样的推演的话,他们将感到震惊,因为“他们可能会看到他们赢不了。”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节日季临近,全球供应链危机持续恶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7:24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