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5 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

美中专家质疑两国第二阶段经贸谈判能否上路


2019年2月21日美中贸易谈判在白宫举行。左边从上至下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美国财长姆努钦和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右边从上至下为中国副总理刘鹤、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和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廖岷。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四(1月9日)表示,美中贸易谈判第二阶段“马上开始”,不过,任何协议都要等到总统大选结束,也就是2020年11月以后才有可能签署。特朗普发推说,这样做“能使协议好一点,或许更好一点”。

特朗普推动第二阶段谈判的同时,美中双方还在为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署紧锣密鼓地准备。中国商务部1月9日宣布,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代表团即将前往华盛顿,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不过,关于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具体内容,目前外界大多只能猜测和分析;对于开启第二阶段谈判,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记者说,没有情况可以通报。

香港英文的南华早报1月9日报道,北京大学国际问题学者贾庆国近日在新加坡发表演讲,期间这位被称为中国顶级对外政策专家表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大可能产生内容更加广泛的协议,因为华盛顿提出的“过分要求”,令中方官员深感这种接触“没有用处”。

特朗普总统称,即将签署的美中经贸协议“了不起”,中方承诺采购的美国农产品可能高达 500亿美元。不过,贾庆国在演讲中说,要求中国在已做出这些让步的情况下再购买巨额的美国产品“非常没有道理”。

叶望辉 (Stephen J. Yates)是华盛顿的“华府国际顾问公司” (DC International Advisory)总裁,目前正在台北观察即将举行的台湾总统大选。他在台北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表示:“总统清楚地说,第二阶段马上就开始,这个阶段的规模是如何定义的,我还不太清楚。我对中共的看法是,美国大选之前,很难相信中国会签署第二阶段协议,更不相信他们会落实一个更大规模的协议。我的看法是,总统将美中贸易谈判放在很重要的优先顺序上。除了中东问题外,总统很希望美中贸易谈判能够有所进展。”

美国在美中第二阶段经贸谈判上似乎很迫切,中国则守口如瓶。报道援引贾庆国的话说,尽管最近宣布将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但是中美关系“依然麻烦重重”,“逐渐恶化”。贾庆国以美方拒绝向中方出售芯片为例说,美国人以咄咄逼人姿态发起针对中国的“高科技战”,迫使中国不得不研制替代产品,因此,美中不可能彼此互动并从互动中受益,两国贸易关系肯定将因此受到影响。南华早报援引贾庆国的话说,“中国的耐心正在耗尽。美国所希望得到的不仅只是中方的让步,而是要推翻中国政府,遏制中国”。

这位中国体制内国际问题学者是在新加坡“2020年地区展望论坛“上讲上述这番话的。论坛主办方是新加坡的“东南亚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

叶望辉对美国之音说:“这位中国学者的评价也许是真的,中国领导人也许有这位学者所说的那种看法。如果他们这样讲的话,会让我们很清楚地看到,中国的经济情况真的很脆弱,也许中国的政治情况更脆弱。如果中国真的对贸易谈判持这样的一个立场,这就很清楚地表明,中国不是全球的强国,不是美国很平等的竞争者,说明中国领导层对中国未来经济情况不乐观。”

叶望辉表示,2020年对中国是关键的一年,经济面临巨大挑战、政治越来越脆弱,越来越依靠控制。在台湾,中国因素很可能使泛绿阵营的民众支持率越来越高,并在大选中可能受益。在美国,一般美国人对中国的印象“越来越糟糕”,认为中国占了美国便宜。

根据上述中美专家的种种分析,美中经贸第二阶段谈判,如何进行,能不能进行,似乎都存在很大变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治需要即使再迫切,性格再急躁,恐怕也不能一厢情愿地推动美中第二阶段经贸谈判上轨,更何况第一阶段协议签署后的落实,正在被广泛地关注。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0年1月23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