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5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中梵续签主教任命临时协议 被指未能保护教徒免受中共蹂躏


当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结束对信众的每周讲话离开时,一人向他展示中国国旗。(2019年6月12日)

梵蒂冈继续与中国的接触政策,续签了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美国政府抨击梵蒂冈的努力没有换回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的改善。分析人士指出,美中持续脱钩,梵中继续靠近,正在成为国际关系动荡变局中的两个经典案例。

中梵续签主教任命临时协议 被指未能保护教徒免受中共蹂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58 0:00

梵中对续签主教协议的表述

梵蒂冈新闻网说,9月22日梵蒂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签署了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枢机主教就此发表声明,称协议对中国的教会生活和梵中对话意义重大,并说中国的所有主教如今首次与罗马教廷融为一体。

梵蒂冈新闻网刊登的公报表示,梵中签署这项临时协议前进行了长期和慎重的谈判,协议的签署是“彼此和解关系逐步发展的结果”。公报还说,梵中主教任命协议的签署,为扩大双边合作创造了条件”。

公报显示,梵中双方代表团层级和以前保持一样,中方团长是外交部副部长王超,罗马教廷与各国关系副部长卡米莱利则率领梵蒂冈代表团。

中国官方新华社只发出简短通稿,报道中梵签署新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的消息。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9月2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媒体查询时,没有提供续签细节,只是就中梵主教任命协议两年来的执行情况和愿景做了原则性阐述。

汪文斌说:“中梵关于主教任命临时性协议签署近两年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协议得到顺利实施,中国天主教事业健康发展。双方将继续保持密切沟通和磋商,持续推动改善关系进程。中梵之间保持着良好沟通,中方对推进中梵关系是真诚和积极的,对双方开展交往是开放和欢迎的。”

美叫板梵对华接触政策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18日曾发推说,罗马教廷两年前同中共达成这项协议,希望以此使中国的天主教徒受益,然而,中共践踏宗教信仰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梵蒂冈如果续签这项协议,将会“危及其自身的道德权威”。蓬佩奥警告说,假如中共得手,天主教会和其他宗教团体都被“臣服”,那么蔑视人权的中共政权将会因此更有“底气”。

蓬佩奥还在宗教研究机构天主教“第一要务”(First Things)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天主教徒与教会的道德见证”的文章,其中谈到梵蒂冈教廷与中国达成的协议和中国的天主教徒所受到的迫害。

他在文章中说:“梵蒂冈外交官本月将与中国共产党官员举行会议,商讨教廷与中国之间为期两年的临时协议的续签问题。该协议的条款从未公开披露;但教会希望通过与中国政权就任命主教达成协议,改善中国天主教徒的状况。”

但是,蓬佩奥国务卿指出,两年过去了,中梵协议并没有保护中国天主教徒免受共产党的蹂躏,更不用说共产党针对基督徒、西藏佛教徒、法轮功信徒,以及其他宗教信众的残酷对待了。

法新社说,中梵续签有关主教任命问题的临时协议令美国非常不快,称教宗方济各一直在致力修复中梵关系,不过,他的这种姿态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战中推动中国宗教自由的做法“背道而驰”。

教廷被指对华妥协容忍

分析人士指出,很明显,在对华关系的策略上,梵蒂冈执行的路线是继续与中国接触,美国政府则是依据自身经验,抨击梵蒂冈在走自己的老路。

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对美国之音说:“梵蒂冈是妥协了的,其实不仅蓬佩奥批评了梵蒂冈,特朗普也对梵蒂冈做了批评。中国天主教有爱国教会,也有地下教会,本来地下教会和梵蒂冈还是有些联系,但是,中国政府不会承认地下教会,因此拆了一些教堂等等。我觉得,梵蒂冈做了妥协和容忍。”

半岛电视台说,中梵签署第一个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后,方济各“立即承认”了八位由北京任命而非教廷批准的中国教区主教。梵蒂冈后来还批准了两位中国任命的新主教。2020年初,梵蒂冈外长和中国外长70年来在一次国际活动中首次公开会见。

纪硕鸣说:“梵蒂冈还是用接触的方式,希望梵蒂冈的价值和声音能够传到中国大陆市场。梵蒂冈用它的方式在和北京沟通,这个正好和美国提出来的接触无效现要脱钩的做法完全不一样。梵蒂冈还是停留在原来西方社会跟中国接触的关系上,看好中国的市场,因为它也想不出它的什么方式。”

纪硕鸣说,美梵对华关系的不同之处在于,梵蒂冈进军中国主要是在文化和宗教领域,美国则是以庞大经济交流为依托。

纪硕鸣表示:“在国际关系调整当中,无论什么情况下,接触还是必要的,因为最终的解决办法,哪怕是冷战和热战,最终还是要坐下来谈判,脱钩不接触只是给对方一种压力。”

路透社援引梵蒂冈三位不愿透露姓名官员的话说,梵中主教任命协议并非完美,但是梵蒂冈获得了与北京隔绝近70年后维持直接对话“近乎唯一的渠道”。

天主教徒对协议反应各异

半岛电视台说,梵中双方协议仍是“临时性的”,协议内容从未对外公开,重点主要是北京和梵蒂冈在任命中国境内教区主教问题上都有发言权。除此之外,协议成果“甚微”,梵中关系中也出现过有中国神父“突然失踪”数星期之类的棘手问题。

中国约有天主教徒一千两百万人天主教徒,教会数十年来一直处于分裂状态,有的属于官方三自教会,有的属于地下家庭教会。官方天主教会神父都是共产党任命的。地下教会忠于罗马教廷,因此受到中共当局迫害。

中梵两国政府续签主教任命协议,对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仰生活的改善是否有促进作用?广东天主教徒潘先生对此不以为然,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没有什么大的促进,都是政府行为,有什么作用?不过,协议是可以的,但是协议有什么用呢?反正他们政府签的协议和下面没有多大关系,有的是真实的,有的是表面给你看看。”

这位天主教徒还说,中国很多基层宗教信众思想很糊涂,没有独立的个人思想。

前香港天主教枢机主教陈日君在中梵第一次签署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后曾经示,梵蒂冈同中国签署的协议是“难以令人置信的背叛”,他指责梵蒂冈 “把羊群放入狼的嘴中”。

刘柏年退休前曾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名誉主席。9月22日,他以个人名义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他认为,中梵宗教关系应该不受政治影响。刘柏年说:“天主教的使命是传福音,是基督升天的时候命令我们到普天下传福音,这是为主的,不是去搞政治,不是去讲条件。中国是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天主的福音就应该在中国传,因此不要去讲政治条件,否则就不是基督的精神。”

刘柏年表示,不管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如何,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的,都要在那里传福音。把信仰炒作成政治,不符合基督精神。

关于中梵建交的前景,这位中国宗教界资深人士说,只要梵蒂冈坚持从传福音的角度出发,建交问题很快就会解决,不过,梵蒂冈内部“一部分人”出于政治原因,不赞成与中国建交。

VOA卫视最新视频

大选倒计时2020---参议院多数党席位的争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3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