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2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学者:北京为何不承认中国-委内瑞拉关系失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8年9月14日在北京欢迎到访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委内瑞拉危机爆发后,美国和多数拉美国家支持反对派领袖,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则站在权力受挑战的马杜罗一边。北京还发表声明,呼吁稳定和不干涉委内瑞拉内政。

在北京清华大学任教的美国学者陈懋修(Matt Ferchen)认为,委内瑞拉在经济、人道危机中越陷越深,跟它的最大投资国过去10多年政治财政的大力支持关系密切。

从90年代末以来,中国向委内瑞拉提供了超过600亿美元贷款。但陈懋修说,“北京拒绝承认其贷款和外交支持在委内瑞拉缓慢恶化的事件中所起的作用”。

陈懋修是卡耐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的非驻会研究员,在清华大学带博士生,教国际政治和中国-拉美关系。

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非驻会研究员陈懋修(Matt Ferchen)通过Skype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非驻会研究员陈懋修(Matt Ferchen)通过Skype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北京贷款成独裁者政治工具

陈懋修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委内瑞拉政府难以获得国际资金,而北京正是在那时开始了对委内瑞拉最大手笔的贷款,“像中国开发银行的200亿美元贷款,那些贷款允许委内瑞拉政府继续其政策,否则那些政策的推行会极为困难。”

当时的总统查韦斯利用中国贷款为其政治服务,“比方中国的电视机、电冰箱,查韦斯利用那些贷款获得政治上的支持,这些中国产品是贷款中一揽子交易的组成部分,查韦斯明确地将其用于政治目的,还有一些中国公司建造的房屋项目,也是用政治包装起来的中国贷款。”

2013年查韦斯病故,继承人马杜罗上台,“不到两个星期,他的合法性就受到挑战。委内瑞拉的政治和人道危机在加深”,陈懋修说,虽然危机引起了全球关切,“但中国既不承认其在委内瑞拉危机中的影响和利益,也不寻求解决其最亲密的美洲盟友之一的困境。”

陈懋修告诉美国之音,个中原因是中国政府始终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如果悄悄地不做声,最终危机就会过去。如果你有耐心,如果你愿意跟所有人包括目前的政府以及反对派进行合作,最终中国跟委内瑞拉的关系、石油关系、政治关系都会存活下来。”

互补性难顶政治风暴

即便在委内瑞拉已经陷入危机之时,中国还是强调两国间的“互补”关系,即你是最大的石油储备国,我是最大的石油需求国,而且又有钱,并认为这种关系可以成为危机“暴风雨”中稳定的“基石”。

陈懋修认为,委内瑞拉走专制之路由来已久,“如果你不支持查韦斯和中国的毛,你就是敌人,这种事情很早就发生了。政府控制石油公司,把经营很好的公司拿过来,变成领袖的政治工具,使得该国传统政党体制崩溃。所有这些迹象很大程度上被中国的投资者、银行和官员极大地忽视了。他们认为有这种互补性,关系就是稳固的。”

虽然中国今年来大幅度缩减了对委内瑞拉的贷款规模,但中、委两国当局都没有公开承认两国关系的失败。陈懋修说,在委内瑞拉陷入危机过程中的每一步,中国外交部都照例发表希望委内瑞拉局势“稳定”的公式化声明。

陈懋修表示:“尽管形势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尽管这个国家相反的发展使之陷入经济危机,巨大的通胀、石油大量减产,以及明显缺乏稳定,你还是听到(北京)这些跟下行现实无法吻合的声明。”

陈懋修认为,其实北京也害怕中国老百姓对其在委内瑞拉失误的问责,“那是数百亿中国老百姓的钱,你不会想看到反弹。”

但陈懋修说,“不承认两国关系的失败,你怎么从中吸取教训并改善处境呢? ”

背债发展模式遭质疑

现在越来越多的拉美国家认识到中国贷款对它们的风险太大。陈懋修说,在中国寻求扩大“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计划的时侯,委内瑞拉对中国的庞大债务对其它拉美国家发出了警讯。

“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了新的石油制裁。由于中国从事大规模石油交易,当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向中国出口石油时,中国在国际市场上——包括向美国——出售、转售石油。中国的银行和石油公司可能成为美国制裁的下一个目标。”

陈懋修表示,沉重的债务负担会让拉美国家对习近平的“一带一路” 计划产生怀疑。他们也许会发现“中国的贷款是不可持续的”,他们也许会问“如果中国得不到偿还,会采取什么行动?这对‘一带一路’ 计划来说是很关键的。”

虽然北京对委内瑞拉大规模投资的安全性受到广泛质疑,但有中国政治专家认为,北京在委内瑞拉的投资是安全的,因为中国领导人愿意跟在权力斗争中的任何胜出者合作。

生意照做?可能未必

香港岭南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主任张泊汇教授说:无论谁在委内瑞拉掌权,都将继续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委内瑞拉经济上的麻烦会迫使新政府与中国合作,继续依靠中国的财政支持。只要西方国家没有意愿提供大量经济援助,新政府就必须再度依靠中国。”

陈懋修认为,这当然是中国政府、石油公司和银行的希望。“但在短期内有很大可能新政府会改变其跟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减少这些公司和银行在委内瑞拉的特权渠道,让外交关系正常化。这可能会使委内瑞拉更朝向美国公司、欧洲公司、其它国际投资者,邀请它们,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金融机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