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1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这次真的出重拳?中国野味禁令能坚持多久


2020年3月11日,中国北京,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经过一张宣传保护野生动物的海报。

随着中国新冠疫情缓解、武汉封城解除,中国各地的生鲜农贸市场陆续恢复繁忙。由于担心野生动物交易在市场中死灰复燃,国际政治人物、学者和环保人士呼吁中国关闭野生动物买卖市场。但中国不少地区传统市场中混杂的野生动物买卖、以及法规和禁令中的灰色地带,给禁食野味的工作带来难题。

中国人大出重拳?野生动物保护法有望修改

世界卫生组织和流行病学研究的主流观点认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贩售的野生动物有关,蝙蝠很可能是病毒的来源,穿山甲可能是这种引发疫情的病毒的中间宿主。

1月26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发布《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规定在“全国疫情解除”之前,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2月24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俗称“三有”)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这一决定被视为疫情迄今为止对野生动物市场交易最严厉的禁令。另外,中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有望在今年修改。

美国、联合国官员纷纷呼吁关闭野生动物市场

联合国官员也呼吁各国关闭野生动物市场。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代理处长伊丽莎白·穆雷玛(Elizabeth Maruma Mrema)日前对英国《卫报》表示:“如果我们不处理好自然,自然就会来处理我们。”

她同时强调:“像中国和一些国家那样,禁止活体动物市场是件好事。但我们也应该记住,有一些社区,特别是在非洲,特别是低收入农村地区的社区,依靠野生动物维持数百万人的生计。”

英文媒体在报道华南海鲜市场这类出售活体动物的市场时,常常以“wet market”(字面意思是湿货市场)一词指代鲜活农产品市场。

美国白宫新冠疫情工作组传染病专家、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弗契(Anthony Fauci)4月3日在一次采访中说,国际社会应该向有关国家施压,促使他们关闭这类市场(wet market)。美国国会议员也推动联合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不要恢复生鲜市场。

弗契说:“令我无法置信的是,当我们有这么多疾病源自于这种不同寻常的人与动物的接触时,我们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将它关闭。”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研究中国食品安全的学者司振中认为,生鲜农产品市场让中国城市居民能以实惠的价格获取健康食品,在中国禁止这类市场不仅不可能,而且不利于食品安全。

司振中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我想强调的是中国的大多数农贸市场都没有活体野生动物售卖,鲜活动物类食品也仅限于活禽和水产品,并且此类产品受到了相对严格的监管。”

中国市场中人工繁殖与野生捕获的动物混杂

休斯敦大学城中分校东亚政治副教授、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中国事务专家李坚强(Peter Li)说,一些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农贸市场存在误解,以为宰杀野生动物无处不在,但他强调,中国的菜市场上野生动物虽非主流,但贩卖的动物混杂,有些动物来自野外非法捕获。

李坚强对美国之音说:“大多数生鲜市场都是以家畜为主,通常还有鸡、兔,水产品,如鳗鱼和蛙类。但另一种生鲜市场专卖野生动物,这些可能是野生捕获的动物和驯养的动物,例如果子狸、鹌鹑,淡水龟,有些可能是圈养繁殖,但其实主要是野生捕获。”

滑铁卢大学的司振中认为,为了避免新的病毒流行关闭所有农贸市场是因噎废食,将会导致不可估计的食物保障问题。他说:“真正需要治理的是少数销售野生动物的摊贩。野生动物产业链才是需要监管的对象。农贸市场只是整个产业链上的一部分,我们需要重视其他野味的销售渠道。”

不过,有专家指出,想要切割中国农贸市场中普通家畜、家禽和野生动物买卖并不容易。环保活动人士说,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技术要求高、成本高,从野外直接获得野生动物却比较简单。拥有野生动物售卖许可的经销商只被允许经营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但在利益驱使下,常常购得野外捕获的动物,为非法野味“洗白”。

休斯敦大学的李坚强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市场出售的许多野味打着人工饲养繁殖的幌子,实为野生捕获。

“在中国,生鲜市场是一个法治完全败坏的地方。那里的很多动物,即使(卖家)声称是圈养繁殖的,有相当多的数量是野外捕获的。穿山甲不是用来吃肉的,它们不应该出现在市场上。”李坚强通过Skype视频采访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你可以看到多达75种不同的动物物种。这些物种中有很多是受中国法律保护的。所以,在这些市场上存在着广泛的违法行为。”

保育人士呼吁中国同时禁止药用与皮草野生动物交易

中国1988年通过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禁止出售、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产品。在此次新冠疫情之前,一般的禁食法律规范限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没有合法来源、未经检疫合格的其他保护类野生动物。对“三有”类野生动物和其他非保护类陆生野生动物是否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法律没有作出明确规定。

但中国人大在今年2月下发禁食禁售野生动物的《决定》后,除列入官方“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动物外,其他一切禁止食用,而非食用的药用领域,规定如何实施还是个未知数。

中国媒体报道说,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已经增加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的立法工作计划。修订后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很可能禁止以食用为目的养殖野生动物,但为获取动物皮毛、和医用目的养殖可能得以豁免。

中国工程院2017年的一项研究说,2016年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业的直接从业者有1400多万人,所创造的直接产值约为5206亿元人民币。

据中国《光明日报》4月1日报道,针对野生动物养殖户的担忧,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透露,人工养殖利用时间长、技术成熟,所形成产值和带动就业具有一定规模的动物将列入畜牧法规定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也属于家畜家禽。中国某些地区常见的竹鼠、林蛙等动物可能进入这份“白名单”。

环保人士称,为了防止病毒再度蔓延的风险,野生动物的交易应该全面禁止。

休斯顿大学的李坚强说,必须全面禁止野生动物买卖。“因为野生动物的繁育在中国已经成为大量非法活动的掩护。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以食用目的被贩卖的蛇,尽管他们声称这些蛇是人工繁殖的,但事实上,这些出售食物的蛇大部分是野生捕获的,对中国的生态造成了巨大的生态破坏。”

非典后好了伤疤忘了疼 新冠疫情后野味禁令能否持续?

对于中国此次打击贩卖野生动物能否持之以恒,一些人并不持乐观态度。2002—2003年“非典”(SARS)疫情期间,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出台过相关禁食野味的规定,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林业局在2003年5月要求,严禁违法捕猎和经营野生动物。

“上一次中国对野生动物买卖的禁令只实施了三个月,(2003年)8月中旬就解禁了,让人们十分困惑,也遭到了中国顶尖医学专家的反对。”李坚强说。

2003年8月,原国家林业局发布“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梅花鹿等54种陆生野生动物名单”,被认为SARS病毒传播的中间宿主果子狸名列其中。2003年10月,广东一些野生动物经营者重新领取经营许可,果子狸再次“合法”地重返餐桌。

2012年,“54种陆生野生动物名单”低调废止。中国新闻杂志《Vista看天下》在一篇报道中说,此后,野生动物只要经过林业部门批准,都可以驯养繁殖和利用,范围宽泛,一个许可证甚至可以囊括一百多种野生动物。

李坚强呼吁中国政府吸取新冠疫情的教训,以公民健康和全球卫生安全为重,不能重蹈覆辙。

“中国著名科学家钟南山2010年就警告中国政府,那是10年前的事了。他说,如果我们仍然允许野生动物贸易继续下去,像SARS这样的又一次重大疫情将再次发生,因为他说中国科学家已经在香港和武汉的野生动物市场再次确定了冠状病毒。我们没有听他的话,于是遇到了问题。”李坚强说。

“因此,中国政府必须要保证的是,中国14亿人口的安全远比少数野生动物交易商的商业利益重要。当然,世界上75亿人的安全比野生动物交易商更重要,不仅是为了中国,而且是为了全世界。”

不过,有媒体报道,即使是在疫情期间,一些地区仍然有偷卖野生动物的现象。《南方都市报》在今年1月的一次暗访中发现,广州一座农贸批发市场仍有商贩在偷卖野鸡、竹鼠等野生动物和猫狗。“第一财经”获取的一份请示信显示,中国某地在今年3月请求中央政府将果子狸等11种野生兽类和鸟类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

网络电商平台上,也有走私者用“黑话”传播象牙等野生动物制品信息,进行非法交易。

李坚强表示,他对中国政府关闭野生动物交易市场有信心。

他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三次公开讲话谈到政府需要关闭(野生动物)市场,中国全国人大出台了对野生动物交易和食用的全面禁令。目前,可以说中国公众有一个普遍的共识:这类市场必须关闭。”

另外,中国人对野味的喜好也呈现地域差别。北京师范大学学者和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WCS)2014年对北京、上海、广州、昆明和南宁这五个城市的一项消费者调查显示,广州和南宁吃野味的现象尤为普遍,83.3%的广州人和53.3%的南宁人在过去五年内吃过野生动物;在北京,这个比例只有不到5%。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