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 2021年4月16日 星期五

社交媒体成为中国战狼外交新战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外交部办公室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作手势(2020年2月24日)。

在利用不断升级的经济制裁迫使澳大利亚妥协之际,中国在社交媒体上也加大了施压砝码。中国的国家宣传机器正密切观察,在受到全面反击之前,中国能将民族主义言论推向多远。

上月,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兼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澳大利亚军人把刀架在一名阿富汗儿童脖子上的合成照片,这条推文迅速引发了澳大利亚两党政客的谴责,使得两国本已紧张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

但澳大利亚的怒火成为了中国战狼外交官的新战利品,并在中国国内激起了更多反澳情绪。尽管中国在2009年永久禁止推特,但推特正愈加成为中国战狼外交官的新战场。

终其原因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任之初就抛开了中国在国际上保持低调的策略,转而开展“大国外交”,并敦促外交官“奋发有为”,像赵立坚这样的狼性外交官被提拔,他们利用社交媒体以更加彪悍的方式与西方同行沟通,不断制造混乱和转移责任。

推特阻击澳大利亚

今年年初,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带头呼吁调查新冠病毒来源触怒了中国政府,北京随后对澳大利亚采取了经济制裁行动,并联合社交媒体不断加大对澳大利亚的抨击。

美国无党派组织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项目“保障民主联盟”近日的一项分析报告显示,在今年11月27日至12月3日期间,澳大利亚是中国政府和国家媒体的推特账号提及次数第三多的国家,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在前两个月仅排名第十。

从11月30日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布涉及澳大利亚的争议照片到12月3日,上述账号被转发次数最多的十条推特中,有八条涉及所谓的澳大利亚对阿富汗罪行的调查。

这条争议性的推特获得超过7万点赞,被转发近两万次,这对一个在中国国内无法关注的中国官方账号而言是异常高的数字。自从发布这条推特后,赵账户的关注者已增加近10%。

报告作者之一、马歇尔基金会中国事务分析员巴罗斯(Bryce Barros)告诉美国之音:“在澳大利亚的例子中,这种虚假信息的推送确实引发了国际受众的反感。中国的造谣往往伴随着其他形式的恶意影响,比如经济胁迫。”

在赵发送涉澳争议推特前不久,中国两名驻澳使馆官员先后召见了一名澳大利亚记者,向其提交了14项不满清单,这种粗俗霸道的外交方式在国际社会引发了广泛争议。

巴罗斯预计,中国外交官和官媒记者将继续在国内外推动民族主义的社交媒体策略。

他说:“像赵立坚这样的外交官,通过在推特等中国国内被禁止的平台上发难,是想借助更多的争议,向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传递出中国不会任由摆布的信号。”

设置虚假人设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战狼外交官的推特在表面上得到簇拥,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谣言被国外观众广泛接受。

据昆士兰科技大学格雷厄姆(Timonthy Graham)博士的数据,在转发赵立坚推文的账号中,约8%是在今年11月30日创建,这些账号的持有人自称住在中国或香港。

此外,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Albert Zhang分析指出,一些转发赵推特的账号此前长期没有动态活动,而以色列一家网络安全公司Cyabra研究发现,许多转发赵推特的账号只有一条动态,即赵的推文。

在赵立坚的推文引发热议后,中国多个国家媒体的推特账号纷纷效仿,转发类似的文字和图片,批评所谓澳大利亚在阿富汗的行为。中国外交部在新闻发布会上也对此予以支持。

保障民主联盟的研究人员在10月的一篇分析中写道,中国在推特上的战狼外交借鉴了俄罗斯的虚假信息策略,并增加了中国特色,例如创建更多新账号转发赵立坚的推文,寄希望以 “高度可疑的人设来制造民众支持的假象”。

这篇分析还指出,中国战狼外交官在社交媒体上依靠漫画和其他视觉作品来宣传中国叙事,与中国早期惯用的僵硬的传播形式形成了鲜明对比。

中国官方认为,新的外宣方式正在生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本月初表示,战狼外交的说法只是“中国威胁论”的又一翻版,而且中国的“朋友圈”没有变小,而是越来越大。

但更多的专家认为,这种做法已经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皮尤研究中心今年对14个西方主要国家的态度展开调查,其中大多数对中国持负面看法,其中9个国家对中国的负面看法达到新高。

欧洲智库布鲁盖尔研究员普瓦捷(Niclas Frederic Poitiers)告诉美国之音:“近几个月来,中国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受到了非常恶劣的反响,越来越多人认为中国是一个战略对手。”

上周,欧盟驻中国大使郁白(Nicolas Chapuis)在北京举行的一次能源论坛上公开表示,欧盟和美国应该统一认识,联合对抗中国的胁迫式外交,对中国的战狼式外交说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