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2 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泼墨女命运折射出“被精神病”成中共当局打压利器


泼墨习近平画像的湖南女孩董瑶琼

近日有消息称,几年前向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画像泼墨的湖南女子董瑶琼,在今年第二次被关进精神病院出来后,境况令人担忧,引发外界再次关注她的状况。多年来,“被精神病”已成中共当局对付许多异见和维权人士以及上访者的打压工具。

“被精神病”成当局打压利器 泼墨女再进精神病院后惹关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5:05 0:00

第二次 “被精神病”

据人权网站维权网近日报道,被称为“泼墨女孩”的董瑶琼,今年5月被第2次关进精神病院两个月。出来后她的病情比之前更加严重,呈现反应迟缓情况,有时小便失禁,夜晚有时狂喊,尤其下雨打雷时尖叫,不让人靠近。报道表示,董瑶琼还有再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可能,期望社会关注。

人在湖南衡阳打工的董瑶琼的父亲董建彪近日对美国之音表示,今年8月在董瑶琼第2次“被精神病”出来后,他曾到株洲老家探望过与母亲同住的女儿,当时他看到的情况不是很好。

董建彪:“她有时候就是哭嘛,在那里哭嘛。我前妻她以为她是中了邪气,还请了那个法师。心理状况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记者:“那身体有什么具体的病状吗?就是我看维权网上说她小便有时候失禁,是吗?有这种状况,说有时候夜晚喊叫呀。”

董建彪:对对对。上次我见到她时是这样的。现在我去看她政府也不让去。第2次从医院出来我就见过她一次。我跟她说了嘛,我帮她拍张照嘛是不是,用手机。她当时好恐惧的,不让我拍。我母亲说她,反应她在家里胡言乱语,哭了,又哭又叫的了,是这样的了。”

泼墨习像引发轰动

1989年生人的董瑶琼原是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中介职员,2018年7月清晨用推特Twitter在上海海航大厦前直播对独裁专制的不满,批评对百姓实施洗脑逼迫,并向习近平头像泼墨,引起热议。

董瑶琼当天就被上海警方抓捕失联,推特账号被人关闭。7月16日,她被送回湖南株洲市攸县老家,并以“精神病”为由被变相关押于株洲市第三医院。直到她的父亲董建彪8月1日在医院与女儿见面,方知她的泼墨行为已被当局定性为“攻击国家领导人”。

董瑶琼2019年11月19日离开株洲市第三医院,回到老家湖南攸县桃水镇与母亲同住。董建彪今年1月2日在时隔一年半后再见到董瑶琼,但发现她完全判若两人,面部浮肿身体虚胖,基本不说话,问她此前发生的事,她就是一言不发。外界认为,她的状况与在“被精神病”期间遭服用精神病类药物产生的副作用吻合。

今年中共人大政协两会召开前的5月5日左右,董瑶琼第2次被政府人员送进之前的精神病院株洲市第三医院,两个多月后才又出来。

父亲:女儿没有精神病

董建彪还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从一开始就坚持认为女儿没有当局所称的“精神病”,但是现在却担心她在两次“被精神病”后的状态,希望未来几天能再去探视女儿,了解一下她目前的最新状况。

他说:“8月份我到她那里去,见了她一次。大概10分钟左右我就出来了,我怕派出所的就过来了是不是。肯定不允许我接触她。我从一开始就不承认她是精神病,就是强迫她吃药了,就是这一点我就是不服。”

据悉,董瑶琼目前仍处于被当局监控之中,与外界基本上隔绝,因此无法获得有关她的最新第一手情况。有消息称,她目前安好。

董瑶琼泼墨事件引发国际强烈关注。有网友发起泼墨习像行动声援。中国许多的地方当局因担心发生泼墨习像潮,下令撤除一些公共场所带有习近平画像的宣传板。

外界称赞董瑶琼勇敢,呼吁当局不要伤害她。去年5月,美国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在纽约授予董瑶琼“第二届余志坚纪念奖”。7月4日,也就是泼墨事件周年日当天,纽约、华盛顿、波士顿、洛杉矶等地相继举办第二届“七四”泼墨节活动,传承“董瑶琼精神”。

“被精神病”成利器

多年来,中共当局越来越把“精神病院”当作“合法”迫害和关押异议和维权人士,以及上访者的手段,让他们“消声”。

据人权网站“民生观察”多年来的统计和采访,该网站自2007年12月起至今就记录了510个全国各地“被精神病”的个案。

该网站表示,精神病诊断事关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与名誉权,如果不经法定程序就将人送进精神病院“治疗”,那人人都可能“被精神病”。而一个人一旦“被精神病”了,他说的任何话都会被认为是疯话,任何抗争便都是“疯闹”,强制服药、灌药、捆绑、电击则成了“治疗”的措施,而不被看作是“迫害”,因此,“被精神病”实质上就是另类的酷刑。

重庆持不同政见者张吉林,2019年1月因发表宪政民主网贴,呼吁罢免部分领导人的言论,并到广场宣讲而被警方先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在被羁押37天后,又直接遭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关押“疗养”。此前,他曾被关进过精神病院一次。

张吉林表示,他在被“疗养”的28天里,被强制服用精神药物控制,每天必须吃下若干不明药片,身心饱受摧残,身心俱疲。

他说:“我刚去时被他们捆在那个床上,捆了一晚上。在里面就是每天要吃3次药,必须要吃。吃完后要张开嘴让那里医生护士检查,确定你吞下去后才作罢。第2次进去的时候,我就说了上一次的情况,说你们这里的要对我有一定的影响,我拒绝吃药。他们就说给我注射之类的。”

张吉林表示,他在看守所时曾被带到重庆精神病中心做鉴定,两位医生的结论是他没有精神病。所以,他第2次“被精神病”时让他非常吃惊。几天后,几名医生也承认他确实没有明显的精神病症状。他说,在被关了20多天后,他实在受不了折磨,就拼命呼喊要回家。医院向警方反映后,两名警察到医院说,想出院可以,但必须保证以后不发“反动文字”,要听警方的话。他迫不得已写了保证书,才被放出来。住院费用则由警方支付。

张吉林表示,在精神病院被强制吃的药对他的身体损害很大,出来一个多月以后,腿都还在痛。

他说:“它有3种药效,第1种是让我亢奋的,第2种是让我平衡的,第3种是让我压抑的。反正我在里面几十天,都是在这3种情绪中过来的。让我压抑的就是老想睡觉老想睡觉,觉得头非常沉重。我在里面呕吐过的。当时我呕吐了之后,喉咙还有要呕吐的感觉,我到水盆里去吐了一点口水出来,发现口水是淡红色的,发觉差一点吐血了吧。”

医院拒做精神病鉴定

另外,湖北襄阳的维权人士袁宁女士因多次上访,2018年10月被社区维稳人员和医院护工,强行送到民政局下属的精神病医院关押了3个月。

袁宁表示,医院从未给她做精神病鉴定,一被抓进去就直接给吃药,不吃就威胁打针或灌药。尽管她一直告诉医生自己没有精神病,不能被强行收治,但医生坚持称是社区让收治的,也是社区缴费的,只听社区安排。她表示,吃了3个多月药,让她的身体至今没有恢复。

她说:“到时间要吃药,你就去排队。口服药了后,旁边有人还要检查,打着手电筒,对着口腔里面检查,看你咽进去了吗。不按照他的要求吃药,或者药压在舌头下面藏药呀,那就要挨打。服用3个月药后呀,我现在身体状况也不好。现在就是浑身没劲儿呀,反正是跟正常人肯定有区别呀,特别是四肢无力,走路都不想走。原来我喜欢走路,现在走路我走不动。”

美国之音记者还采访了四川南充蓬安县曾服役16年、现年51岁的退伍军人邓福全。多年来因抚恤补助问题上访的邓福全2019年8月去北京探访战友。此时正值十一大阅兵的前夕,他被采取预防性维稳的蓬安县的3名国保抓住。回到南充后,他先被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5天,后又被转为刑事拘留20余天,出了看守所被送进了南充市第二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了2个多月,费用全部由警方承担。

邓福全表示,被关在精神病院里让他非常难受,甚于看守所,每天被困在病房里没有自由,时刻被真正的精神病人包围着,时常看到病人被捆绑、被电击得痛苦哀嚎,让他精神压力很大。

邓福全:“一个大房间,几十号人关在里面。你什么娱乐都没有,只能睡觉。”

记者:“不能去出去散散步、晒晒太阳,什么都没有是吧?”

邓福全:“没有没有,你说晒晒太阳,没有。”

记者:“吃了这些药对你有什么副作用,精神上,身体上?”

邓福全:“这个症状是有些人吃了发胖,有些人吃了睡觉,有一种呆傻的状态。我自己就是吃了想睡觉,全身乏力,想睡觉。”

精神病收治制度混乱

对于大量“被精神病”的现象,两个民间公益组织“精神病与社会观察”和深圳衡平机构早在10年前便发布《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通过对真实案件、法律规范及新闻报道的分析发现,中国的精神病收治局面十分混乱。

报告指出,一方面,应当被收治的患者由于无力支付医疗费,得不到治疗,或被家人长期禁锢,或流落街头,他们被形容为散落在社会中的“不定时炸弹”,威胁公共安全,常常酿成惨案。另一方面,大量无病或无需强制收治的人,被与之有利益冲突的人送往精神病院,承受丧失人身自由、被迫接受本不该接受治疗的痛苦。

报告说,现行的精神病收治制度存在巨大缺陷,精神病收治局面十分混乱,“该收治的不收治、不该收治的却被收治”,导致资源配置错位,这不仅威胁到社会公共安全,也使得每一个人都面临“被收治”的风险。

为整治精神病诊疗领域的乱象及纠正“被精神病”的情况,中共的全国人大常委会2013年发布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

该法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经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

据民生观察网介绍,新法刚施行后,“被精神病”现象曾有所好转,但仍有一些地方当局为规避新法,以所谓的“疗养”、家属同意等为名,将坚持维权、发表异见和上访的正常公民,送进精神病医院强制“疗养”、“治疗”。

此外,中国公安部多年前曾在湖北武汉召开全国安康医院工作会议,强调在收治精神病人时,没有公安机关办案部门的审核同意,医院不得接收不是精神病患者的人员。

这条规定曾引发外界广泛反弹,批评把作为医疗机构的精神病院交由公安部门来把关,是为了继续让地方当局能够以“精神病”为借口,作为打压上访者、维权和异议人士等的利器。

VOA卫视最新视频

2020美国大选-总统候选人终场电视辩论会(同声传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2:2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