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19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爱国”华商大撒钱 澳洲政客易收买?


中澳两国举行资源和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合作论坛(资料图片)

澳大利亚媒体本周发表的一份调查报道说,两名中国商人对澳大利亚政客的大笔政治捐款引起澳洲情报部门的注意,澳政客在包括南中国海在内的战略问题上的立场有可能受到中国政治献金的左右。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警告,澳大利亚必须警觉中国对澳洲政治的影响和渗透。

克拉珀:外国干预动摇美、澳政治基础

据澳大利亚媒体费尔法克斯媒体和时事节目“天涯海角”(Four Corners)本星期报道,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官员认为,中国是对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务进行渗透最多的国家。

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星期三在堪培拉说,中国对澳大利亚政治施加影响的举动与俄罗斯试图影响美国选举有类似之处。他说:“他们正在寻找施加影响的方式,使用很多以前没用过的外交、经济和军事技巧。”

克拉珀还说:“美澳两国都面对的挑战是我们的政治体制最根本的基础可能受到的伤害。”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星期二表示,中国必须停止干涉澳国内政。他说:“中国应始终尊重他国的主权,包括我国的主权。使我们的民主制度不受外国干扰是我们关注的首要问题。”

特恩布尔还呼吁澳大利亚对外国政治捐款进行限制。

华人富商广东建“从都” 澳前总理成坐上客

澳大利亚是唯一一个对外国政治捐款不加限制的西方国家。澳大利亚一些党派的议员呼吁立法禁止外国政治捐款。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2015年组织编写的一份内部文件指出,两名与中国政府有联系的商人——广州侨鑫集团创始人周泽荣(Dr. Chau Chak Wing)和深圳玉湖集团创始人黄向墨——可能在通过政治捐款的方式对澳大利亚政客施加影响。

报道说,安全情报组织主管邓肯·路易斯(Duncan Lewis)约谈自由党、工党和国家党领袖,向他们警告,“小心这两人。”

周泽荣是澳大利亚公民,在广东有多处房地产开发项目,同时也是中国政协成员。2006至2016这10年间,周泽荣向澳大利亚多个政党捐款超过400万澳元。据报道,周泽荣与澳大利亚高官过从甚密,其中包括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和陆克文,两人都在卸任后去过周泽荣在广东拥有的、取名“从都“的豪华会议度假中心。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安全问题专家罗伊·梅特卡夫(Rory Medcalf)认为,周泽荣的政协身份让人必须警觉他与中共之间的关系。梅特卡夫对《悉尼先驱晨报》说:“即使他们(政协成员)不接受任何指令,他们也会感到某种责任感,要给中国当权者留下好印象,表示出他们是党的好伙伴,支持党的利益。”

2015年,周泽荣卷入联合国大会前主席约翰·阿什的受贿风暴。美国联邦调查局指称,周泽荣的公司支付给阿什20万澳元,邀请他出席在“从都”会议中心的一场活动。

检察官向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呈交的起诉书说,阿什以联大主席身份和安提瓜政府的职权对中国的商业利益提供支持。

多名向阿什行贿的华人商人已被起诉和判刑,其中包括周泽荣的好友、澳大利亚前驻美外交官的妻子严雪瑞(Sheri Yan)。周泽荣本人没有受到任何指控。没有证据显示周泽荣当时是否知晓邀请联合国在任官员出席有偿活动触犯美国法律。

地产商插足南中国海 澳议员立场受摇摆

另一名引起澳大利亚情报部门注意的中国商人是房地产开发商、深圳玉湖集团的创始人黄向墨。黄向墨是一名高调的“爱国”商人。据报道,他的政治献金可能导致一名澳国会议员在南中国海主权争议问题上选择与澳大利亚官方立场不符、对中国友好的立场。

黄向墨2011年移居悉尼,并在当地发展房地产开发项目。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至2016年,黄向墨向澳大利亚工党、自由党和国家党共捐款269万澳元,收取他的捐款的澳洲政客包括前总理托尼·阿博特和前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

黄向墨的另一个身份,是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悉尼先驱晨报》的分析认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受中共统战部监控,黄向墨的会长身份说明他是中共在澳洲游说工作的前沿。

2015年,在中国驻悉尼总领馆举办的中华人民共和国66周年国庆招待会上,黄向墨在致辞时说:“我们海外侨胞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国政府捍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立场”。

2016年,澳大利亚国会选举前,黄向墨就已经承诺为工党竞选捐款40万澳元。当年6月,工党国防事务负责人斯蒂芬·康洛伊(Stephen Conroy)公开表示,中国在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海域填海造岛和兴建军事设施的行为破坏稳定、是“荒唐”的。黄向墨随即打电话给工党的募款官员,威胁要撤回他的捐款承诺。

与黄向墨关系密切的工党参议员山姆·邓森(Sam Dastyari,又译达斯提亚里)在康洛伊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发出批评后的第二天对中文媒体表示,南中国海是中国自己的事务,澳大利亚应该“保持中立、尊重中国的决定”。

邓森此前一直为黄向墨申请入澳大利亚籍奔走游说。黄向墨与中国官方的深厚联系引发澳洲情报部门怀疑,入籍申请一直被拖延。

没有证据显示邓森的声明与黄向墨威胁撤回捐款有关。不过,由于邓森2014年就已经收取黄向墨数千澳元用于支付律师费,还接受了另一名中国捐款人1670澳元作为旅差经费,在舆论压力下,邓森被迫辞去前排议员职位。

澳大利亚是中国渗透西方国家的薄弱一环

批评者说,澳大利亚对政治捐款来者不拒的文化被中国和其他利益集团利用。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梅特卡夫教授说,澳大利亚如此容易受到外国政治捐款的影响,实在没有立场来对其他国家进行廉政说教。

他说:“当你思考政治捐款人的动机时,比如那些与中国共产党有关系的个人,你必须要明白他们的利益考量是什么……我们必须假设这些捐款后面有战略意图。”

中国外交部本星期说,澳大利亚媒体有关中国试图影响澳洲政治的报道没有事实根据,“充斥着猜测臆想”、“不值一驳”。

黄向墨在一份声明中说,“强烈反对任何将他的政治捐款与外交政策结果挂钩的指称。”他说:“我不期待任何回报。”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