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9 2018年8月22日 星期三

封杀特定微博、禁发红包 中国网络严控六四相关信息


2013年,有网友用修图软件将六四著名照片“坦克人”中的坦克变成了大黄鸭——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创造的巨型橡皮鸭艺术品,图片在微博上传播几小时后被封禁。

作为中国最敏感的政治事件之一,六四事件在互联网上有许多别名。熟悉中国互联网的人对于数字游戏“5月35日”和“63+1”不会陌生,而想理解“占占占人”和“大黄鸭”传递的信息则相对需要更敏感的政治嗅觉和想象力。

“占占占人”代表的是一个人站在一排坦克前面,隐喻八九事件中著名的抗争形象“坦克人”;而“大黄鸭”成为敏感词则是因为几年前有微博网友借用了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创造的巨型橡皮鸭艺术品,把坦克人照片中的坦克PS成了黄色橡皮鸭,并在短时间内骗过了网络审查员。

每一年的六四纪念日前后,网民和审查者之间的猫鼠游戏都在不断升级。

香港IP格外受关照

每年六月四日前后,新浪微博都会启动严格的敏感词审查措施,无论是数字游戏还是变形词均难以逃脱审查者的眼睛。

与对付其它敏感事件一样,微博通过禁止搜索和禁止发送来限制六四相关信息的传播。微博近年来还在逐渐调整审查手段,例如,以往在搜索框中输入“天安门”、“坦克”等词汇,你很可能会看到一条“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未予显示”的提示;而现在,微博很少弹出这条提示,而是会直接显示过滤后的内容。

此外,微博还针对特定用户群限制发言。例如,平时常发布政治信息的用户可能在六四前后发现无论什么内容的的微博都发不出去,或者发出去后只有自己能看到。一些位于香港的微博用户也表示自己近日无法发布微博。

在香港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助理的Sunny Yan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从6月2日起发现自己不能发布微博。她的微博并没有被封号,她仍可以正常浏览别人和自己的页面,可以正常点赞,也可以给朋友评论,但无法发布新的内容。

Sunny在2012年成为微博用户,2013年从深圳到香港上大学。她一共发布过700多条微博,大多与旅游和美食有关。她表示自己平时对政治并不关心,微博被禁言让她感到意外。

同样在香港工作的Siying这次也被禁言了,她发现6月3日和4日发出去的微博——无论与六四是否有关——只有自己能看到。Siying去年3月也被禁言过一次,因为她连续发布了几条关于“女权大游行”的文字和视频。去年六四纪念日她到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参加了烛光集会,但并没有尝试发微博。

供职于旧金山一家网络安全公司的中国籍电脑工程师邱先生对美国之音说:“微博可能对一些特定的用户群和IP地址作了标记,在特定日期限制或者禁止他们发言。”

微信红包也“敏感”

由于微信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平台,我们难以测试微信对六四相关信息做了哪些限制。但能够观察到的是,微信对中国国内的用户和海外的用户审查力度似乎不同。

根据一些海外微信用户的反馈,在群聊中分享有关六四的帖子时,国内的用户看不到,国外的能够看到。微信可能根据使用时的IP地址或注册时绑定的手机号和邮箱来判断用户所处位置。

此外,根据微信用户反馈和记者测试,4号当天微信红包无法发送“89.64”或“64.89”这两个金额。由于微信红包上限是200元,更高的金额无法测试。

微信禁止发放金额为89.64和64.89元的红包。华盛顿时间2018年6月4日下午4点截图。
微信禁止发放金额为89.64和64.89元的红包。华盛顿时间2018年6月4日下午4点截图。

图集:北京时事和景象(2018年5月和6月初,24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