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36 2024年2月21日 星期三

上海记者“肥头大耳”打油诗被指暗讽习近平,微博被删后还要做“深刻检查”


华盛顿地区夏日可见的红眼十七年蝉,俗称“知了”。上海媒体集团东方卫视旗下的主持人兼记者宣克炅晨跑时头顶上知了叫得没完没了让他心绪烦乱,加上天气又闷热,因此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致知了”打油诗,却不曾想陷入了“文字狱”。
华盛顿地区夏日可见的红眼十七年蝉,俗称“知了”。上海媒体集团东方卫视旗下的主持人兼记者宣克炅晨跑时头顶上知了叫得没完没了让他心绪烦乱,加上天气又闷热,因此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致知了”打油诗,却不曾想陷入了“文字狱”。

上海一位媒体人最近因为写了一首题为“致知了”的打油诗而突然成为网红,不仅红遍中国的社媒,而且在国际间也引发关注和议论。

尽管这首打油诗在微博上贴出仅半个小时后就立即被删除,他的工作单位还是对他做了“严肃的批评”,而且责令他为此作出“深刻的检讨”。一切都因为,有人将即将在中共20大上违规谋取第三任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打油诗中的无心描绘“对号入座”,担心作者“犯上作乱”。

上海媒体集团东方卫视旗下的主持人兼记者宣克炅喜欢晨跑。7月15日一早他又像往常一样在他居住的小区外的跑步道上跑步,因为头顶上知了叫得没完没了让他心绪烦乱,加上天气又闷热,因此回到家就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致知了”打油诗。

诗中说,知了“高高在上”,“一片聒噪声”,“自以为聪明”,“肥头大耳”,“只会用屁股”,“唱夏日里的赞歌”,“不知人间疾苦酷暑”。

宣克炅写完这首打油诗之后想也没想,就把它发布在自己的微博上。他的微博粉丝超过160万人。让他颇为意外的是,该打油诗贴出不久,就有网友表示该诗意有所指,甚至有暗讽习近平之嫌。有些亲友甚至直接询问他这篇“致知了”打油诗的含义。

上海媒体集团也收到大量网民的询问,大家都很好奇这首打油诗的含义。

“他到底想说什么?”有网友问。

此时距宣克炅最初贴文只过了30分钟,但他已经意识到大事不妙,因此赶紧删文。没想到为时已晚,他的打油诗的截屏已经在互联网上疯传,而且被收进了官方的“舆情通报”之中。有关方面还将“舆情通报”批转给上海媒体集团及东方卫视的领导。

尽管宣克炅在上海已经算是一位媒体界的名人,而且在体制内平常也没有言辞激进或奇谈怪论的表现,但他所在单位的领导仍然不敢怠慢,而是对此“高度重视”,立即对他做了“严肃批评教育”,而且也责令他在员工会议上做了“深刻的检讨”。

根据上海媒体集团发布的一份声明,“宣克炅本人认识到错误,对自己因敏锐度不足、把关意识不够,冲动之下发布的微博言论做了深刻的反思。”

上海媒体集团在声明中对宣克炅打油诗事件表示道歉,同时要求宣克炅“坚定政治立场和提高思想觉悟”。

中国的互联网上也有网民对宣克炅表达支持,强调他的打油诗只是根据他自己当天的所见所闻“有感而发”,而当权的人按他们自己的理解对这首诗乱作诠释。也有人意有所指地说“皇帝生性多疑”。

“知了夏天过后就要死亡,人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如何又成为国家机密了?”法新社引述一位中国网民的话说。

很多网民表示,其实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刚开始看到宣克炅的打油诗时并没有想那么多,但是当宣克炅被迫在微博上删除这首诗以后,大家才对诗中的含义有了更深的理解。

清朝康熙年间的翰林官徐俊据说因为一次在晒书时看到风吹乱了他的书页而诗兴大发,遂作诗一首:“莫道萤光小,犹怀照夜心,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结果因此而陷入文字狱。

如今宣克炅因为在微博上发表一首自己有感而发的打油诗而引起轩然大波,可见在经济已经进入现代化的中国,文字狱仍然是套在人们头上一只“紧箍咒”。所幸的是,也许当局也的确知道他的打油诗是无心之作,因此除了“深刻检查”外,尚未见对他有其他的惩处。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中共下令“过紧日子” 集中财力办啥大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4:51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1【时事大家谈】湖南解放思想大讨论 有何用意?/习近平重提政府分配住房制 走出房地产困境之路? 嘉宾: 香港荣休全国政协委员、金融专家刘梦熊先生;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荣休教授文贯中博士;主持人:叶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