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4 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我在纽约学歌剧


我在纽约学歌剧
请稍等
嵌入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53 0:00

我在纽约学歌剧

2017年1月,胡浩来到纽约曼尼斯音乐学院(Mannes School of Music)读研究生。他说:“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大都会歌剧院(Metropolitan Opera House)唱一首歌,最好是主角,是主角的话我就跟我的媳妇儿求婚了。” 胡浩大学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问他为什么来美国求学, 他说:“当时我女朋友来的美国,所以我就跟着她过来了。”

胡浩来到美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大都会歌剧院看一部歌剧。他说:“作为我们专业的学生,在大都会歌剧院看一部歌剧,你就觉得哇梦想成真了。”他讲述第二次去大都会歌剧院看歌剧发生的小插曲,他说:“那次我背了个书包,穿的便装,不小心碰到了后面的人。结果后面那个哥们儿一下子把我推的很远。 他那个眼神特别嫌弃,(意思是)你不应该来这儿。 我当时就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你得买票来看我的戏。”

胡浩在曼尼斯学院上的其中一节课叫Young Artists(年轻艺术家)课。 胡浩说:“我们每一学期有两场音乐会,今天我们上课在准备第二场音乐会的东西叫Bel Canto(意大利美声唱法)。”刚开始上课时,胡浩觉得有点儿吃力。他说中国学生的优势在于声音条件很好,“ 我们亚洲人的声音是比较神秘的,富有东方色彩的。” 但是相对于外国学生,中国学生也有劣势,他说:“来到这里以后会发现自己的diction,也就是你的语言有问题,然后你的音乐风格基本不对。在舞台上的表现和精力是完全不能跟韩国人,美国人比的。”胡浩说:“因为歌剧事业在我们国家发展的相对比较缓慢,毕竟是国外的东西。”而面对自己的不足,胡浩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断的努力,他说:“因为当你刚追上其他同学的时候,你仅仅是与别人持平,你不更努力的话,你就只能是又被别人甩在后面。”

除了技术上的差距,胡浩还会练就“厚脸皮”。 他说:“我个人可能比较害羞一些,会强迫自己主动的去和老外交流,主要是自己找话题。我们这职业,你不厚脸皮,自然有厚脸皮的人去代替你。 作为歌剧演员,无论什么国籍,它都是合同制,没有固定的职业,你只有永远的合同。”在曼尼斯这两年,胡浩努力去面试大大小小小的角色,试镜的次数不下30次,成功率是20%。胡浩说:“毕竟我们学的是西方人的东西,在歌剧的选角里,歌剧里的人物都是金发碧眼的,我们亚洲人长得跟别人是有一些区别的。”

2018年4月,胡浩争取到了一个演出的机会。他说:“这算是我在美国的首演。”胡浩被选入参加在新泽西卑尔根表演艺术中心(Bergen Performing Arts Center)的《图兰多》演出。胡浩一如既往地付出了120%的努力。他说:“这部戏对我来说挺难的,它有很大的篇幅去背诵,我没有接触过这种比较浮夸的角色,所以只能厚着脸皮冲。” 他说:“就像我们老师说的,你在舞台上做作,舞台下的人看你就更做作。你只有自然大方,楼下的观众才可以享受。”

胡浩从小喜欢歌剧,他觉得歌剧艺术非常迷人。他说:“我是真心的喜欢歌剧这方面,话剧歌剧这些作为舞台艺术,都是属于时间艺术,当你把表一打开的时候,它就只能持续走了。”

在美国留学的经历,让胡浩觉得亚洲学生在美国想要开展歌剧事业还需要走更多的路。他说:“我们亚洲学生,想要在这个地方有一席之地的话,必须要付出两倍或三倍的努力,还要唱的比别人好,演的比别人还要过分,这样也许才能会得到机会。”

2018年12月,胡浩从曼尼斯音乐学院毕业。问他接下来的打算,他说:“毕业了嘛,我申请了博士文凭,在德州那边。”对于他一直想要在大都会剧院表演的梦想,他说:“真的,我要说一句金句了。像我这样的来纽约留学的有艺术梦想的人,纽约再怎么吵,你也叫不醒他这个梦。” 而胡浩自己呢,他说:“我还在睡梦中。”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