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9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讽习文化衫煽颠案庭审律师代理遇阻


归国留学生权平穿讽习文化衫被控“煽颠”(网络图片)

中国归国留学生权平因穿讽刺习近平文化衫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据悉2月15日在吉林延边开庭审讯。不过,权平的两位律师向法院提交委托手续、要求会见等都遇到刁难,而在最后时刻,法院通知律师称家属解除了律师委托关系。目前外界无法得知有关庭审情况,以及权平有没有律师代表出庭。

已遭当局羁押四个多月、现年29岁的吉林延吉市归国留学生权平被“煽颠案”一直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权平代理律师之一的北京维权律师张磊星期三下午向美国之音证实,他和另一位代理律师梁小军没能前往延边参与庭审,因为法院阻挠两人代理权平,且在最后时刻收到法院通知称,权平家人解聘了两人的委托。

张磊:“两个方面的原因我们没有出席庭审。第一个原因呢,我们上周五接到法院通知说,在我们提交的委托手续之外,他还额外要求职业居住所在地的司法局开的介绍信,这个是完全非法的。法院可能想以为此借口,剥夺我们的介入代理权。然后另外一个原因呢,13号下午晚些时候,我们又接到法院的电话,告诉我们权平的父母向法院确认,不委托我们做权平的辩护律师。此前,会见权平的权利也被非法剥夺。这种情况下,法院开庭没有通知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参加庭审。”

记者:“后来再有和权平的父母联系吗?”

张磊:“我没有联系。”

记者:“所以,你们现在也对庭审的情况不了解,但是说是今天审,对吧?”

张磊:“对。”

据报道,权平家人因一直受到官方威胁,非常恐惧和紧张,几个月都不敢向外界透露信息。不过,由于官派律师不断游说家人接受认罪,令家人产生疑虑,权平的父亲权赫2月初正式委托北京维权律师梁小军和张磊代理此案。随后,两位律师2月9日向延边州中级法院告知委托事宜,提交了律所函、委托书、律师证原件(查验)及复印件等完备的委托手续。两人前往看守所申请会见权平被拒,且途中遭不明人士跟踪和偷拍,因此特向检察院提出控告。

2月10日下午,两位律师接到一位法官电话,要他们补充“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的介绍信”,才能代理案件。两人提出异议,指条件明显超出法律,于法无据,也不合情理。

梁小军和张磊2月12日就权平案被刁难向吉林省高级法院发函,要求说明有无律师代理案件需要所在司法局开证明信的规定。此外,两位律师2月13日被北京司法局约谈,要求退出案件。

张磊说:“司法局虽然提出了这个要求,但是我们认为,我们和当事人签定了代理合同,律师没有权利来无因地解除合同。但是,他们当地可能作权平父母的工作,由权平的父母解除了对我们的委托。他行使这个解除权利,我们也没有办法。”

记者:“你们现在确认是不是他父母真的是解除你们的?”

张磊:“梁小军律师也跟权平的父母联系了,他们父母确认是解除对我们的委托。”

记者星期三下午几次拨打延边州中院的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权平2012年从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毕业后,回乡参与经营家族生意,在推特上非常活跃,经常声援中国维权人士,包括狱中的广州民主人士郭飞雄、709大抓捕案的被捕律师、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占领行动、六四纪念活动等,曾来香港参加维园纪念六四的烛光晚会。

权平去年9月30日曾向海外友人透露10月1日“国庆节”,要穿写有批评习近平标语的文化衫上街。当晚,友人收到他的紧急信息称出事了,此后音信全无。外界一个多月后才获悉,权平已被秘密拘捕。权平今年2月被正式起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律师从起诉书看,证据主要是他在推特和脸书上的言论。

权平被捕引发外界关注,全美学自联11月初发表公开声明谴责,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旧金山的民运人士到当地领事馆抗议,更有超过50位海外留学生发起联署,致函中国当局要求停止政治打压。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