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7 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

中国公司被发现帮助运送伊朗石油


一艘装满原油的外国油轮2019年4月21日在中国青岛港卸货。

有报道说,隶属中国国家石油公司的油轮正在不顾美国制裁禁令,帮助运送伊朗石油。

英国《金融时报》8月5日根据油轮追踪网站(TankerTrackers)提供的行星实验室(Planet Labs)卫星照片和一名消息人士的提供的信息说,隶属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的昆仑银行近几个月来雇用了一支油轮船队从伊朗向中国运送石油,今年5月以来,至少有三艘与昆仑银行有关的油轮被发现与伊朗船只互动。

油轮追踪网站(TankerTrackers)的马达尼(Samir Madani)说,“数据和照片清楚显示,这些全部与昆仑银行有关的油轮参与运送伊朗石油”,“这些油轮正在发挥伊朗与中国之间的桥梁作用”。

“天鹰座”秘密行踪

油轮追踪网站说,昆仑银行去年收购了服役将近20年的“天鹰座”号油轮,后者7月初空船驶向马来西亚沿海,并在7月6日关闭了卫星应答器。“天鹰座”号7月6日到7月12日之间没有发出自动识别系统信号(AIS)。“天鹰座”号然后在马来西亚沿海再次出现,已经吃水很深,显然装满了货物。

7月10拍摄的卫星照片显示,“天鹰座”号油轮与伊朗国家油轮公司 (NITC)的 “幸福”(Felicity)号油轮在马来西亚的槟岛沿海55公里处汇合,似乎是转移货物。“幸福”号随后开始返回伊朗,“天鹰座”号油轮则装载石油开往南中国海。

神秘的Pacific Bravo号油轮

报道说,昆仑银行今年初还收购了Pacific Bravo号油轮。油轮追踪网站提供的卫星照片显示,Pacific Bravo号油轮今年5月从伊朗装载了石油,然后驶往马六甲海峡,并在7月2日在马来西亚波德申港(Port Dickson)的停泊地点与空载的伊朗油轮Humanity号汇合。

报道说,伊朗油轮Humanity号在7月3日关闭了应答器。7月19日应答器重新开启时,Humanity号已经准备在中国的锦州港停泊了。油轮此时的吃水显示,这艘游轮已经从Pacific Bravo号油轮转装了大约一百万桶原油。

报道说,卫星照片显示,与昆仑银行有关的油轮都采取类似的手段,包括关闭跟踪装置,并改变名称。

油轮追踪网站的数据显示,与昆仑银行有关的油轮今年5月以来至少有三次在伊朗沿海装载了伊朗原油,或与伊朗油轮进行了船与船之间的石油交运。昆仑银行与附属机构似乎努力掩饰油轮的运输信息。至少四艘昆仑银行拥有或运营的油轮在过去三个月中改变了名称,而改名是防止海事跟踪的常用手法。

昆仑银行方面表示,“没有参与进口原油业务”,否认“违反了任何法律规章”。但熟悉昆仑银行活动的情报官员表示,美国政府认为这家银行是“不良行为者”。

美国一位前高级情报官员说,“昆仑银行从来都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的替罪羊,从广义上来讲,也是中国政府的替罪羊”。

报道说,昆仑银行过去12年来是中国购买伊朗石油的主要官方渠道,并在2012年被美国的金融系统剔除。

珠海振戎

报道说,昆仑银行的行为引发了美国政府的关切。两名美国官员说,公司应该意识到,对伊朗的制裁将会严格执行。美国财政部上星期还制裁了中国国营石油贸易公司珠海振戎,因为这家公司从伊朗购买了石油。

一名官员说,“任何考虑逃避我们限制措施的实体,尤其是涉及伊朗石化产品的限制措施,都应该认真对待这个警告”,“我们最近制裁了珠海振戎,因为(这家公司)为了购买伊朗原油故意从事巨额交易。这体现了我们执行制裁的决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