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8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重庆律师代理敏感案件“被嫖娼”传唤


重庆张庭源律师在派出所外 (维权网图片)

中国重庆市一位律师在代理成都一起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案的关键时期,9月4日下午被以“涉嫌嫖娼” 口头传唤到重庆一处派出所,20多小时后才被告知没有违法行为可以走人,但不给任何法律文书。有分析表示,重庆律师再次“被嫖娼”,明显是被公安有意敲打震慑。

在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任内“唱红打黑”时期因代理“涉黑”案件而遭重庆检察院公诉人“嫖娼”的北京知名律师李庄,星期一晚些时候发消息称,他的朋友、重庆张庭源律师,在代理成都一起看守所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案件的紧张时期,被“革命群众”举报,“涉嫌嫖娼”,然后就被请进了重庆火车站附近的天宫殿派出所,去成都的路,暂时行不通了。

消息引发外界的关注,许多律师和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大量转发。许多人致电重庆天宫殿派出所反复追问张庭源的处境,对他给予声援。

时至星期二,外界才获得更多的细节情况。消息表示,经常代理一些敏感案件的张庭源律师,星期一下午约2点,被公安以“群众举报”他嫖娼为由,带到重庆火车站附近的天宫殿派出所口头传唤。而在审讯室,张庭源人身自由受限,不准通信。到下午5点做完笔录,就无人再理睬他。张庭源律师当晚被关在铁笼囚禁,凌晨时感到身体极度不适,报120诊断后才给服了家人早已送来的药。

至9月5日中午20多个小时后,张庭源律师没有任何东西吃,多次要求,都不获理睬。到了下午1时多,派出所称,张庭源并没有违法行为,可以走人。尽管张庭源要求派出所出个文字说明,不能不明不白的抓放,但派出所不出,张庭源拒绝出来。随后,派出所让家属和律协做工作,并且表示不出去,派出所也没有办法。

张庭源律师星期一晚对美国之音表示,派出所传唤他24个小时,竟然没有任何文字的法律文书,令人不解。

他说:“你关了我这么一段时间,你要给我一个法律文书嘛。比如说,我是个打工的,我旷工了,我要给老板请假呀。把你留在派出所24个小时,你要给我一个书面的传唤,传唤书呀。什么都不给。”

记者星期二上午致电传唤张庭源的天宫殿派出所,接电话的警员称,他不能电话里告知有关张庭源被传唤的情况,要记者亲自到派出所了解。

张庭源表示,他这次“被嫖娼”可能跟他目前代理的成都市一起在看守所非正常死亡案有关。张庭源表示,成都锦江区一位叫吴太勇的打工仔,6月2日因餐馆被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查封后,被送到成都市看守所。身体一向健康、无重大疾病史的吴太勇,7月11日身体明显出现恶化,仓友叫狱医,但没有得到及时诊治,到13日陷入休克,被送医,当晚10点左右,吴太勇因为脓毒血症、重症肺炎抢救无效死亡。张庭源称,这也可能是对他多年来代理的案件的一个清算。

张庭源说:“这个可能跟我代理的案件有非常非常密切的关系的。因为我代理的案件比较多的还是维权案件,作为律师嘛,按国家的法律和规定尽自己的能力。但是,这些事情往往又涉及到权力的违法,一些糟粕的东西,它不愿意曝光。所以,你代理的案件多了,它肯定就会讨厌你了。这个系统都是联动的。”

张庭源表示,尽管重庆律协已表示关注他“被嫖娼”案,但是根据以往律协软弱的表现,他不抱有任何希望。

他说:“看律协来怎么对待这件事儿吧,我主动找律协也没什么用。他们今天有个表态,打来电话说大概关注这个事儿,但是他们主动会好一些。至于找他们,那肯定也没有什么用的。求律师协会,律师协会本来就是个软面条,但是我希望它能坚强起来,真正地为律师做主,为律师维权。但是往往比较遗憾,这事儿现在再联系吧,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态度。”

张庭源律师“被嫖娼”传唤到派出所,引发网友的极大关注,认为可能是当局又要换个方式整治律师,再拿出“嫖娼”的招数。有分析表示,张庭源律师依法要求派出所给出传唤文书,而派出所坚持不给,就等于是白被抓了。如果公权力抓人和放人都这么自由,谁又能幸免于难,还要法律做什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