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2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为中情局灵魂而战:哈斯佩尔面临参院确认关


被川普总统提名为中情局局长的吉娜·哈斯佩尔在国会山与民主党籍参议员乔·曼钦会面。(2018年5月7日)

将近两个月前,中央情报局发起了前所未有的公关活动,力推由自己的内部人员出任局长。如今,这项公关行动的设计者们很快就要知道他们的努力将要成功还是失败。

资深中情局特工、现任副局长吉娜·哈斯佩尔被川普总统提名为局长。星期三,她要在国会参议院参加确认听证会。听证会的焦点可能是她在执行中情局强化审讯项目及其可能存在的掩盖行为中所扮演的角色。

美国情报局中没有多少人淡化这类问题的重要性,不过他们担心,这可能会盖住另一项值得关注的问题,那就是:在党派政争激烈并感染各级政府的时代,如何保持美国首要间谍机构的专业性和客观性。

大概只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场听证会将把更多的聚光灯照在一位几乎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在暗地里行动的女性。

哈斯佩尔在有限的公开露面中似乎试图拥抱聚光灯照射下的新生活。

星期一,在造访国会山期间,她对记者说:“我盼望着星期三。”然后她便走进了来自西维吉尼亚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乔·曼钦的办公室。

这番话跟最近的报道大相径庭。那些报道说,哈斯佩尔试图撤回提名,白宫官员跟她谈了几个小时的话,说服她坚持下去,她这才同意把确认程序继续下去。

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哈克比·桑德斯星期一对记者说:“她百分之百致力于通过这道确认程序,并被确认为下任中情局领导人。”不过,桑德斯并没有完全否认那些报道。

桑德斯还说:“她希望尽其所能确保中情局的诚信保持完好,不会受到不必要的攻击。”

资深职业中情局特工

哈斯佩尔在中情局效力了30多年,那些与她共事的人说,如果遇到挑战就知难而退,那就不是他们认识的哈斯佩尔了。

她以前的同事们描述说,这位现年61岁的副局长为人强悍、意志坚定、坚持原则。他们说,中情局需要一位能够在情报界内部激励信心和赢得忠诚的局长,而她正是这种类型的领导人。

那些与她共过事的人认同这样的想法,那就是,哈斯佩尔将把中情局的福祉摆在她个人的政治兴衰之上。

卡罗尔·罗利·弗林跟哈斯佩尔一样,也在中情局工作了三十年,包括曾在秘密行动处和反恐中心效力。她说:“她这样做不是为了争荣誉、出风头或者博取公众喝彩。”

弗林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她是一位真正的公仆,她这样做是为了做正确的事,把工作做好,为国效力。”

另一位前同事、前情报部门副主任卡门·梅迪纳说:“她不好出风头。一点也不自大。”

然而,这些特点似乎让她和现在的白宫很不匹配。

川普总统喜欢在竞选式的集会上享受聚光灯的照耀,他还经常在推特上发表自己的观点。而哈斯佩尔基本避开公众视线。朋友们提到,哈斯佩尔为人如此低调,以至于《维基百科》最初有关她的条目居然错用了别人的照片。

朋友和前同事们说,哈斯佩尔虽然熟谙政治运作,但她并不热衷政治,她对自己的中情局工作的定位跟一些前任一样。她更愿意向决策者坦率、客观地提供和分析情报,而不是出于政策偏好而给情报涂上色彩。

弗林说:“吉娜属于那种人,真的能这样做。当决策者全都认为他们的政策正在取得成功,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她就是那种人,能够站起来说:‘不,总统先生,我们实际上不这么认为。’”

这种做法也许跟前中情局局长麦克·蓬佩奥形成了对照。人们认为,蓬佩奥在政策问题上与川普总统亦步亦趋。蓬佩奥已出任美国国务卿。

中情局推动由非政治性的哈斯佩尔挂帅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中情局才大力推动参议院批准这项提名。

前代理局长、前副局长约翰·麦克劳林支持提名哈斯佩尔出任局长。他说:“在当前另类事实和党派政争甚嚣尘上的时刻,需要一名职业的中情局人员。”

他还说:“如果不是吉娜·哈斯佩尔,那可能就是一位也许不具备同样资格或经验的政治人物。”

曾在2004年到2006年与哈斯佩尔共事的卡门·梅迪纳也有同感。

她说:“我觉得,知道中情局将有一位专业人员来领导,在某种程度上这会让人觉得放心。对任何会把中情局摆在错误位置、在某项问题上不恰当地成为活动人士的做法,这样一位领导人会非常警惕的。”不过她承认,这种更传统的中立做法虽然可能会让很多情报人员高兴,但也可能会带来代价。

梅迪纳说:“这有可能会让她的影响力比不上像蓬佩奥这种有强烈意识形态观点的人。”

还有人觉得,身为局长,哈斯佩尔能做的,不仅仅是让中情局雇员放心地觉得,他们所扮演的那种提供无偏见、非政治化情报的角色不会被改变。

很多人觉得,她能够帮助修复和巩固长期的国际合作关系,哪怕这些国家在其他领域可能跟美国有矛盾。

前同事、前国家秘密行动处反间谍副主任马克·凯尔顿说:“与情报机构、我们的外国合作伙伴的关系当然十分重要,这不仅事关对世界危机的反应和信息交换,更重要的是,这事关建立那种政府间的长期互信,让我们可以在某些最为棘手的问题上合作。”

他说:“吉娜做过这件事。她与外国情报机构最高级的官员打过交道,而且是有效地跟他们打交道。”

对酷刑折磨的关注

然而,考虑到她的过去,对很多人来说,哈斯佩尔的这些优点并不足以赢得他们的支持。

2002年,哈斯佩尔曾短暂督管中情局在泰国的一处秘密监狱。在这里的被羁押人受到了水刑和其它严酷手段的审讯。

此外,她还被指责起草了一份备忘录,主张销毁92份审讯录像带。这些录像带在2005年被销毁,这导致司法部进行了一项调查,但最后没有提出指控。中情局一直坚称,哈斯佩尔的行为是合法的。

前海军的一名总法律顾问阿尔贝托·莫拉在星期二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说:“酷刑折磨行为是刑事犯罪行为。”

他说:“吉娜·哈斯佩尔一向知道,不管她当时从事什么活动,都必须明白,她不能越过她的职权界限而从事酷刑折磨的犯罪行为。”

前美国驻叙利亚大使罗伯特·福特的批评甚至更为犀利。

他说:“她执行这些任务时,并没有人逼她必须做出选择,要么做这份工作,要么离开秘密行动处。她自觉地做了决定,要做这些工作,因此,她是自觉地做出决定,要参与这些项目。”

为哈斯佩尔辩护

中情局一再对这些指称做出回应,为哈斯佩尔的海外任务以及她在销毁录像带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行了辩护。

中情局甚至把一份2011年的备忘录解密并公布。这份备忘录的作者是前副局长迈克尔·莫内尔。备忘录认为,在销毁录像带的问题上,哈斯佩尔没有犯任何错误。

莫内尔说:“我没有发现哈斯佩尔女士的表现有任何错误。”他也出面支持提名哈斯佩尔出任局长。

莫内尔在备忘录中写道:“我得出结论认为,以她的身份而言,她的行动是恰当的。销毁录像带的决定不是她做出的。”

但是中情局这种公开力挺哈斯佩尔的做法,让一些前官员觉得更让人担心。他们抗议说,这种说法是可耻的。

前联调局高层反恐官员阿里·苏凡说:“我们看到的是一场施加影响的运动,一场非常强大的施加影响的运动。”

他说:“当你选择性地决定把哪些信息解密,并且把这作为施加影响的运动的一部分的时候,那你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欺骗。中情局出手不应这么低,这对不起美国。”

哈斯佩尔的前同事们反驳说,对她的批评可以用在当时在中情局任职的任何一位高级领导人身上。

上星期,在前总统奥巴马手下担任中情局局长的约翰·布伦南在推特上为哈斯佩尔辩护。

他发推说:“参议员们:请显示你们把国家置于政治之上。不要由于先前的政策决定或者因为川普选择了她而惩罚她。”


不过,对越来越多的前任和现任官员来说,中情局或许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陷入了极具党派色彩的辩论,也许这一点是最令人担心的。

前中情局资深特工、目前在乔治城大学任职的保罗·皮拉尔说:“向国会和公众就这位被提名的人选提供信息,发布有关她的公开信息,这是合理的。”

他补充说,“但是,如果任何这类发布超出了提供有益信息的范畴,看起来成了某种形式的游说,那我认为就不合适了。中情局高官个人,包括现任情报人员,可以到国会监督委员会前,就哈斯佩尔可能出任局长一事发表正反意见,但如果由一个机构来表达立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