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一些议员呼吁重新制定反恐战争授权法


川普总统从前政府手中接过了美军在全球各地反恐行动的指挥权。如今,来自两党的一些国会议员正在推动展开辩论,讨论这些反恐军事行动的法律依据是否需要更新。议员们争辩说,目前的《使用军力授权法》(AUMF)是在2001年通过的,从那以后,反恐战争发生了重大变化。

新的政府、新的阿富汗战略,也许还要反恐战争的新授权?

“阿富汗16年后,国会理应再投一次票,” 来自北卡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沃尔特·琼斯说。

但是,阿富汗只是一组两党国会议员希望讨论的美军反恐行动之一。

“60个字的《军力授权法》(AUMF)是在16年前通过的,从那以后,美国在14个国家展开的至少37次军事行动把这一授权用作法律依据。这些国家包括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

这项授权是在9/11恐怖袭击后通过的,如今涵盖了新的威胁,比如“伊斯兰国”组织和叙利亚内战。

在众议院现任议员中,只有大约四分之一在当时任职,包括来自加利福尼州的民主党人芭芭拉·李。她是唯一投下反对票的众议员。

她说:“它太宽泛了,简直就是一张可以任意填写的空白支票。”

最近,芭芭拉·李试图利用修正案的方式重新启动辩论,被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拒绝。瑞安说,这个问题需要另外讨论。

芭芭拉·李说:“我们是民意代表,所以,您剥夺了就一项授权表决进行辩论的权利,等于是剥夺民主程序。”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分析人士凯瑟琳·希克斯说,有关战争与和平的决策程序不能让总统一人独断。

她说:“国会告诉全世界说,在我们有关外交政策的民主程序中,国会不是积极参与者。我们说的可是国会啊,是美国人民的代表。”

然而,即使众议院真的有机会重新考虑这项问题,答案也绝不是那么简单。

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艾德·罗伊斯说:“如何就法案的应有内容达成协议,是一个挑战。有些要把权力赋予总统,有些则要制约他;有些把目标对准组织,有些则对准意识形态;有些在动用武力的时间、地点和形式方面有限制,有些则没有限制。”

这是关于反恐战争的复杂问题,而短期之内看不出会有答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