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德州国会选区重划争议或将影响国会两党势力


美国最高法院本周介入了德州国会选区重划争议,要求暂时停止执行下级法院有关改正少数族群投票权被剥削的两个选区的命令。这起以种族为动机的德州选区重划,会对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带来显著影响。最高法院的这项决定,是一系列事件的最新发展。

德州众议员威尔.赫尔德(Will Hurd)必须和他的选民们沟通,在这个德州和墨西哥交界的区域,他必须说西班牙语。

赫尔德众议员在上两次选举中,在这个选民以拉丁裔为主的选区内以一两千票险胜。由于德州少数族裔人口大幅上升,对共和党而言,这场胜利不同凡响。

国会选区并非依照区域而是依照人口而定。每个选区必须要有大约七十一万人。因此,一旦人口增长了,选区就必须重新划界。

为了要让选区人口数达标,可能会出现一些奇形怪状的选区。评论家们认为,当界线依照政党利益,让一些人群待在或是离开某个选区,这个过程就会变得不民主。

民主党前德州23区联邦众议员彼特.加耶戈说;“现代的选区重划,你挑选你的选民,而不是你的选民挑选他们的候选人。我曾经阻止过这种趋势。”

彼特.加耶戈在选区重新划分后,在民主党票仓德州第23选区胜选。直到在两场不分轩轾的选战中,输给了共和党的威尔.赫尔德。

他说:“他们查看哪些拉丁裔(选民)最有可能投票,把这些人划出去。然后找那些参与度非常低的拉丁裔,把他们划入选区。如此一来,德州可以在联邦法院法官面前们说, 这是拉丁裔高度集中的选区。以人口数量来看,也许真是如此。”

对23区划界的质疑今年夏天未能说服德州的法官们。但是,法官们下令重新划分附近的国会选区。

孤星项目主任马特.安格(Matt Angle)领导其中一个挑战著选区重划的组织。他说: “在德州,因为共和党领袖通过歧视而获取优势,如果你想要改变,想要把打散的蛋回复原状,你想选区划分更公平地代表非裔和西裔选民的投票权,德州的政治平衡也会受影响。”

德州不是惟一一个面临这个争议的州。全美各地八个州都有选区重划案件。这些案件的结果会戏剧性地改变国会的党派力量。

任职于中立的拉丁裔投票权非营利组织墨西哥裔美国人法律辩护何教育基金的律师恩尼斯特.何雷拉说,维持少数族群投票力量在政府每个层级都是个问题。

他说:“少数族群不是都像德州这样团结一致地投票,而且他们也不会总是照你所预想那样的投票。”

圣安东尼奥区共和党领袖罗伯特.斯托瓦尔说,对投票模式做出的假设推定,问题重重。赫尔德就是个例子。

他说:“威尔.赫尔德不是白人也不是西语裔。他是一位非常聪明的、优秀的黑人,他已经在那个选区两次当选,选民知道他是谁,也想要他继续为他们的选区服务。试图依照政党利益重新划分选区,好让更多的民主党人士当选,那是为了自身优势而扭曲政策。”

美国最高法院这个秋季可能会进一步涉足有关选区划分的政治辩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