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8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反制中国影响力 美议员提案力推台湾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华盛顿总部(资料照)

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带来全面影响,也使美中两国的分歧更加扩大,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会都在采取作为加强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在国际组织封锁台湾的问题,也成为国会议员关注的焦点,除了近来有多位议员发声力挺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外,还有议员提案支持台湾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正式会员。

新冠疫情让中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力受到注意,特朗普总统指责世卫组织受到中国的控制,5月底宣布将终止美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不久前,众议院共和党成立了“中国工作组”(China Task Force),目的在于汇整中国在各领域对美国的威胁,从国安、经济、科技、竞争力及意识形态5大支柱提出政策建议并制定相关法律,而中国意图在国际组织取代美国的作为,就是“中国工作组”聚焦的重点之一。

“中国工作组”成员、俄亥俄州联邦众议员安东尼·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 R-OH)5月22日提出了《2020年不歧视台湾法案》(Taiwan Non-Discrimination Act of 2020),旨在推动台湾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正式会员,并禁止中国在该组织增加份额(shareholding),直到台湾成为会员或被允许有意义参与该组织为止。

《2020年不歧视台湾法案》要求美国财政部采取作为,使台湾在国际财政机构得到更公平的待遇。

法案条文规定,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执行董事必须运用美国在该组织的声音和表决权来反对和不同意中国份额的增加,除非美国财政部长能够向国会提出报告说,该组织执行董事会(Board of Governers)正在考虑让台湾加入成为会员,或是台湾能有意义的参与该组织,这包括1) 台湾的经济和金融政策能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定期监测活动; 2) 台湾公民能够在该组织得到公平雇佣的机会;3) 台湾有能力取得该组织适度的技术协助和培训。

冈萨雷斯在一个声明中说, “台湾是地球上少数成功地在维持财政稳定下取得发达地位的国家”,随着许多发展中国家因新冠肺炎面临难以估计的财政负担,“台湾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显得更加重要”,但只因为中国的政治反对才使得台湾无法在这个机构里获得他们本应享有的一席之地,因此“该停止讨好总想操控国际组织的中国共产党了”。

声明说,作为世界第22大经济体,台湾的外汇储备已超过4800亿美元,也超过巴西、印度和韩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89个成员国致力于汇率稳定及贸易平衡的承诺下,台湾做为世界上一个主要的经济体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协助发展中国家达到同样目标是十分必要的。

星期四(6月11日),冈萨雷斯在《华盛顿观察家报》(Washington Examiner)发表文章,再次呼吁让台湾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他说,美国政府1994年即宣示支持台湾参与不以国家身份为会员资格的国际组织,在推动让台湾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事上美国的承诺已经逾期许久,“不像世界卫生组织及其他联合国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要求国家必须具备被联合国承认的资格才能加入,这也是该组织屡屡显示它对此非常认真看待的一个区分。”

在文章里和在法案中,冈萨雷斯都提到一个关于IMF会员资格的研究。

依据这个研究,IMF法律顾问约瑟夫·戈德(Joseph Gold)称,“没有规则或甚至是非正式理解认为,一个申请者必须先被其他成员国或其他国际组织承认,才能被IMF认为它符合会员资格”。他说,IMF会“自行确定申请者是否为一个国家,而且只做为自己的参考。”

以科索沃为例,冈萨雷斯指出,科索沃在2009年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世界银行)的成员国,但它并不是联合国的会员。

他说,由于美国能够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改变做出否决,美国的领导力对此事极为必要,允许台湾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是要把美国置于与中国冲撞的轨道上,而是要放弃“只要让中国高兴中国就会改变”的迷思,美国及其盟友应该革新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种帮助建立和平秩序的机构,“这代表欢迎那些不像中国那样、想要遵守秩序的国家。”

在冈萨雷斯的提案前,科罗拉多共和党籍国会众议员蒂普顿(Scott Tipton)和乔治亚州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斯科特(David Scott)也在今年2月28号提出《2020年台湾公平雇佣法》,要求美国财政部长指示各个国际机构的美国执行董事发声并使用表决权,以确保这些机构在雇佣中不歧视台湾公民。法案还要求财政部提交年度报告阐述进展情况。

中国政府称台湾是其一部分,没有资格加入由主权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及专门组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的问题必须在其一中原则下通过两岸协商来处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