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1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美议员:香港是新的柏林


美议员:香港是新的柏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1 0:00

VOA视频 美议员:香港是新的柏林

在柏林墙倒塌30周年之际,美国国会一位议员说,香港是新的柏林。

伊利诺伊州民主党联邦众议员丹尼尔·李宾斯基(Daniel Lipinski)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星期五(11月8日)举办的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活动上发来的视频讲话中说:“我们知道,共产主义的恐怖还没有结束。中国政府的行动尤其令人警觉。他们在全球增加影响力,在国内继续打压穆斯林维吾尔人、基督徒和其他人。今天,香港是新的柏林。”

他表示,如果人们如冷战时一样立场坚定,“自由就会像30年前一样取得胜利。”

1989年11月9日,东德人冲破并推倒共产党政府为阻挡东德人涌入西德而建的柏林墙。柏林墙的倒塌是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终结和冷战结束的重要标志。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李‧爱德华兹(Lee Edwards)说,在柏林墙倒塌之前,共产党国家的领导人宣称这堵墙能够矗立百年,但是柏林墙的倒塌不仅证明他们是错的,而且也证明了,即便是生活在共产党政权下的民众,也有能力推翻限制自由的高墙。

他对美国之音说:“可能性总是有的。如果你站出来讲述真相,向当权者说出真相,专制暴政就会垮台,那堵墙会就倒塌。”

香港星期六(11月2日)多处地点爆发抗议。
香港星期六(11月2日)多处地点爆发抗议。

他认为,如同柏林墙是冷战的转折点,而目前也处在冷战状态,香港则是转折点。他说,美国等西方国家需要支持香港的年轻人,让他们知道他们并非孤立无助。

上个月,美国国会众议院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示对港人民主抗争的支持,但这项得到两党议员支持的议案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之后在参议院并没有新的立法进展。

该法案参议院版本的提出者鲁比奥(Marco Rubio)参议员星期四在推特上说,不管以哪种方式,法案“很快会在参议院全院审议”。他说,虽然参议员们目前有很多事要处理,但是对于香港法案不会永远等下去。

特朗普总统在香港问题上的立场前后有反复。他曾经敦促中国“人道”处理香港问题,尊重香港的生活方式,但在与中国基本达成阶段性贸易协议后表示说,香港的情况已有所好转。彭斯副总统10月发表对华政策演讲时表示美国与和平示威的香港民众站在一起,他敦促中国政府继续保持克制,并呼吁港人坚持非暴力路线。但他没有提到《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1989年,欧洲民众的抗争,终结了共产党的一党统治,推倒了柏林墙,但是中国的学生民主运动以血腥镇压告终。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认为,失败的原因之一是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没有给予坚定的支持。他希望,在香港民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争取民主自由的时候,美国等民主国家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他对美国之音说:“香港人民的反抗不会改变,大家会坚持;中国政府顽固的态度,也不会改变,因为那是他的利益,他害怕香港的事情扩散到整个中国的民主化。当这两个不变的量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国际社会是一个变数,……这个因素不大,但是关键因素,所谓四两拨千斤。”

他认为,如果在香港的这堵“柏林墙”不去推倒它,西方国家会犯下历史性的错误,“就是说,你放过了共产党,最后共产党可能会把你打败。”

参加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活动的还有德国前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高克曾是东德的一位基督教路德派牧师和公民社会活动家,以批判共产主义和推崇人权的立场著称。

该基金会把今年的杜鲁门-里根自由勋章颁发给高克。

高克在活动上分享了他在东德和柏林墙倒塌后的一些经历。他说:“在这许多年的压抑之后,你终于能够和公民同伴走上街头抗议示威,这是很棒的感觉。对我来说,更为奇妙的是,我还当选总统,搬进了柏林的总统府。”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