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6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美国宪法原旨主义开始抬头


2017年4月10日,戈萨奇宣誓就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戈萨奇就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不仅使法庭回归到斯卡利亚大法官去世前势均力敌的局面,而且为保守主义法律运动的增添了发展势头。这场运动崇尚宪法原旨主义,并且力推保守派法官进入联邦和州法庭。

保守派坚持宪法原旨主义

戈萨奇本月宣誓就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填补了斯卡利亚大法官去世后所遗留的空缺,令主导并推动其获得参议院确认的保守派人士欢欣鼓舞。

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兰迪·巴内特(Randy Barnett)说,戈萨奇的确认对宪法原旨主义者,亦即按照宪法制定者初衷解释宪法的人来说是一大进步。

巴内特说:“戈萨奇的提名具有历史意义,因为他是30年来首位自称是宪法原旨主义者的被提名者,他表示要按宪法文本的原意断案。上一位如此表态的法官是罗伯特·伯克,但伯克的大法官提名在1987年被参议院驳回。”

巴内特说,假如奥巴马离任前提名的加兰德法官得到确认,或者希拉里·克林顿赢得大选,由她提名的大法官人选得到参议院确认,联邦最高法院的法理有可能从“宪法原旨主义”(constitutional originalism)转向“活宪法主义” (living constitutionalism),对宪法的解释将更趋向自由派。

保守派组织“司法危机网络”的首席法律顾问卡丽·塞韦里诺(Carrie Severino)指出,戈萨奇就职大法官,也给保守派法律运动增添了动力。

她说:“保守主义法律运动在此事上把重心放在了法官上面,确立了宪法对政府的限制,坚持按照法律文本解释法律,而不是由法官自己改写法律。”

塞韦里诺表示,根据美国宪法的规定,国会通过立法,并由总统签署成为法律。最高法院大法官自行改写法律,就是违背选举国会议员的人民的意愿。

塞韦里诺补充说,除联邦体系外,州法律体系和司法任命也非常重要,因此他们也在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争取有更多保守派人士担任州级法院法官。

塞韦里诺说:“联邦体系受到高度关注,以至于人们忘记了我们还有50个州以及地方法院和领地法院,它们负责审理美国法庭90%多的案子。在这些体系中,由高素质的人才担任法官,继续依照法治秉公执法至关重要。”

自由派主张宪法与时俱进

但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塞缪尔·埃萨考夫(Samuel Issacharoff)不认为戈萨奇的就职为保守派法律运动增添了势头。他说这只是当下政治的反映而已,一个保守派居多的国会和一名共和党籍总统势必会推出一名保守派大法官。

埃萨考夫说:“保守派的议程大体上说是要对所有事情都预先做出明确规定,并且严格宪法对它们的解释,造成的结果是,我们的法律和法规将少很多,我们为应对当今的需要而有的社会发展空间也将小很多。”

埃萨考夫指出,1789年宪法批准生效时,所能预见的州要小很多,联邦政府的权力也很有限,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成熟,情况发生了改变,因此让宪法与时俱进非常重要。埃萨考夫说,有的宪法条文非常含糊,例如它赋予联邦政府组建陆军和海军的权利,但没有提到空军,因为当时空军尚未出现。因此,这个宪法条文只是赋予联邦政府军事能力,并没有把空军排除在外。

虽然联邦最高法院的平衡并未因戈萨奇的就职而被打破,仍然保持了四名保守派,四名自由派和一名摇摆票势均力敌的格局,但三名大法官已经年迈,金斯伯格84岁,肯尼迪80岁,布莱耶78岁,其中金斯伯格和布莱耶是自由派,肯尼迪为摇摆票。一旦他们退休,总统川普提名保守派大法官进入联邦最高法院的可能性非常大,届时,联邦最高法院势必向保守派倾斜。

自由派组织“美国宪法协会”的主席卡罗琳·弗雷德里克森(Caroline Frederickson)不同意三名大法官可能退休的说法,但她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司法的重要性以及它对各项权利的影响,人们不会再袖手旁观。

她说:“戈萨奇参与审理的第一个案子涉及死刑。他马上投票赞同将一名犯人处以死刑。我认为这向人们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法庭事关重大,法官事关重大。因此,我们要积极参与,争取确保无论是谁被任命为下一位大法官对各项基本权利有一个广泛的认识,而不是狭隘、局部和倒退的观念。”

由于大法官实行终身制,他们的判决有可能对未来一代人产生巨大的影响。正因如此,保守派和自由派人士在司法提名问题上的博弈预计将日益激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