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6 2020年6月7日 星期日

记者手记:疫情阴云下的耶路撒冷家庭


耶路撒冷封城后,一名女子在大门紧闭的老城圣墓教堂前祈祷。(2020年3月30日)

我习惯了在家工作,这是我做自由职业记者的最大好处之一。

我还是可以继续工作,但是新闻工作让我最喜欢的环节一向是做报道,包括到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各地采访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如今我真的是怀念这种外出工作。 .

我本应当上星期去美国做两场讲座的。一场在北卡罗莱纳州绿堡的北卡大学,另一场在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学院。我原先还计划看望我的姐姐和几位密友并在曼哈顿度过几天。

我的美国之行当然被取消了。在以色列这边,我们只被允许出门买食物或者看病以及小范围的散步。我一直在跟朋友罗宾走步锻炼,如果我们有一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另一个人可能也会中招,可是我喜欢走步时能有人陪伴。

过去两个星期来,我丈夫也一直在家工作。他是市场营销撰稿人,为英特尔拥有的以色列公司 Mobileye效力。他在家里的餐厅桌上工作,而我在楼上自己的书房工作。

我确实觉得分散我精力的事情比往常要多了。部分原因是,在我们位于耶路撒冷的公寓里住着五口人。按照耶路撒冷的标准,我们的公寓其实算大的,可开始让人觉得越来越小。另一点让我惊叹的是,我们五口人一天在家吃三餐,竟然消耗了这么多食物。

五口人之一是19岁的儿子,他是实打实的食肉动物,每天都要吃大量的牛排,否则无法维持健康,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说的。我有四个孩子,三个住在家里,另一个在美国。

我最大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儿拉斐拉刚刚读完了四年半的药学院,应该开始六个月的实习,在耶路撒冷的哈达萨医院做助理药剂师。

她必须通过一系列医学考试,现在正在一一过关。她有可能推迟工作开始日期,等到疫情过去再说,但是药剂师已经短缺了,她决心要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她说,她开始工作时,会“自我隔离”,跟家人拉开距离。

我的老二是23岁的儿子乌列,他从去年8月以来一直生活在夏威夷的可爱岛,销售以色列化妆品。他本应回家过逾越节。我们曾有计划在接机回家的途中在他最喜欢的耶路撒冷餐馆享受烤肉和沙拉。如今他决定坚守夏威夷挺过疫情,而我们都感到失望。

我们还计划今夏去夏威夷。这可是一次重大行程,我们要去大岛、瓦胡岛和可爱岛。我们还没有放弃希望,不过不能肯定是否还能成行。

我的老三是二儿子内塔尼尔,今年19岁,应该在星期日被征召入伍,加入一支作战部队。在以色列,征兵日是个大日子,整个大家庭会陪着小伙子或姑娘去一个中心位置。母亲们总是会哭,父亲们会勇敢地微笑,兄弟姐妹们总是露出枯燥无聊的表情。

这一回,我们只被允许让他们在征兵区下车,不得再前行一步。好像他一旦入内,好几个星期都不能离开陆军了。这意味着他无法跟我们一起度过逾越节了。

我的小儿子米沙尔还有一些网络教学课程,但是每天只有一两节课而已。虽然所有年级都转入网络授课,但教育部一开始说只会支付高中教师工资,于是低年级的教学停止了。不过,在家长们的压力下,授课又开始了,政府如今又对学校今年能否重新开学表示怀疑,这种网络教学变得更加重要了。

到目前为止,米沙尔花很多时间与朋友玩网上视频游戏,可是这最终可能也会变得枯燥无聊的。

宅家的一个好处是我第一次对做饭感兴趣了。我丈夫一向是家里的厨师,而且有一手好厨艺。我的两个孩子也喜欢烹饪。我是个美食爱好者,为《耶路撒冷邮报》写餐馆评论。不过直到目前,我的美食知识只限于品尝。

也许是为了建立某种控制感吧,但我正在享受尝试新的食谱。昨晚是椰子咖喱汤配代用虾,因为虾不是犹太洁食。今天下午,我做了伊拉克西红柿汤,内有肉馅的饺子。不过我确实用了冷冻饺子。

对我来说,最难的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我觉得,只要我知道有个明确的截止日期,我几乎可以应对一切。我每天都在密切追踪疫情新闻,然而至少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什么好消息可报。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