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7 2024年7月20日 星期六

加密货币诈骗:行骗者也往往是受害者


VOA英语视频: Crypto Scammers Are Often Victims Too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59 0:00

VOA英语视频: 加密货币诈骗:行骗者也往往是受害者

对阿里(Ali)来说,这似乎是赚更多钱的好方法:这位23岁的年轻人在马来西亚的一家工厂做清洁工,每月收入350美元。 然而,他在4月份被告知获得了一份位于柬埔寨的金融工作,工资是之前的四倍,尽管他并没有金融领域的经验。

他飞到柬埔寨首都金边后不久,阿里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他的护照被收走,然后被带到一个院子里,他表示自己在那里被扣住了。武装警卫站在门口防止他逃跑。

阿里说:“我变成了他们的奴隶。”他改了自己的名字,因为他害怕自己逃离的这个组织会来找他。

阿里和其他的受害者睡在狭窄的房子里,他们被迫每天在一个线上诈骗工厂工作15个小时,试图让人们落入加密货币骗局。他们和社媒以及约会软件上物色的目标见面,然后试图和受害者建立线上友情或者爱情以骗取他们的信任。但是,阿里说自己是一个糟糕的骗子,他还经常被那些扣押他的人攻击。

阿里说: “惩罚就类似埃及法老时代的那样。”他说这些人会殴打他的脸、胳膊、腹部和腿部。

他说: “我哭着寻求真主的帮助,求他让我好过点,这样我就能离开这片地狱。他们很残忍。他们打得我头晕目眩,我脸上留下了淤青导致的乌眼圈。”

为受害者发声的倡导团体指出,这类诈骗中心主要分布在缅甸、老挝和柬埔寨,因为这些国家存在法外之地。

全球反诈骗组织(Global Anti-Scam Organization)的传播专员埃莉萨·沃纳(Elisa Warner)说: “在这些地方,金钱说了算。他们可以收买地方当局。” 沃纳还说,负责这些行动的通常是中国人,被困的来自亚洲各地的人口贩运受害者“可能高达数万人”。 柬埔寨最近对许多涉嫌的诈骗中心进行了突袭,让1000多名受害者重获自由。

沃纳说“那只是赢得了一场战役,而不是整个战争。我们认为,这些遭到突袭的行动在别处死灰复燃。”

马来西亚国际人道主义组织(The Malaysia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Organization)告诉美国之音,当前受害者和最近重获自由的一些人提供的信息显示,可能有1000到2000名马来西亚人被困在老挝、缅甸和柬埔寨的诈骗工厂。

过去数月内,数百名马来西亚受害者返回家乡,他们有的自己逃出来,有的被救出来,还有的受害者家属支付了上万美元的赎金。

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负责人张天赐说:”我称之为当代奴役。”这个组织帮助受害者返回家乡,并试图防止更多的马来西亚人落入骗局。

张天赐表示,尽管诈骗和人口贩运已经存在了好几代人的时间,但是今年以来,马来西亚受害者数量显著上升,他们往往是被社交媒体上的承诺高收入工作岗位的帖子吸引。

张天赐还说,这些诈骗组织的目标是马来西亚华人。尽管马来西亚华人只占到该国人口的四分之一,但是却占到了该国受害者的80%,因为他们往往可以说中文和英文两种语言。

张天赐指出: “他们懂得的语言越多,就能骗到越多的人。”

受害者的家属和一些活动人士组织了抗议,想要让人们关注这一问题。

马来西亚国际人道主义组织秘书长希山慕丁·哈希姆(Hishamuddin Hashim)组织了几次抗议。他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受害者都能重获自由并且回家。我们需要国际社会更多地参与进来,消除这个问题。”

阿里说,他被卖给另一个诈骗组织后,在转移期间有一个短暂的时间没有人看守他,他就是这样逃脱了柬埔寨的绑架者。他说他感到幸运,被囚禁两个多月之后能够逃出来;而许多其他试图逃跑的人都被打死了。

阿里警告人们,如果一个工作机会好得不真实,那它很可能确实不是真的。

阿里说: “如果你得到那样的工作邀请,别去!我被骗过,所以我知道不能相信他们的谎言。”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