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3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美国人口最多的加利福尼亚州去年六月开始实施安乐死合法化,半年内有111人选择安乐死,但关于这个棘手话题的辩论并没有终止。

加州州议会去年通过终结生命选择法案,成为全美国第五个允许寿命预期不足六个月的病患要求他们的医生提供安乐死药物的州。

根据加州州政府的数据,去年六月到十二月,安乐死只占加州死亡人数的万分之六,也就是每一万个死者当中只有六人选择安乐死。这个数字比将近20年前就开放安乐死的俄勒冈州少很多,俄勒冈州去年同期选择安乐死的人数占死亡总数的百分之37。

俄勒冈州1997年成为美国第一个立法允许安乐死的州,该州人口只有加州的十分之一,去年俄勒冈州有204人接受安乐死,其中133人选择仰药自尽,大多数都是65岁以上的癌症患者。

全美国50个州20年来只有俄勒冈州、佛蒙特州、华盛顿州、科罗拉多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五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允许安乐死,从这个甚低的比例可以想见安乐死是个棘手议题,即便到今天,仍然备受争论。

有些人认为,在一个擅于帮助人长寿,却不擅于防止缓慢而痛苦的死亡的医疗保健系统,让人有权选择死亡是个合乎逻辑的演变。

他们还指出,尽管加州的医生去年开出了191个安乐死的药方,但实际上半年内只有111个病人服药自杀。死者平均年龄73岁,六十岁以上占百分之87,大多数是白人,受过大学教育,大多数被诊断为晚期癌症,他们接受临终服务或安宁疗护,具有健康保险。

洛杉矶加州大学的精神科和安宁疗护医生汤姆·斯托鲁斯指出,安乐死的病人通常对活下去的生活品质有着坚定的价值观和信念。他们要心安,要知道一旦自己病情恶化、痛苦增加或越来越依赖他人的时候,他们不必忍受下去。

斯托鲁斯说,这些病患想要说,这不是他想要的活下去的方式。有选择安乐死的权利,实际上是个面对不测的紧急计划。批评的一方则说,他们担心这个选择权会造成仓促的决定、误诊和对安宁疗护的忽视。所谓安宁疗护是让临终的病人减少痛苦的照顾方式。

生命法律辩护基金会的律师亚历山德拉·斯奈德对安乐死持批评立场,他指出,加州现在实际上是在为帮助自杀的行为脱罪,因为没有办法确认病人是否是被迫服用安乐死药物。

专家指出,加州去年使用安乐死的案例很少,并不令人意外,因为病人和医生都还在摸索新法令。俄勒冈州的安乐死法令当年开始生效的时候,只有15人通过医生协助而死,去年该州安乐死人数已经增加到133人。

支持加州安乐死法令的民间组织“同情与选择”的工作人员马特·惠特克说,加州的统计数字显示,即使在安乐死法律实行的最初几个月,效果也很好,绝症病人能够安心知道他们可以选择平静地终止难以忍受的痛苦。该组织六月初发布报告,声称他们知道从去年六月到今年六月,加州一共有504人取得致命药物处方。

开出致命处方完全由医生和医疗设施自行决定,有些天主教和教会附属医院则还不允许他们的医生开出致命药物的处方。

据惠特克说,即使加州的这些团体也在对相关法律公开对话,他认为现在的医生比早年在俄勒冈州的医生更愿意讨论这种作法,这让他感到惊喜。他说,现在的医生直截了当的面对这个问题,而不是掩耳盗铃。

目前全美国五十州,只有五个州通过安乐死立法,但其它一些州也在考虑。加州虽然通过立法,但仍然面临一些挑战。加州的一名法官本月裁定,允许一个试图推翻安乐死法令的诉讼进入审判程序。

提出控诉的斯奈德表示,由于死者并没有被调查,安乐死的法律剥夺了保护老弱病患的某些法定保障。

斯特劳斯则指出,根据安乐死的法律,医生不得主动展开关于协助病人死亡的对话,病人必须自己要求取得安乐死的药物。

他说,最后决定开出安乐死药方的医生相信自己是在为别人提供个人自主权的保障。

有些医生仍然对安乐死的作法感到不自在,也有报告说,许多病人家属很难找到一个肯开安乐死处方的医生。

加州的数据显示,全加州有173个医生开出了191张安乐死的处方。

雪莉·卖诺尔的丈夫夫约翰去年经历痛苦的末期肺病,80岁的约翰是个退休的心理学家,他瘦了80磅,几乎不能吃也无法说话。雪莉说,她的丈夫认为自己熬不下去。

他们努力却找不到一个愿意根据法律帮忙约翰安乐死的医生,最后转到凯撒医院,终于取得处方。雪莉说,这才让她松了一口大气。她说她的丈夫精神上因此舒坦的多。

约翰去年九月在家人环绕下,服用了安乐死的药片。雪莉说,约翰做了正确的选择,他走的平静,而不是痛苦的死亡,他如愿了,没有感觉害怕或无助。

加州州议会众议员苏珊·艾格曼是加州安乐死法案的执笔人之一,她的发言人表示,尽管加州的半年数据有限,统计数字显示出实际服用药物和申请处方却没有服用的人数,这显示“终止生命选择法案”落实了立法者的初衷。

艾格曼今年秋天将主持州政府的听证,深入了解加州实施安乐死的效果,包括让一些选择安乐死的病人家属出面作证。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