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5 2021年9月22日 星期三

第一岛链团结制中:台、日、菲联合作战的可行方案


台湾宜兰苏澳港附近举行军演的佩里级护卫舰上起飞的直升机。(2018年4月13日)

台湾国防部8月31日公布最新版中共军力报告书,判断中共资通电作战能力扩及第一岛链以西。日本《产经新闻》8月30日报导指出,有一艘中国军舰常态部署在日本最西端和台湾之间的海域,24小时待命。军事战略专家分析第一岛链联合制中的重要性与可行方案,以及参与区域性防卫组织的现实状况。

第一岛链团结制中:台、日、菲联合作战的可行方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27 0:00

日、台、菲军事合作

日媒在8月30日报导,据日本政府高官与台湾军方消息人士透露,有一艘中国军舰常态部署在日本最西端的与那国岛和台湾之间的海域,并保持24小时航行待命状态,再度引起关于第一岛链安全的讨论。

前菲律宾海军副司令官隆美尔‧裘德‧王将军(RAdm. Rommel Jude Ong)对美国之音表示: “菲律宾、台湾、日本在国防上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三个国家的管辖海域重迭部分很多,东中国海、南中国海最近受到中国愈来愈严重的威胁,而这些海域的防卫不可能由一个国家独自承担,即使是美国也不可能。所以我们这些区域国家必须要积极地研究出如何参与第一岛链联合作战的计划。”

前菲律宾海军副司令官隆美尔‧裘德‧王( RAdm. Rommel Jude Ong ) (照片提供: 隆美尔‧裘德‧王 )
前菲律宾海军副司令官隆美尔‧裘德‧王( RAdm. Rommel Jude Ong ) (照片提供: 隆美尔‧裘德‧王 )

他指出,从日本冲绳向南延伸至菲律宾的“第一岛链”不仅是对抗中国军事威胁的最重要防线,也是足以控制中国贸易交流的海上运输线。因此菲律宾、台湾、日本应该建立起联合海上军事合作的模式,并持续扩展与升级,才能有效制约中国的军事威胁与经济发展,牵制中国改变现状的态势,守护国际秩序。

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在今年3月表示,中国到2026年前,都会增强在印太区域的军事优势地位。对于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台列屿)与南海议题,戴维森说,“如果中国改变现状,那将成为永久性的”。他呼吁加强盟国与美国对中共的吓阻能力绝对是当务之急,再次强调第一岛链的重要性。

台湾参与联合演习为必须

裘德‧王将军认为,台湾是第一岛链的核心角色。他说:“对于菲律宾的海上防卫来说,最重要的地方是菲律宾以北、台湾以南的海域;日本最在意的就是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台列屿)附近海域,也就是日本西南方、台湾的东北方。由地理位置来看台湾就是枢纽,再由对中共政治作战的专业程度而言台湾应该是经验最丰富的,所以台湾参与菲、日的军事合作与联合演习不是选择,是必须。”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学者王尊彦( Tsunyen Wang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日菲两国在过去都会举行陆军和海军的联合演习,今年7月5日,两国空军举行首次联合演习,地点在菲律宾马尼拉周边空域,演习科目包括人道救援与救灾,这些应该要有台湾的参与。
他说:“对台湾而言,考虑到地缘位置上北邻日本,南接菲律宾,如果能够和日菲两国在安全上都能维持密切联系,是有助于台湾的安全,也因此同样有利于日、菲两国安全。毕竟万一台海爆发战事,有可能波及到这两个国家,这点日本非常清楚。所以像日本和菲律宾的联合演习,未来如果台湾能够观摩,了解其防卫合作的动向,甚至加入并与他们交流和分享经验,未来台、日、菲这三个同属第一岛链的国家间,应该可以形成‘一加一加一’大于三的力量,巩固第一岛链的安全。”

资料照:第一岛链地图
资料照:第一岛链地图


情报交流易合作 互操作性障碍可克服

裘德‧王将军认为,联合演习中很重要的是互操作性,第一岛链最可行的互操作性,关键在于联合作战准则与通信系统。

他说:“如果台湾能参加美国和东盟也使用的联合作战准则,那么很有可能视情势将政治问题暂时搁置一旁,或是技巧性地回避,让台湾与日本、菲律宾共同进行联合海军演习。如果台湾使用美国认证的通信设备,那么各方的军队就有机会相互交谈和传输数据。我认为,菲、日、台三边安全对话扩展到海上安全方面的情报交流的空间非常大,与军事演习相比,在操作也相对容易。”

王尊彦博士指出,在执行军事合作的过程中,初步可能会出现装备上互操作性的障碍,但应该会逐步改善。他说:“随着日本持续推动对东南亚国家出口武器装备,像是近期对菲律宾出售防空雷达,规划对马来西亚出售防空雷达与法、俄、土等国竞争对印度尼西亚出售潜舰等,如果推动顺利,日本与东南亚国家之间装备方面的互操作性问题应该会逐渐减少。至于台湾,与使用不同装备系统的国家之间,当然也会有互操作性问题,但预料大概会以日本规格逐步解决。”
他强调,装备的问题是技术性问题,一定可以克服。只是在那之前,还有政治障碍必须先克服。

菲律宾领导者意向难捉摸

裘德‧王将军指出,台湾的安全对日本和菲律宾很重要,日本已经非常清楚表示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其实对菲律宾来说也是如此,可惜菲律宾目前的决策者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说:“公平地来说,杜特尔特总统(Rodrigo Duterte)想要维持东盟国家向来维持中立的原则,并不想要在美中两国之间选边站。这是为了菲律宾的国家利益考虑,在对于一些事件的反应中可以看出他和许多有明显靠向其中一方的东盟国家不同。和日本一样,菲律宾总统也想要维持平衡外交,这个初衷是对的,只是他的作法太过极端,没有任何效果。”

他指出,杜特尔特一上任就对中国十分友好,不但数度访中,还积极计划菲律宾参与一带一路。今年3月遇到南中国海争议时,杜特尔特却扬言唯一方式是对中国动武。另一方面,杜特尔特曾提出要中止与美国的《访问部队协议》,来年又宣布恢复。裘德‧王将军认为杜特尔特一贯以二分法—与中国的战争与对中国的绥靖—为他的外交政策,是非常不适宜的,这样会造成出尔反尔的状况,让盟国在军事合作上抱持更多疑虑。

今年3月初,约220艘中国船只集结南中国海牛轭礁(Whitsun Reef)附近,引发菲律宾强烈不满,向中国抗议侵犯主权。杜特尔特在全国演说中表示“我们只能用武力抢回来,不流血拿回西菲律宾海是不可能的。”

大批中国船只停泊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惠特森礁 (中国称牛轭礁,菲律宾称朱利安·费利佩礁)(Whitsun Reef)。(2021年3月27日)
大批中国船只停泊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惠特森礁 (中国称牛轭礁,菲律宾称朱利安·费利佩礁)(Whitsun Reef)。(2021年3月27日)

杜特尔特在去年2月通知美国政府准备终止双方在1998年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其后三度延后终止期限,今年7月30日宣布全面恢复协议。

裘德‧王将军更指出,事实上中国渗透到菲律宾政府部门的人员与假讯息更是问题,造成政策更加摇摆不定。

他说: “菲律宾已经开始逐步更新军备,但这些并不是为了作战,与中国开战根本就不在我们的近期计划范围。除了客观能力因素,其实主要挑战是中共可能已经渗透到我们的政府官员,为了削弱菲律宾国家安全利益的政策铺路。另一个的挑战是社会上的虚假信息,这往往会在总统的核心支持者和其他公众之间的政治光谱中造成分歧,我担心中共可能干预我们明年的选举。”

他指出,台湾在处理中共代理人的渗透以及社会上的假讯息方面是最好的学习对象,菲律宾和日本都应该在军事合作的同时,与台湾进行政治作战在其他方面的交流,才能逐渐建立起像四方安全对话(Quad)一样固定而有系统的区域性防卫组织,对于第一岛链的联合防卫发挥长期而有效的功能。

菲、台参与四方安全对话

裘德‧王将军认为关于实际作战的准备,菲律宾还没有能力与中国开战,疫情又造成经济上的严重打击,包括军事现代化计划。因此参与四方安全对话目前有技术上的困难,与四方成员国等进行联合海军和海上人道搜救演习是比较实际可行的做法。他也提及,近期除了四方安全对话的成员国之外,随着印太地区的国际战略地位升高,国际上也有增加成员国变成QUAD-Plus的声浪,而且已经有英、法等与QUAD联合演习,其实菲律宾和台湾的参与还是有希望的。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学者王尊彦(照片提供: 王尊彦 )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学者王尊彦(照片提供: 王尊彦 )

王尊彦博士表示,由于台湾在国际社会上的特殊性,通常台湾军队很难参与“具有战场作战意义”的国际演训。

他说:“即便美国是台湾最大武器供应国,美国印太司令部主导的环太平洋演习,台湾连当一个观察员都不行,所以要让台湾加入QUAD举办具有作战意义的军事演习,势必更加困难。相较之下,如果QUAD举行人道援助及灾害防救(HADR)性质的演习,台湾的加入或许会相对容易。”

他更指出,台湾若真要与日、菲等国从事人道救援演习,也未必非得先进入四方安全对话、或参加以其组织为名的训练不可。

他说: “事实上,台湾人较耳熟能详的GCTF(全球合作暨训练架构),也可以作为一个平台。日本就曾参加过台美间GCTF的活动。未来若有机会让美、日、印、澳四国都参加GCTF的活动,台湾就可实质上与QUAD成员国交换意见甚至讨论未来在其他领域的合作。所以不需要拘泥于台湾是否能成为QUAD-Plus的那个Plus。在能够作的范围内,先和QUAD成员国达成实质合作比较重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