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8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美国防高官争取预算时再提中国 能否过关“难以预料”


美军第七舰队蓝岭号旗舰2019年4月19日在南中国海巡航(美国海军)

美国国防部和军方高级官员再次到国会接受质询,并努力争取国会议员们支持一笔金额庞大的年度国防预算。

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2019年5月8日到国会作证(美国之音黎堡)
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2019年5月8日到国会作证(美国之音黎堡)

在参议院举足轻重的拨款委员会星期三(2019年5月8日)举行的听证会上,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重申,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大国竞争驱使五角大楼制定出总额超过7000亿美元的2020年度国防预算。

沙纳汉说:“总额750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能使国防部保持非常规作战的核心能力,但注重军事现代化和备战,使美军具备竞争、遏阻能力,并赢得未来可能发生的高端战争。”

沙纳汉说,国防部计划大幅度增加资源提升美军的太空、网络和其他新兴军事科技与能力的研发,保持对中俄的军事优势。

参议员谢尔比(左)主持听证会(美国之音黎堡2019年5月8日)
参议员谢尔比(左)主持听证会(美国之音黎堡2019年5月8日)

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谢尔比(Richard Shelby)说,他赞成国防部的这项策略。

谢尔比:“在技术优势方面,我们不能输给中国或俄罗斯,或任何其他国家。如果输给他们,我们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不过,国会许多民主党人对白宫提出的这项巨额国防预算提出了异议。掌管国会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对五角大楼在提交预算时将数额庞大的支出计划归类为海外应急行动经费提出强烈质疑。

参议员沙茨在听证会上提问(美国之音黎堡2019年5月8日)
参议员沙茨在听证会上提问(美国之音黎堡2019年5月8日)

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成员、来自夏威夷州的民主党人布赖恩·沙茨(Brian· Schatz)对美国之音说,他不赞成一些政客常常以中国和俄罗斯威胁为主要理由争取巨额国防预算的做法。

沙茨说:“完全从俄罗斯和中国威胁的角度去描述我们军队对资源的寻求是政治上的简略做法。我们需要在全球各地活动。我们有很多的责任。制定国防预算的目的是履行所有那些责任,不只是政治家们关注的那些事情。”

在谈到美国的亚太地区安全政策时,沙茨参议员说,美国不仅要注重在那一地区投入更多的军事资源,还需要在非军事领域做出更多的努力。

沙茨说:“我们需要在那一地区活动,我们需要在那一地区派上用场,不仅体现在军事上,还应包括减灾。我们需要跟该地区尽可能多的国家交朋友。”‘

邓福德上将在听证会前与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成员交谈(美国之音黎堡2019年5月8日)
邓福德上将在听证会前与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成员交谈(美国之音黎堡2019年5月8日)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上将(General Joseph Dunford)在听证会上说,美国谋求建立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时离不开盟友和伙伴国的参与。

国会审议国防预算的程序才刚刚开始。参议院拨款委员会谢尔比对国防和军方领导人说,今年的审议程序可能会相当漫长,而且很难预料审议的结果。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 2019年5月18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网上问卷

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令,允许美国禁止使用外国对手控制的电信设备和服务,美商务部把华为纳入黑名单,管制向其输出美国技术。您支持美国政府的举措吗?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