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14 2020年4月3日 星期五

美公共卫生官员警告新冠疫情将继续恶化 民主党议员批检测滞后


美国首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正在位于华盛顿州的北普罗维登斯地区医疗中心接受治疗。(2020年1月21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三(3月11日)宣布,禁止除英国外的欧洲旅行30天,当天早些时候,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全球大流行病。同一天,美国一位公共卫生官员对国会议员表示,美国的新冠疫情将会恶化。随着美国新冠病毒确诊人数在美国不断上升,民主党人批评特朗普政府应对不力,尤其是检测试剂的滞后导致病毒蔓延。但是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政府应对得当。

弗契:情况会更糟

美国国立卫生院旗下的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主任安东尼·弗契(Anthony Fauci)对国会议员表示,虽然在某些方面控制住了新冠病毒传播,情况会变得更严峻。

他说:“可以说,我们将看到更多病例,事情会变得比现在更糟。会糟糕到什么程度,这取决于我们能否做好这两件事:能否控制从外面涌入的受感染人群,能否在我们自己国家内做好防控和缓解措施。总之,会变得更糟。”

他说,未来几周非常关键。

特朗普总统星期三宣布,将从星期五开始暂停与欧洲(除英国外)的航班往来,为期30天。特朗普总统批评欧盟没有及时限制与中国之间的旅行,把病毒带到美国。

这场发源于中国的疫情已经导致全球12万多人感染,4600多人死亡,意大利是中国外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说,从最近的数据上来看,现在欧洲是“新的中国”。

在美国,感染人数已超过1200人,至少36人死亡。

特朗普星期三早些时候在推特上说,已充分准备好动用联邦政府一切资源应对新冠病毒挑战。

特朗普说:“美国拥有世界上最棒的卫生系统、专家和科学家和医生。携手一道,我们将取胜!”

检测试剂争议

但是民主党人批评特朗普政府准备和应对不力,尤其在检测方面“远落后于”其他国家。他们在连续两天的国会听证会上不断质问作证的卫生官员,为什么韩国等其他国家一天可以检测上万人,而美国目前检测的总数还不到一万人。

康涅狄克州民主党联邦众议员罗莎·德劳罗 (Rosa DeLauro)说:“我对我们国家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感到非常担忧,我想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其他国家几个星期以来可以检测上万人,但是美国不幸地落在后面。美国的确诊数字低,可能是检测不够的副产品,而不是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的准确计算。”

国立卫生院的弗契医生说,不检测确实意味着不能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可能感染,但是他表示,目前有商业检测公司参与,可以提供大量检测,而且美国正在两种检测并行,一种是医疗系统的检测,也就是医生认为有必要的检查,另一种是公共卫生系统的监测,也就是主动对某些人群进行检测。

负责全美新冠病毒应对工作的彭斯副总统星期二表示,100多万份检测试剂已分发出去,本周还将有400多万份可以就绪,商业检测机构美国实验室公司(LabCorp)和奎斯特诊断公司 (Quest Diagnostics)都可以做新冠病毒检测。在此之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也有7.5万份检测试剂分发到各州的公共卫生实验室。

在中国1月初公布并共享新冠病毒的基因测序信息后,美国疾控中心在7-10天的时间里就研发出了检测试剂,但是2月初批量生产发放到各地公共卫生实验室的检测试剂在质量控制监测过程中发现问题,替换这批试剂花了几周的时间。同时,由于监管程序等原因,美国公共卫生当局一开始没有让私人测试公司参与。

民主党人认为,检测试剂的延误“不可接受”,这种延误,加上联邦政府批准其他实验室自行检测的速度缓慢,可能造成传染性极强的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而未被发现。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在国会听证上说,在公共卫生系统,即便当初批量产的试剂出现了问题,但是检测总能在疾控中心总部进行,“从来不存在卫生部门要求的检测被拒的情况。”

他说,检测试剂的发放和进行需要经过监管程序,疾控中心的检测试剂是根据全美各地公共卫生实验室的情况研发的,适配于这些实验室的设备,不属于高产检测(high throughput),不一定适用于其他实验室,而目前很多美国人关心的临床检测,需通过私人领域的合作,但这传统上不属于疾控中心的领导范畴。

他指出, 2月29日纽约州申请本州一个实验室自行做检测时,当天就得到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这个实验室具备高产检测的设备和能力,而在当天,联邦政府放宽了政策要求,有资质的商业和大学实验室可以自行研发检测试剂,同时私人检测公司可以生产检测试剂。

雷德菲尔德在国会听证会上说:“我真的希望私营部门能够在八个星期前就全面参与。”

一些分析人士说,虽然联邦政府采取措施加大检测能力,但是由于联邦和州一级的监管障碍以及人员和技术挑战,检测数量增加缓慢。

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白宫应对埃博拉协调员的罗恩·克莱恩 (Ron Klain)在星期二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批评说:“这是一系列的管理失败、官僚系统失败和执行失败,导致我们目前落后于其他国家。这不是个科学问题:如果韩国可以测15万人,美国也可以检测。并不是说我们不具备他们拥有的智慧。”

他认为,领导层在得知最初的检测试剂出问题后应当迅速做出反应,解决问题,而且在看到其他国家检测能力很高的时候,应当有意识地去询问专家。

《华盛顿邮报》星期二的社论甚至将特朗普的应对与中国政府的应对不及时相提并论,称造成新冠病毒现下在美国快速传播的原因,并不仅仅在于出问题的检测试剂,而是特朗普总统对美国政府的持续削弱和诋毁以及对疫情紧迫性的不重视。

共和党人表示特朗普政府应对得当

共和党人指责民主党人将应对新冠病毒的问题政治化。佛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马克·格林 (Mark Green)说,特朗普总统在应对疫情上做出的是“历史性的应对”(historic response)。

他指出,在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特朗普政府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包括机场健康筛查、断航、研发疫苗和治疗药物等举措。他还指出,早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馆疫情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之前,白宫就成立了总统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工作小组,采取一系列的准备和应对措施。

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克莱恩说,特朗普政府早期的旅行限制等措施确实减缓了新冠病毒进入美国的时间,为美国赢得了时间,但是他认为,这段宝贵的时间没有得到有效利用。“只有有效利用这段时间,赢得的时间才会有用。”他在听证会上说。

美国疾控中心负责人雷德菲尔德说,建立全国性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对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也很重要。他指出,公共卫生系统需要一个现代化的实时数据系统来整合各地的情况,以便更好地做出预测和资源调配,各地的公共卫生实验室也需有足够的设备与人员。他说,他还有一个愿景,就是在全球建立10-12个地区性疾控中心,以便更好、更及时地发现和应对潜在的传染疾病。

中国问题

不过,有对中国政府持怀疑态度的议员对这种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网络提出疑问。

马里兰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安迪·哈里斯 (Andy Harris)在一场听证会上说:“但是如果中国否认疾病的存在,一个月、一个半月都否认,那会有什么影响?”

他提到了因说出疫情真相而被中国当局训诫的李文亮医生。他说:“我们在这里要保护自己。如果我们以为可以进入那个封闭的系统,能够对其有所影响,那是不可能的,共产中国会继续维持那个系统,我们不得不生活在这种现实中。”

对于这场新冠疫情,美国国会不少议员认为,如果中国应对更为迅速,对世界其他地方将产生不一样的影响。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星期三在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说,如果中国最初不瞒报,不禁止医生说出真相,如果中国让美国专家进入,世界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可能会提前两个月,这个疫情可能已经得到控制。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