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4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民主党议员希望拜登总统放弃下令发射核武器的专有权力


一名白宫军事随从拿着带有核打击密码的手提包在白宫南草坪陪同拜登总统走向“海军陆战队一号”专用直升机。 (2021年2月16日)

美国总统不管走到哪里,身边都会有一位提着带有核打击密码包的随从军官。总统拥有下令发动核战争或针对敌人的核袭击予以核报复的唯一权力。

如今,与现任总统同属一党的国会议员们请求拜登总统交出这项专权。

由31名民主党众议员联署的一封信说,把这样的权威授予一个人“具有真正的风险”。他们写道:“过去的总统曾威胁过要用核武器攻击其它国家或表现出让其他官员对该总统的判断表示担心的行为。”

带头联署的是两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吉米·帕内塔(Jimmy Panetta)和刘云平(Ted Lieu)。这封联名信呼吁,只有在副总统和众议院议长等其他官员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发布核打击命令。

帕内塔星期四(2月25日)在给美国之音的一份声明中说:“我的同事和我要求对我国的核指挥与控制结构进行率直的审议,以确定我们如何能够拥有一个更为安全的核武器发射权威,不是威胁,而是强化和增进我们的国家安全。”

“基于我们的总统在核军控事务上的出色记录和领导力,为了我们国家的核武力,我们建议他继续他的深思熟虑和专业化的分析,探讨在核指挥与控制结构内部增加制衡的方式。”

这封联名信在星期一交给了白宫。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詹姆斯·马丁防扩散研究中心主任兼教授杰弗里·刘易斯(Jeffrey Lewis)对美国之音说,这封信“针对给予总统使用核武器的唯一、无制约和最终权威提出了好几个替代方案”,“这些替代方案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比目前的安排要好”。

1月8日,在支持时任总统特朗普的暴民冲击了国会大厦的两天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对民主党同仁们说,她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通了话,谈到“防止一位不稳定的总统”下令动用核武器。

佩洛西在一封信中说:“这位精神错乱的总统的情况再危险不过了,我们必须尽我们的一切所能来保护美国人民免受他对我们国家和我们民主精神失常的攻击。”

写信给拜登的民主党议员包括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两名成员。这封信只是在脚注中提到了特朗普的名字并提及对尼克松总统1974年8月辞职前心理稳定状况的担心。

帕内塔对美国之音说:“由于现行制度的内在风险,而且我们的前总统就凸显了这一点,我们在国会有责任确保行政当局进行这种审议,以便能有一个更加安全的核武器发射权威。”

“那种老的说法是,把这个权力授予总统是安全的,因为选举是最终的安全保障,”刘易斯说。“特朗普的当选说明,一个不合格、无道德和危险的人物事实上可以在美国执掌权力。”

特朗普在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争吵期间曾夸口说,他的核按钮要比金正恩的“大得多”、“更有威力”。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三位著名共和党成员对修改建议提出了批评。

丽兹·切尼(Liz Cheney)、麦克·罗杰斯(Mike Rogers)和麦克·特纳(Mike Turner)发表声明说,“美国总统必须具备独断能力来指挥和控制我们的核威慑。民主党建议重组我们的核指挥与控制,这种危险的做法将破坏美国的安全以及我们盟友的安全。”

这三位共和党人说,这些民主党人提出的建议“假如得到执行,将使美国处在弱势,破坏核平衡的稳定,并动摇我们的盟友对核保护伞的信心”,“假如美国采用这种单方面的限制,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习近平将会欢呼。”

美国企业研究所客座学者约翰·莫尔(John Maurer)也对改变总统回应方式的做法感到担忧。

“比速度更重要的是可预见性,”莫尔对美国之音说。“为了威慑对手,必须要让对手知道,在某些情形下美国的核弹头会升空。也许更重要的是,为了让美国的盟友放心,必须要知道,在某些情形下,美国的核弹头会为了防卫他们而升空。”

还在总部位于马克斯韦尔空军基地的空军大学高级航空航天研究学院担任战略与安全研究教授的莫尔认为,美国的法律已经包含了可以制衡总统核武器发射权的条款。

“副总统和内阁如果真的对总统的心理状态感到担忧,可以依据宪法第25修正案暂停总统的权力,这实际上暂时中止了他发动核打击的能力,”莫尔说。“美国的军官也可以拒绝执行非法命令。对总统权威的大面积制约跟现行规定已经在做的相比,不大可能取得更大的成果。”

莫尔还说:“在我看来,国会制约总统的核权威不一定合乎宪法。宪法规定,总统是美国军队总司令,所以国会告诉他如何处置在军队控制下的核武器的能力也许是有限的。”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资深核政策研究员安基特·潘达(Ankit Panda)争辩说,虽然这种总统独断权在冷战时期是合理的,但时势已变。

“在后冷战环境下,特别是在特朗普总统之后,唯一权力被视为一种风险,”潘达对美国之音说。“第一次打击的担心不是那么尖锐了。指挥与控制系统更强有力了,而且仍在现代化。所以,美国可以也应当探索替代性的态势。”

潘达承认,在发射核武器的权力方面,没有任何一种选项是毫无风险的,“但是,在我们自身的核态势问题上,我们需要思考什么类型的风险是我们愿意承受的” 。

“我当然要看看这封信并与我们的国家安全团队交谈,”白宫新闻秘书詹·莎琪(Jen Psaki )星期五在“空军一号”专机上被问到民主党人的这封信时回答说。“我还没有看到这封信。我们可以跟他们交谈,看看我们是否能够给你们一个回复。”

(美国之音驻白宫记者维达库斯瓦拉对本文亦有贡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