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9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龙之所及: 中资工厂里的柬埔寨工人


龙之所及:中资工厂里的柬埔寨工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03 0:00

龙之所及:中资工厂里的柬埔寨工人

柬埔寨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并在2015年进入低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服装和旅游业是柬埔寨经济的两大支柱,而中国对柬埔寨服装业的投资以及中国游客是这两个行业的重要支撑。欧盟和美国因为洪森政府的人权问题而在考虑取消对柬埔寨的优惠贸易措施,分析人士说,这只会进一步加大它对中国的依赖。

奔波在金西公路上的制衣工人

乘坐卡车来到位于金西四号国道旁的制衣厂上班的柬埔寨工人(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乘坐卡车来到位于金西四号国道旁的制衣厂上班的柬埔寨工人(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每天清晨,在从金边到西哈努克港的4号国道旁,你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幅景象:一辆辆敞蓬卡车把住在周边农村地区的人运到厂房门口,让他们在7点钟之前赶到工厂上班。也有一些工人骑着自己的摩托车上班,这样就免去了车费。

这些年龄大小不一的柬埔寨人大都在中国人办的制衣或是箱包皮具厂工作。

在工厂前面卖食品的摊贩(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在工厂前面卖食品的摊贩(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下车后,他们一般会在厂房门口早已摆好的各种摊点上买早餐,有的也把中午的盒饭买上。

摊贩在工厂大门前贩卖的柬埔寨传统食品(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摊贩在工厂大门前贩卖的柬埔寨传统食品(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一位在一家中国制包厂工作的23岁女工说,她在这里做了3年。加上加班费,她一个月的工资有250美元,但她每月得花50美元租一个房间住,因为她家距离厂房太远了。

在这里的一家中国制衣厂工作的一位女工早晨5点就得起床,坐一个多小时的卡车才能赶到工厂。算上加班费,她每个月可以挣210美元左右,高于政府法定的制衣工人每月182美元的最低工资。

49岁的她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两个大孩子也在这里的工厂上班。

中国人投资办厂

自从20年前成为东盟成员国并在2004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柬埔寨的经济逐步融入区域以及全球贸易体系,它的服装制造业是出口驱动型经济的支柱,而中国的投资对柬埔寨的服装和制鞋业至关重要。

柬埔寨制衣厂商会秘书长卢启健(Ken Loo)说:“目前,在总投资方面,大约40%的投资来自中国大陆。如果我们把大中华地区都算进来,把台湾和香港的投资包括进来的话,这个数字上升到大约65%和70%。

在服装和旅游业的推动下,柬埔寨过去10年的平均经济增长达到8%,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世界银行预计,柬埔寨今年的增速会达到7%。

经济特区吸引外资

为了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柬埔寨在2005年开始允许外国公司设立并管理经济特区,到目前为止批准了34个经济特区,其中在运营的有11个。很多中国人就在经济特区里办厂,包括距离金边市中心10公里的金边经济特区。

来自新加坡但在柬埔寨生活了多年的卢启健的办公室就位于金边经济特区。这个2006年成立的经济特区有80多家外国公司,但大部分是中国的公司。

中国在最近一些年更是加大了对柬埔寨的投资。卢启健说,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60%的新投资者来自中国大陆。

在金边经济特区以西大约210公里的地方是中国企业2008年投资兴建的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该特区被视为中国“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这个还在建设之中的特区在其官网上说,在全部建成后,这里将形成300家企业(机构)入驻,8-10万产业工人就业的生态化样板园区。

美国大使馆今年6月表示,美国对几家企图躲避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而通过中国拥有的这个特区出口产品的公司给予罚款。但是这个特区否认进行了非法的货物转运。

特区办公室的一位中方管理人员以美国之音记者事先没有联系为由拒绝了采访要求。

柬埔寨工人如何看待他们的工作?

走进这个规模庞大的特区,记者看到有很多工人正在路边休息。一位柬埔寨女工在这里的一家中国工厂工作了三个月的时间。她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有亲戚也在这里上班。此前她在泰国工作了4年,赚的钱比现在多,但是毕竟身在异国他乡,而现在她可以住在家里。

她说:“我感到满意。工作不难,我可以做好。”

这些工人每天上8个小时的班,工厂付给她们法定最低工资。他们认为,中国人来柬埔寨投资是件好事,但工资可以更高一些。

另一位女工说:“好是好,但是应该付给我们更高的工资,这样对我们的家庭有好处。”

一位在一家中国皮包厂工作的小伙子对他的工作不是很满意。他说,他的工作很辛苦,每月拿的也是最低工资。工厂里的工厂都是柬埔寨人,经理是中国人。

人权问题与贸易优惠

不管满意与否,受政治气候影响,他们的工作有可能不保。

柬埔寨最大的贸易伙伴欧盟正在考虑是否取消给予柬埔寨“除武器以外所有产品”(EBA)都可以免关税出口到欧盟的贸易优惠,原因是他们认为洪森政府打压政治反对派,包括在2017年以叛国罪的名义逮捕柬最大的反对党救国党的主席根索卡并解散了这个党,并在2018年大选期间侵犯了人权。

欧盟委员会今年2月启动了一个为期1年半的程序,今年8月完成了实地调查,明年2月将提交报告并建议是否取消贸易优惠。

美国也给予柬埔寨称为“通用优惠制”(GSP)的贸易优惠项目,允许经济欠发达国家多达5,000种产品免税进入美国,目的是促进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但是在柬埔寨政府打压公民团体以及政治反对派后,美国国会众议院今年7月无异议通过了《柬埔寨民主法案》,支持柬埔寨的民主发展,并提议对柬埔寨官员进行制裁。这部法案已送入参议院审议。国会还在审议是否继续给予柬埔寨贸易优惠。

卢启健:欧美制裁只会加剧对中国依赖

柬埔寨制衣厂商会秘书长卢启健认为,一旦欧盟与美国取消对柬埔寨的贸易优惠政策,可以假定的是,柬埔寨只会更加依赖中国。

他说:“如果中国是继续与柬埔寨进行贸易并提供援助、捐款或是贷款的一个主要发达国家,那么我非常肯定,柬埔寨政府会自然而然地向这个援助提供者倾斜。”

柬埔寨美国商会认为,柬埔寨目前的政治和经济趋势表明,中国的影响力正在稳步增长,显示北京有能力和欲望为柬埔寨经济提供资金,并确保现任政府继续掌权。

面临欧美可能的制裁,洪森首相认为这是西方对柬埔寨内政的干涉并多次表示,他不会以“国家安全来换取援助”。

柬埔寨反对党烛光党的领导人貂万诺认为,洪森政府正是因为有中国这个靠山而对欧美可能的贸易制裁有恃无恐。

他对美国之音说:“目前,我看不到政府在放松对反对党的打压,因为我觉得政府还在想,如果欧盟或是美国停止对柬埔寨的贸易优惠,他们也许会从中国那里得到更多的贷款。”

作为柬埔寨的政府顾问,卢启健非常担忧欧美取消贸易优惠。在他看来,这会对柬埔寨的服装行业造成灾难性的打击,因为柬埔寨服装产品的46%出口到欧盟。

卢启健说:“我们行业雇佣了大约75万工人。延伸出去的话,大约300万人依赖该行业。”

那位在一家中国制衣厂工作的五个孩子的母亲就是这75万劳动大军中的一员。她说,这份工作虽然不理想,但她还是需要它养家糊口。

她说:“在农村里没什么事可做。我在这里可以挣钱,养我的孩子。”

(美国之音高棉语组驻金边记者孙纳林与桑索波对本文亦有贡献。)

评论 (33)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