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专家视点:中国不会因债务而崩溃


农历正月初一(2018年2月16日),人们在上海龙华寺点香祈福。

当下有关中国经济隐患谈论最多的当属高企的债务。在评级机构调降中国主权债务信用级别,经济学家担心中国如何被债拖垮,甚至引发全球危机时,也有经济学家并不那么担心。他们认为,中国的债务是资本浪费问题,不至于导致经济崩溃。

很多人把“2008年的故事”说成是债务过多惹的祸,但经济学家亚当·波森(Adam Posen)则有自己的版本,认为那场祸是因监管不足而起。他说的那个“故事”就是全球金融危机。

波森是华盛顿经济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经济学家。他在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新的“世界经济动态”中谈到债务和危机时,并不认可两者间似乎已被认定的相关性。

中国债务是当前谈论最多的经济话题之一。波森说,他在这方面和同事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的观点一致,即债务虽糟,但不至于要命。拉迪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波森诠释其观点,说中国的情况和从前日本和韩国经历过的状况一样,在于资金措置,大量资本流向国有企业,而非有需要的重要领域。

波森说:“你从中得到的回报低,大量资本被浪费。”但是,他并不认为那是刻不容缓的问题,因此“你可以长期背负重债但不会有可怕的事发生,只是浪费大量的钱。”

波森在金融危机期间被英国财政大臣提名为央行汇率的外部具有表决权的成员,主导英国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刺激商业投资,对英国走出金融危机有重要贡献。

而参加讨论的经济学家苏珊·隆德(Susan Lund)并不全面认同波森的观点。隆德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合伙人,谈及中国债务,她认为之所以中国能长期负债而不倒,一方面拜财大气粗的政府做后盾。

隆德说,中国的政府债务远低于美国政府债务,在债务相对GDP方面,仅有美国的一半,因此“政府在必要时有充足的财政能力救助其金融系统。”

但是,她认为过去10年中国经济累积的债务涨了4倍,最终还得有人买这个单。

隆德说,中国债务主要是在企业部门,很大程度上和房地产有关,有开发商建物业贷款这样的直接关联,也有通过钢铁水泥等产能过剩行业的间接关系。她说,一旦房地产业出现危机,或发生通胀,接着就得有人买单,而付账的“很可能就是中央政府。”

中国出了金融状况,会否像许多人担心的那样波及全球?隆德认为不会,原因是中国不像美国那样和全球经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隆德说,10年前美国人把次级房贷抵押成可以交易的证券,然后卖给全球所有人,包括许多欧洲银行、挪威退休基金,还有中国人,因此出了问题震荡全球;而中国的情况基本上靠自己就解决了。

几位经济学家对近期中国经济前景的看法都是增速降低,但仍属高速增长。

咨询机构国际资本策略的执行主席道格拉斯·雷德克尔(Douglad Rediker)说,习近平主席不再将增长作为唯一目标,或者唯一的政治议程,在许多人看来是个好的转向。他说,“至于是否言而有信,耗时多久,还有待观察。但是他谈到的社会福利和不平等是更高级模式中的特质,表明其重要性。如果得以贯彻,会是好事。”

雷德克尔提及将在下个月中国“两会”时得以确定的人事安排,认为其中一些人是有技术信心的,一旦给予他们权力去执行,会将经济引导向增速小幅放缓,但更加可持续增长的模式。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