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34 2024年7月13日 星期六

生成式AI大爆发 台湾专家:对抗极权、守护真相成当务之急


位于台北的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创办人杜奕瑾(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李贤拍摄)
位于台北的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创办人杜奕瑾(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李贤拍摄)

生成式人工智能(AI)应用加速,近期在语音、影像和文本等领域都出现了应用现象。台湾专家预测,AI不仅将大幅颠复商业模式,在地缘政治剧变的今天,更将成为认知作战的最大工具。因此,国际社会若不积极对抗极权政府,言论自由恐被虚假消息的操作反噬。

台湾事实查核基金会周五(3月24日)于台北举行纪录片《A Thousand Cuts》的特映会,该片讲述菲律宾著名记者、也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瑞萨(Maria Ressa)对抗菲律宾执政当局的滥权滥杀及挺身对抗虚假讯息的故事。

特映会后,基金会特别召开“守护真相,建立民主防线”的座谈会,多位与会的台湾专家尤其聚焦人工智能(AI)科技的应用及其对认知作战和新闻自由的冲击。

认知战操作手法:外国势力、颠复政权及道德指控

其中,位于台北的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名誉教授张锦华分析,极权政府操弄的认知战具共通性。她说,以菲律宾政府锁定菲律宾媒体《Rappler》为例,其破坏新闻内容和事实真相的手法有三大类型,一是扣上“煽动民族主义”的大帽子,指称媒体的负面报道都是“外国势力、外国公司或美国指使”;其二是诬陷媒体记者反政府,说他们“要政变、颠复政府”,更变相对他们扣上刑事犯罪的罪名;最后是诉诸道德标准,例如批评记者“说谎、放假消息、爱钱贪钱”等仇恨语言或操弄仇女言论等。

位于台北的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名誉教授张锦华(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李贤拍摄)
位于台北的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名誉教授张锦华(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李贤拍摄)

张锦华直言,这些手法都是认知作战。她提醒各界,认清这些形式,才能在面对耸动性言论或报道时,觉察到认知作战的套路。

张锦华说,各界应借镜乌克兰于俄乌战事中打赢资讯战的启示。她说,战争一爆发,乌克兰立刻全面禁止亲俄媒体,以限制战时的新闻和言论自由,来防止俄罗斯的渗透。其次,俄军侵略下,“任何假讯息要立刻解构”,包括乌国主流媒体、民众、甚至全球协力查报假讯息,例如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投降的深伪影片、乌军自导自演布查大屠杀及持有生化武器等假消息,即使是亲乌克兰的假讯息也立即查核,以伸张公信力。

生成式AI让认知战变本加厉?

张锦华说,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出现,加上AI生成算图工具MidJourney和深伪技术等发展,让各界对其效应或许看法不一,但她引述美国事实查核研究机构NewsGuard共同执行长克罗维兹(Gordon Crovitz)的话称,“这个工具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错误讯息工具”,而且很难消除这个威胁。

张锦华说:“其实没有任何一种灵丹妙药可以消除这个威胁,当然有很多方法,媒体识读、政府的政策监管等等,这都是要去继续进行的。”

位于台北的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创办人杜奕瑾也于座谈会上表示,比起公正新闻之发布,部分人士操作虚假讯息的利益更大,导致公共论坛的消失、媒体营收能力的弱化,而最新出现的生成式AI科技,更使其散布虚假讯息的能力大增。就ChatGPT技术而言,杜奕瑾说:“它只要合理的,都有办法生成,你只要能够做出任何侦测的方法,我们都是可以训练AI模型,去把它骗过去。”他预期未来AI将被广泛运用,因此,真实报道的媒体记者若无法大量地传递正确消息,“我们就会被虚假消息给反噬。”

他说,脸书(Facebook)上有些程式自动产生的留言,虽然因技术不到位,而出现奇怪的符号或看不懂的语言。但这些围绕特定主题、不断生成的虚假内容,就是要疲劳轰炸阅听大众,使其转化为脑袋里的意象。

杜奕瑾:保障真人言论 伸张数位人权

位于台北的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创办人杜奕瑾(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李贤拍摄)
位于台北的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创办人杜奕瑾(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李贤拍摄)

当生成式AI技术广泛应用到言论上,杜奕瑾认为,“不删除就是保障言论自由”的思维其实是错的。因为若不及时制止这些操作,“真人的言论就会被淹没”。他说,一般人发表意见,若引来一堆“人”辱骂,或使用大量的仇恨语言来反制其意见时,久而久之就会让大家不敢自由发言。

拥抱科技文明的同时,杜奕瑾说,保障“真人”的公共论坛空间,才能保障数位人权。他主张,应加强社交媒体平台的透明度分析,并支持第三方机构揭发虚假讯息的操作,這不同于社交媒体对仇恨言论的审查机制,尤其这些审查机制已经成为独裁者箝制言论的工具。

强化媒体能力

面对假讯息操作和新闻媒体的危机,杜奕瑾呼吁,公共论坛或媒体应投入资源,保障“真人数位人权”。他说,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每年都从中国和俄罗斯收到大量的广告收益,渗透的意味浓厚,因为这两国根本封禁人民使用脸书和推特。因此,我们必须强化公共论坛及新闻媒体的能力,才能保障民主。

杜奕瑾建议三项具体作法,第一,发布相应的法规,以提升社交媒体平台的透明度;第二,新闻内容的广告收益应合理分润至内容创作者,让致力深度报道的媒体能得到合理的利润,以维系运营;第三,面对生成式AI科技的发展,受众应提高数位素养,以洞察AI科技的破坏力,并探讨如何防范生成科技产制虚假消息的伦理问题。

沈伯洋:对抗极权至关重要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副教授沈伯洋也于座谈会上提醒,不论是社群平台或AI的应用,资讯倾斜和对抗极权才是问题根源。他说,指责“网军”是件危险的事,因为背后“一定有真人”的思维,让人容易忽略“假讯息操作不只是网军而已”的事实。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副教授沈伯洋(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李贤拍摄)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副教授沈伯洋(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李贤拍摄)

沈伯言解释,网军是公关公司操作的商业模式,以便放大特定的网络声量,但问题是“过度”渲染事态。例如,在俄罗斯媒体主持节目的美国广播记者Garland Nixon近期在推特发布,白宫有一个毁灭台湾计划,此谣言在台湾广为传播,但网军并未涉入其中,凸显出台湾媒体生态的不够健全,因为无法做到把关假讯息。他说,在政治公关和网军协同行为的发展过程中,媒体本该扮演把关的角色,但现在却反而成为无限放大各种侧翼声音的工具。又例如,中国的白纸运动非常重要,但部分台湾媒体竟少有报道。沈伯洋担心,在抖音陪伴下长大的新生代,受到偏颇资讯的影响,恐缺乏对中国的足够认识。

沈伯洋强调,针对新闻自由、人权保障或社群媒体影响,各国都面临相同的困境,但此困境在民主社会都有机会得到修正,但在独极权社会反而事态更为严重。

沈伯洋说:“所有的问题的根源其实是在极权,因为极权这件事情,它才是会有生命的威胁,它的司法可能不够独立,它的议会本身不够独立,它会放大所有的问题,而且它没有一个修复的机制。其实说真的,要怎么去对抗极权,我觉得,更为重要。”

他说,TikTok监控美国公民的问题,近期引起热议。美国打算全面封禁TikTok,原因就在于它与中国威权政府的关系,让人无法信任。TikTok就算把数据储存在美国,但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还是中企,仍能配合中共,存取美国公民的个资。TikTok宣称将交出演算法,这或能提高其后台资讯存取的透明度,但无法完全解决这类社群媒体所衍生的诸多问题,因为美国人对其缺乏信任度。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