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8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陆克文:历史没有终结 自由仍在涌动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陆克文在亚洲协会讲话 (2017年1月27日,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由政客转变的中国问题专家陆克文说,习近平的中国梦是中国式的“历史的终结”,是对自由民主必胜的西方的“历史的终结”的否定。但他认为,历史没有终结,人们对自由的追求不可阻挡。

1989年政治学者福山出版了《历史的终结?》一书,认为西方自由民主制的出现可能标志着人类社会文化进化的终点和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

政治学者、《历史的终结?》一书作者福山(2008年10月)
政治学者、《历史的终结?》一书作者福山(2008年10月)

那一年,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已经70多岁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宣告解体。显然,历史事件佐证了福山的论点。

但同在那一年,另一个社会主义大国中国尽管发生了全国范围的大规模民主抗议,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凭借军队,残暴镇压控制了局势。

1989年5月17日,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成千上万名民主示威者。
1989年5月17日,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成千上万名民主示威者。

1992年,同是下令镇压的邓小平,南巡深圳,发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的指令,强势重启了镇压前的经济改革。之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经济改革促成了相当一段时期的快速增长,让中国一举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西方世界一直认为,只要中国跟世界接轨、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方,中国最终将跟世界自由民主潮流走到一起去。

但30多年后,事实并非如此,而且正好相反,中国的专制主义更深入了。

习近平的“历史的终结”

前澳大利亚总理、现任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陆克文(Kevin Rudd)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梦是与福山相对的中国的“历史的终结”,即中共的专制资本主义可以创造自己的历史。

“习近平的观点是,‘我们认为威权主义政党可以继续下去,我们的历史的终结实际是威权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对我们来说,这一不同的历史终结正建立在伟大文明的新层次之上,我们称之为屹立于世界的大中华’,如果我可以总结习近平梦想的话。”

但陆克文说,不管是福山的还是习近平的“历史的终结”,都是过于简化的逻辑,“历史的终结是什么?我不认为它是我们的,我也不认为在这一阶段必然是他们的。但是,仍然存在的是对我们广泛界定的自由的深刻冲动。”

他说,习近平是个受马列主义辩证法训练的领导人。陆克文称习是个聪明的辩证主义者,说“我对这个家伙的思考方式观察越多,我越相信这与他的智力软件和周遭系统有很大关系。”

中国的优势和弱点是一币两面

陆克文说,中国的优势其实也是它的弱点。“它的行事方式实际上是专制制度的产物,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文化的产物,那就是‘俯首听命’。”像“一带一路”这种全球计划,可以说搞就搞。

“你发现结果是某一天国家领导人说,我们要搞“一带一路”,好的,大家都说我们要搞“一带一路”,于是有大约两百万名官僚开始工作,四年后,在全国“一带一路”大会上向世界宣布,四千名代表走向世界,各种项目得到资助,然后宣布取得成功。这是文化与现代制度的产物,这是中国的政治。”

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各国领导人合影(2017年5月15日). 有29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工业七国集团成员国的领导人都没有参加这次峰会。
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各国领导人合影(2017年5月15日). 有29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工业七国集团成员国的领导人都没有参加这次峰会。

但陆克文说,中国的弱点来自相同的文化。1966年文革以来,中共的领导人接班问题一直是个巨大的政治不稳定因素,“中国在这段时间内政治领导层轻松平稳过渡的次数相对较少,如果你看一下2012年和2013年,习近平领导层转型时发生的事情,就是按照中国自己对这两年发生事件的说明,那不是平稳过渡,存在着相当大的阻力。”

陆克文说,中共以反腐为由除掉的许多人其实是为了政治原因,“不少颇具政治色彩的政治人物,他们不仅是薄熙来,还有其他一些人,他们被以腐败为由清除,但他们中许多人在背后也是有政治原因的。”

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在北京的《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里,展示了被查处的腐败高官的照片,还说这排除了政治隐患。 其中有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和令计划(2017年9月28日)。
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在北京的《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里,展示了被查处的腐败高官的照片,还说这排除了政治隐患。 其中有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和令计划(2017年9月28日)。

党内秘密辩论确定国家走向

了解中共高层内幕的陆克文说,在邓小平的改革进行了10多年后,中共最终决定走自己的路。他说:

“到了90年代末,中共党内有一场大规模内部秘密辩论,讨论是不是这场游戏结束了?是不是我们要像福山预测的那样面对历史的终结?通过1989年事件我们成功维持了政权。我们现在需要考虑,从长远看中共是否要转变为正式的社会民主党、也许加上新加坡特点,而不要让自己在某个阶段陷于暴力革命?当时,从1998到2001年这段时期,内部就此有一场大辩论。但他们的结论是,不。他们认为可以创造自己的历史,并不存在西方所定义的历史的终结。”

陆克文是在亚洲协会最近为他的新回忆录发行举行的与中国问题专家夏伟(Orville Schell)的对谈中发表上述看法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 完整版(2018年8月17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